第159章 千年前·羌鳍挑拨(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溺宠天师大人 ”查找最新章节!

忽地,一股特殊的气味飘进了狐尊的鼻子,他用力嗅了嗅,问道:“这是什么味道?怎会这般奇怪?”

像是深水中的腥臭味,与牢房的阴暗冷湿倒是有几分相似,却更令人作呕。并且这气味在此残留已有些时辰,虽与牢里的气味混成了一块,一般人难以嗅出,但还是没能逃过他的鼻子。

该死,临走之前我明明将自己的气味掩盖,怎还能嗅得出来?莫不是他在糊弄我?

羌鳍一边暗暗责怪自己太过大意,一边跟着嗅了嗅,果真嗅出了些许自己的气味,神色顿时紧张了起来。

他顿了顿,故作轻松地说道:“老狐狸,我看你是嗅觉失灵了吧?我可是什么味道都未闻着。”

“是吗?”狐尊看着羌鳍,半信半疑地再多嗅了几回,到了后头,真的什么味道都没有了。

“难道真是我嗅觉出了问题?不应该啊?”

身为狐狸,最大的特点之一便是拥有比其他妖族更为灵敏的嗅觉。更何况他还是一只不知活了多少年岁的老狐狸。

他的嗅觉,不可能出现问题。

见他对自己所言有所怀疑,他又立马接着打岔:“老狐狸,我说你不把重心放在你儿子身上,跟这儿嗅什么味道呢?难不成还有人敢在青司监偷吃不成?我知晓你因为夕殇之事忙昏了头,但此刻你想再多也于事无补呀,还是耐心等着尊上出来吧!”

“你说的对,定是我太着急了。唉,老糊涂老糊涂咯”面对羌鳍三番两次的混淆视听,狐尊笑了笑,心中似乎有了几分明白。

眼前的这位羌鳍大人不正是来自深水之中吗?

虽然他不清楚他来青司监地牢的用意为何,但他多少能联想的到,定是因为他的到来,夕殇才会发狂。奈何当下手里无证据,不能向妖尊告发,只得暗中观察,再另做打算。

“呵,你呀你!”羌鳍伸手指了指狐尊,面上略显尴尬地笑着,默默松了口气。

此时,封闭的牢门恢复了原状,孤苍带着穿戴整齐的夕殇走了出来。

狐尊一抹老泪连忙迎了上去,羌鳍则看傻了眼。

他,明明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甚至打伤了值守小妖试图逃跑。妖尊不但没有加倍惩罚他,反而将他带出了牢房?

这着实惊瞎了他的眼。

“尊上,这是?”他上前忐忑不安地问。

面对他的疑问,孤苍连瞥都未瞥他一眼,直接对狐尊说道:“本尊已将他的封印解开,你这就带他回你的狐狸洞去。在有些事情尚未处理好之前绝不允许他踏出狐狸洞半步。否则……”

他沉了沉脸,冷冷地看着夕殇续道:“否则你们下一世再做父子吧!”

“下,下一世?”狐尊一个激灵,一颗心害怕的提到了嗓子眼。

他拉着夕殇跪地上磕了三个响头,感谢尊上的不杀之恩,并向他做了保证,许下了誓言,一定管束好这个逆子,绝不让他再做出有伤妖界之事。若再犯,他将亲手处置了这个逆子!

说罢,便带着夕殇退了下去,离开了青司监。

待他们走后,孤苍才回过头来看着羌鳍。

他忽地扬起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微信,这一抹笑看得羌鳍冷汗直冒,胆战心惊。

“尊,尊上……可是有要事交代与臣?”羌鳍斗了斗胆,弯腰拱手问道。

“呵,羌鳍,你倒是精明的很啊。”孤苍拨弄着搭在胸前的一缕长发,用怪异的目光打量着眼前这位哈着腰的肱股之臣。

“起来吧。”他道。

“谢尊上。”羌鳍缓缓起身,心中亦是七上八下。若他猜的没错,方才在牢里,夕殇便将所有事情都与他说起过了。

不,不不不。

羌鳍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这个猜测。

夕殇手中毫无证据,单凭他一张嘴,尊上根本不可能相信他。除非尊上一早便知是自己从中作梗,只是默不作声罢了。他们在牢里说了些甚做了些甚,谁都不知,眼下他不能自乱阵脚,自己把自己给卖了。

“羌鳍,血梅一出,你可知是何后果?”

孤苍在牢前幻出一张雕刻着龙纹的长榻,慵懒地靠躺了上去,单手撑着腮,目光犀利地盯着羌鳍,嘴角依旧保持着那个令人捉摸不透的弧度。

羌鳍无法直视那对能看穿妖心的眼眸,只得低着头,唯唯诺诺。

“回尊上,夕殇之血乃六界独有。他的血一旦凝成梅花状,便预示着吾界将有血光之灾。这些年,吾等只是听说但从未见过。听闻是尊上将他的预见之能封印了起来,如今封印被他冲破,恐怕……”

“恐怕甚?”孤苍抬了抬眼,冷冷地道:“说下去。”

羌鳍吞咽了一小口唾沫,续道:“恐怕吾界会遭遇大变故。”

“哈哈,哈哈哈……”

孤苍忽地狂笑不止,羌鳍痴傻地看着他,一股寒凉顿时从脚底直往头顶上涌。

他连打了好几个冷颤,暗讽自个儿没出息,竟被妖尊的几声笑给吓成了这般模样。

“羌鳍,你当真认为夕殇的几滴血便能动摇我妖界吗?呵,你也算是跟在本尊身边多年的老臣了,怎会连这点辨别是非的能力都没有?难道说,这些年岁你只学会了如何长体魄,没有学会如何长脑子?”

一番话斥得羌鳍瞬间黑了脸。

既是老臣,为何不给自己留一丁点的颜面?

他悄悄地于袖中攥紧了拳头,在心里给这位目空一切的妖尊狠狠地记上了一笔。

他强行压下心头的怒火,捧着一张谄媚的脸对他说道:“是是是,尊上教训得是。只要有尊上在,定无人能动妖界分毫,是臣多虑了。”

孤苍一挥衣袖,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行了,这些话你还是留着说与自己听吧。”

不论说甚,终是一个错字,不但讨不了他的欢心,还要不断地被他讥刺。他对自己的态度,与对狐族那一家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同为臣,凭甚?

孤苍从榻上下来,走至羌鳍的身边,一手搭上了他的肩头拍了拍,低声道:“你替本尊去魔界走上一趟,就说本尊想打破这万年的规矩,替婧池公主与狐族二子牵个线,做回月老。”

思绪尚未从新增的怨恨中拉回,羌鳍便被孤苍的这一决定惊得瞠目结舌,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待他回神过来,牢前就只剩他独自一人,以及在耳边久未消散的那句“此事若成,你便也将功抵过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