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盛宴的极限,转生夺命丹

宁三缺也动了,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变化。

随着不断的战斗,神秘灰气不断的运转,

他能明显感觉到,魂灵身上的那层束缚正在缓缓消失。

与此同时,他也看到了意识海中魂灵身上的裂痕。

这些裂痕的出现,刚开始时他是充满焦虑的,后来便发现随着裂纹的逐渐增多,魂灵那种无形的束缚感越来越小。

但这些裂痕又确确实实给他一种魂灵随时会崩溃的感觉。

这种一边向往死亡一边又害怕死亡的错落感让他很是不舒服。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裂纹也带给了他巨大的痛苦,这是使用太多超越自己身体能够承受极限导致的身体不可避免的崩溃。

可那金色舍利的能量又必须要宣泄出去……

这未知的一切,让他近乎憋屈的发慌。

既然如此……

那生也好,死也罢,便去绽放着最后的余晖吧!

他不去理睬那身上的伤痕,不去管魂灵上的裂纹,这些都是他不能避免的。

他能决定的,便是舍利能量的使用方式。

击杀所那罗是第一步,接下来,还是无穷无尽的食尸鬼……

他冲了进去。

从天上杀到地下,他不知道击杀了多少食尸鬼,也不知道被食尸鬼咬伤多少次。

直到天上那扇猩红恐怖的空间门再无一只食尸鬼出现。

宁三缺拖着遍体鳞伤的身躯,缓缓的用长枪支撑自己的身躯,

将目光看向方才自己的战友,有元万靑、雷尊、老乞丐、顾笑等人,只是那苍何等人没有留下来,或许是宁三缺的一番话并未能打动他们,他们依旧走了。

再往远处看,还有许许多多熟悉的身影,黑二、白七、追魂、叶黎以及他的队友、对手。

还有那无数身穿军装的人儿!

他意识海中的魂灵已经彻底消失了,但他并不觉得是什么坏事,因为在魂灵消失后,他感觉【虚空盛宴】那层诡异的束缚感消失了。

或许这是解除那层束缚感所必须的一个过程吧。

反而是身体上的崩溃更让他绝望,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寸寸崩溃,但对此无能为力,根本没有阻止的办法。

……

忽然,元万靑一步一顿,缓缓登天,

“此生曾许不屈志,偶因穷途换绝路,不以死生叹国安,许国不负为身谋!”

“今日我元万靑,以超凡,封天!”

他身后一尊数百米之巨的仙鲸跃然而起,激起无数云层。

随着云层的脱落,他的真身也在片片崩溃,漫天都是无尽的蓝色光斑,整个洪州城中,在这一刻,在经历了无尽苦难后,似乎终于看到了希望。

空间门上,一只虚化的仙鲸若隐若现,携带着空间门一跃而去。

萦绕在洪州天空不知多久的阴霾,彻底消散!

阳光在不知隔了多久后,终于再度照耀在洪州城上。

元万靑彻底失去了魂灵,也失去了凌空的能力,从天空坠下,被雷尊接住。

“老元!!”

雷尊悲愤的声音传遍整个大地,元万靑以魂灵真身封印魂窟,意味着他……已经成了废人!

洪州城中,受伤的普通人不计其数,被这蓝色光斑照耀,脸上的痛苦舒缓了许多。

宁三缺抬头看着天空不断散落的蓝色光点,莫名的想起了一句话。

“一鲸逝,万物生。”

虽然是说海中的生物,但在此刻,却又异常的贴切。

很快,他便顾不得别人了,首先崩溃的是他【三生身】分出的分身,崩溃成烟。

………

钱梦瑜等人突然看到正在魂兽群中大杀四方的宁三缺忽然停下了脚步。

紧接着先是他的脸,先是如同瓷娃娃一般充满了恐怖的黑气裂痕,接着便是紫色的烟华从中散逸。

“三缺,你怎么了?”

先是刘标看到这一幕,紧接着便是钱梦瑜等人。

“不要影响战场的秩序,我没事,这是我的一具分身,本体要将其收回,魂力自然散逸罢了。”

宁三缺的分身脸上理智之极,仿佛消散的不是他一般。

“那你的本体呢?”

随着散为紫色烟华的分身淡淡飘出一句话。

“状态不是很好,你们很快就会见到。”

突然远处有人喊道,

“你们几个,抓紧补住缺口,不要让食尸鬼冲过去!”

众人来不及去细思宁三缺分身方才说的话,现在身处战场。

虽然空中已经有强者封印了空间门,但地面上遗留的这些食尸鬼还未清理完毕。

只好压下心底的疑问,先将精力放到了眼前的战场。

钱梦瑜不时的将目光看向远处,那是属于掌控级以上的战场!

她方才隐隐有种感觉,宁三缺的本体在那个位置。

在一处空地上,一杆黝黑的长枪插在地面上,上面一道人影静静的倚在上面。

宁三缺感受着体内一切事物的消散,他的魂灵在片片崩碎,身体上不断渗出出墨黑色的血液。

“我这是要死了?”

“果然是耍帅有多爽,结局就有多悲惨。”

“只是,在临死前,我想知道我这魂宫究竟长什么样啊……”

他再次将心神探入意识海,那个未知的魂宫在将邪神残躯身上的超凡物质吸收完毕后,虽然已经些许成形,但似乎还有些步骤没有完成,所以宁三缺此刻的魂力等级依旧被卡在中阶御灵师巅峰。

忽然,几道人影落在他身边。

黑二扶住宁三缺的身子,焦急的问道。

“你这是怎么了?刚才不是还生龙活虎的吗?”

刚才他们看到宁三缺生猛无比,一拳一脚间就将一只只领主级的食尸鬼轰飞。

当时心中吃惊万分,还没来得及问。

结果现在看到宁三缺此刻居然像是只剩一口气一般,静静的倚靠在长枪上。

白七不断的将一道道泛着些许白银色光芒的治愈型魂技拍在宁三缺身上,但他居然毫无反应。

宁三缺睁开眼,嘴角扯着难看的笑。

“可惜不能夺冠了。”

白七手中的魂技不断,她问道,

“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与你刚才的战力有关?”

“我借用一颗舍利子,发挥出半步超凡的实力,现在大概是后遗症了吧。”

黑二脸色一变,他表情变的格外认真。

顾不得什么忌讳,他将自己的魂力探入宁三缺的意识海中。

除了一座‘半废弃’、大小堪比一座城市的魂宫以外,什么都没有!

他的脸色一瞬间难看下来。

白七看到他神情不对,问道。

“怎么了,三缺的情况怎么样?”

黑二摇摇头。

“魂宫废弃,魂灵溃散消失……”

随着空间门的封印,食尸鬼的身影越来越少,来到这里的人越来越多。

老乞丐也到了,他首先便是感觉到了宁三缺身上已经彻底消失的超凡气息。

在邪神残躯身上的超凡物质被抽取完毕后,宁三缺的身上便没有了超凡物质的气息。

有些遗憾的摇摇头,超凡路又断了啊……

他走上前,略带心疼的拿出一枚丹药,塞到宁三缺口中。

“这小子叫宁三缺?还是我取的名字,魂灵没了就当个普通人吧,这枚丹药起码能保住他的小命。”

超凡治疗型丹药——转生夺命丹!

以无穷生机抱必死之人,这是这枚丹药的介绍,能够治愈超凡特性造成的伤势,凭借的便是丹药中蕴含的无穷生机。

宁三缺对老乞丐怒目而视,原来就是你这王八蛋给老子取的名字。

怪不得老爹当年会信这些,原来当年给他取名字的真是个高人。

老乞丐这枚丹药效果确实惊人。

丹药入口,无尽的生机充斥他的身体各个部位,整个人如同泡在温泉中,又仿佛年幼时身处母亲的怀抱之中,暖洋洋的感觉让他差点舒坦的叫出声来。

他身体上原本裂痕处不断渗血,虽然因为使用超负荷的力量还在不断崩溃,但在转生夺命丹的效果下不断恢复,最终,崩溃的速度不及修复的速度。

在这种情况下,宁三缺自己也发现一些诡异之处,他的身体这种崩溃似乎并不是单纯的崩溃,在磅礴生机的供应下,他发现他的身体每次修复,都变强很多。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他吞噬邪神残躯,盛宴之力似乎一直没有回馈。

身体上的崩溃不会是因为这次的盛宴之力太猛了,身体承受不住才造成的吧?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命是保住了。

老乞丐看了一眼,摸了摸宁三缺的身体,若有所思,转头对黑二说道。

“他的身体的崩溃是持续性的,按照这个速度,一枚【转生夺命丹】能保他五天生机不散,我就这一枚了,剩下的你们自己找。”

老乞丐想起了什么,走过来,将一道道魂技加持在宁三缺身上,最后甚至刻下一个法阵。

‘这小子吞了老子的超凡机缘,活该受罪,居然用虚冥级的超凡物质脱胎换骨,真他娘的奢侈。这样雷尊那小子应该就看不出来了吧?呵呵……’

老乞丐临走前,居然还耍了个手段,将宁三缺此刻脱胎换骨的状态彻底伪装成为超负荷状态下,身体不可逆的崩溃。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