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你的幸福》667:唐琳,我爱你!(大结局)

她忘了继续前行,只能站在原地远远地看着。

红毯的那端,那熟悉的人影,似乎在告诉她,铁狼很好,安然无恙。

唐琳的眼眶忍不住发酸,她清楚的知道,这一切似乎是他给她准备的。

从惊吓到惊喜,不过一念之间!

“大嫂,好!”

蓦地,就在唐琳呆愣的时候,操场上那些面色庄严的军人,高呼着,并伴随着整齐划一的军礼映入眼帘。

唐琳忍不住捂着嘴,害怕自己露怯的尖叫出声。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再次沿着红毯走去,只是这一次的脚步有些急促,她想见他,一刻也不想耽误。

立刻,马上!

唐琳走的迅速,而那些敬礼的军人也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众目睽睽之下,唐琳的眼里却只有站在红毯那端的身影。

当她的脚步快的几乎要小跑起来时,那不清晰的身影也迈步前行。

她跑向他,而他正走向她。

当剧烈越来越进,唐琳才看到,今天的铁狼是她从来没见过的英俊挺拔。

他穿着一身肃穆的军装,头戴军帽,昂藏俊朗的身形宛若王者。

他军装前金色的绶带无比英挺威风,当清楚的看到铁狼的俊彦时,唐琳眼角终是忍不住落了一滴泪。

原来,一切都是为了今天。

她放慢了脚步,望着铁狼缓缓走来,她没忽略他手中拿着的一个礼盒。

当两个人在红毯中央相会时,唐琳闪烁着泪光望着他,小嘴儿一动,想要说什么,但却哽咽了。

“老婆,让你久等了!”

他的一声‘老婆’,生生的震撼了唐琳的内心。

这,似乎是他第一次对她用这样的称呼。

唐琳泪眼婆娑的看着铁狼,开口却有些煞风景,“你……没事儿吧?”

她的意思,其实是想问他是否平安。

只是,这话一说出口,铁狼的俊彦差点就黑了。

转念一想,他不经意的看向唐琳身后不远处的刘子睿,眸光微眯,几分危险的光芒射出,差点没让刘子睿腿软。

好吧,他承认自己编故事的能力还是有待提高呢。

“你,愿意嫁给我吗?”

求婚!

这又是一场求婚!

不同于上次民政局,这一次铁狼是在部队中无数军人的面前,手里拿着礼盒,在唐琳怔愣之际,翩然单膝落地。

他挺拔的身影在她的面前跪地,却依旧显得那么昂藏威武。

唐琳垂眸看着他,心跳早就乱了节奏。

“你……”

“打开它!”

唐琳迷迷糊糊的看着这一幕,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只能听着铁狼的话,缓缓将他手中的礼盒打开。

入目的,是一张系着蝴蝶结的精美卡片,旁边还有三个钥匙,以及……一叠的银行卡。

唐琳诧然的看着卡片,在铁狼的眼神中,她解开蝴蝶结,打开卡片的时候,就看到上面的一段话:

“我,皇甫枭,愿用今生所有的生命和时间用心爱护唐琳;

我,皇甫枭,愿倾尽所有,换她一世笑颜如花;

我,皇甫枭,将个人名下所有全部交由唐琳;

吾爱,至上。”

当看到这一段话时,唐琳恍惚了!

这礼盒中,除了这卡片之外,其余所有就是他个人名下的一切。

看着那些银行卡,以及那些钥匙,唐琳哽咽的笑着,“你这是干嘛,快起来。”

“唐琳,嫁给我!”

铁狼无动于衷,却再次重复着他最开始的那句话。

“大嫂,嫁给他!”

“嫁给他!”

“嫁给他——”

满场的军人都被这一幕所感动,无数男那女女的声音响彻偌大的操场。

当唐琳哭着点头时,铁狼笑着站起身,一手拿着礼盒,另一手则直接将她搂入怀中,狠狠地深吻着。

而在此期间,红毯两侧的军人则训练有素的分两侧让开。

当他们中间让出一条通道时,铁狼也恰好放开唐琳。

她一转眸,就看到从通道那头走来的行人无数。

她爸,冷牧阳、小五、陆凌邺、顾砚歌、顾昕洺、林小雨……等等等等。

那些人,各个都穿着盛装出席,而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什么东西似的。

唐琳红着脸,看着这群见证了她和铁狼所有故事的亲朋,心被塞得满满的。

唐老爷子是第一个走过来的。

他手里拿着拐杖,动容的站在唐琳面前,目光却看向了铁狼,“今天,我彻底将丫头交给你了,你小子,好好对待!”

“爸,放心!”

其次,是冷牧阳。

他站在老爷子的身畔,顺便将手中一个巴掌大的礼盒递给了……铁狼。

同时说道:“十个,今晚上,应该够用!”

唐琳:?

什么玩意儿?!

冷牧阳笑得蹊跷的扶着老爷子站在旁边,紧接着陆凌邺和顾砚歌也走上前,虽然他仍旧是冷酷着一张脸,但眼底却闪着流光。

砚歌则捧着一个大盒子,递给唐琳时,告诫道:“小心身体,这燕窝给你补补!”

唐琳:?

又是啥!

他们都在说什么?!

不仅如此,接下来的每个人,将他们手里的东西交给唐琳的时候,几乎说的话都有异曲同工之妙。

直到最后一个留着泪的小五直接跑过来抱着唐琳时,呜呜咽咽的说:“小琳子,太感动了,你爷们儿简直太让我感动了。今晚上你俩轻点折腾,第一次难免会疼!”

当小五说完这句话,唐琳的脸蛋,瞬间就红了个彻底。

当众说这种事,真的好嘛?

啊?!

真的好嘛?!

明明前一秒还陷入在铁狼给她的惊喜中难以自拔,而接下来这群人带来的礼物,却让唐琳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怎么感觉每个人好像都知道她和铁狼还没有真正在一起似的。

她余光瞥着铁狼,眼神飘忽不定。

突地,在此刻天空中传来飞机螺旋桨的声音。

当螺旋桨带动的飓风吹乱了他们的衣袂时,漫天的玫瑰从天而降,在这样唯美的场面里,唐琳身侧的铁狼,搂着她的腰肢,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今天,你才真正的嫁给我!”

诚然,他不是冷落她,也不是有什么毛病,而是在他的心里,之前的所有,都不足以配得上唐琳在他心中的地位。

所以他为她准备了一切,为她动用全军来策划这一场面向所有人的求婚,他要让全天下都知道,他娶了唐琳,她是他的老婆。

铁狼是个行动派,他要给唐琳独一无二的所有,要让所有人都看到她是他的女人。

全军为了他的求婚,将整个野狼部队几乎装点成了他们的新婚现场。

他们在这里相遇,相识,相知,再相爱。

一切,就是一个圆,从一而终,从始至终。

唐琳曾经为他唱过‘欠你的幸福’,而他则欠了唐琳一个世纪婚礼。

这场婚礼,他用最简单粗暴的行动来证明他的决心和初心,操场另一侧的典礼台上的LED屏幕,更是播放着他们之间曾经发生的点点滴滴。

他用了半个月的时间,从监控里从各路渠道中收集了所有关于他们两个的画面,为她制作了一场惊喜。

……

当晚,唐琳带着白天一整日的恍惚回到了在部队里他特意安排的新房。

走进去的一瞬,唐琳就惊了。

这里,曾经是他们两个独处过许多个日夜的办公室。

然,印象中的办公桌已经被一张硕大的婚床所取代,房间里面摆着烛光,墙上印着他们两个军装飒爽的英姿。

唐琳站在门口,看着眼前的一切,恍如隔世。

曾经他们打闹斗嘴的地方,如今所有的缺憾,似乎都变成了完美。

“还记得,我们分开之前发生的事吗?”

此时,铁狼站在唐琳的身后,从她的背后缓缓搂住了她的腰肢。

唐琳心肝一颤,不由得想到了那天晚上,在她的脑海中烙印着伤痛的记忆。

以及,她用那把裁纸刀,将他的脸颊划伤,一切都仿佛还在昨天,但却像是甜蜜的回忆一样,再没有那么多的惊心动魄以及羞愤和泪水。

唐琳的手覆在铁狼的手背上,靠在他的怀里缓缓点头,“记得。”

“我似乎,一直欠你一句对不起!”

闻此,唐琳含笑的摇头,“如果道歉,我也需要说对不……唔!”

话音未落,铁狼就直接抓着唐琳的肩膀让她面对自己。

在昏暗暧.昧的灯光下,铁狼吻得很深,唐琳回应的很热烈。

这般美景的催动下,铁狼直接弯身抱着唐琳,走向了那张大床。

在缠.绵之际,在合二为一的一刹,唐琳忍不住落泪,而铁狼则隐忍的在她耳边说,“舍不得轻易的碰你!我们的第一次,我要你难忘!唐琳,我爱你,我爱你……”

同样的位置,同样的房间,不同的是两颗为了彼此而热烈跳动的心脏,再没有任何的隔阂。

这一晚,十个,的确不够。

这三十多年来的存粮,总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唐琳和铁狼真正属于彼此的第一次,在这一夜完美的融合。

她知道,自己这辈子,爱惨了他。

他也知道,自己这一生,再不能没有她。

夜,很长;

听墙角的人,很多;

他们,很幸福!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