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7章:尹队长,你是不是赌不起?

致命偏宠 漫西 1248 字 1个月前

尹沫在他身后气得直跺脚,“贺琛,哪有你这样的,你说话不算话。”

贺琛踩着皮鞋闲庭信步地走向了保镖队,期间还不忘回眸调情,“叫声哥,我考虑考虑?”

“小心!”尹沫来不及唤他,眼瞅着保镖队的几人挥舞着警棍就砸向了贺琛的面门。

尹沫一阵心惊肉跳,不假思索地冲了过去,“你小心脸。”

那么好看的脸,可不能受伤。

贺琛依旧保持着回眸的姿势,慢条斯理地抬起手,看都不看就当空截住了警棍。

下一秒,他抬腿踹开身侧的保镖,警棍在掌心转了一圈,随手一挥,警棍就像长了眼睛似的砸破了另一名保镖的脑袋。

贺琛分神关注着尹沫的动向,故作不悦地唤她,“宝贝,没叫哥就敢动手,欠收拾了?”

这边,尹沫身形柔软且利落地抬腿踢到了保镖的手腕,随即又是一个回旋踢将人踹出了两米远。

空中飞舞的警棍,被尹沫伸手抓住,她轻轻甩了两下,抽空看向贺琛,犹豫了两秒,小声唤他,“琛哥……”

这是尹沫第一次叫他哥。

贺琛感觉神经都受到了刺激,肾上腺素也飙升到了极致。

“宝贝,速战速决。”

尹沫一边应声,一边侧身躲过右后方的袭击,不放心似的喊道:“贺琛,保护好你的脸。”

贺琛动作微滞,满脸不悦地盯着被人围攻的尹沫。

说两遍了,她是有多喜欢他的脸?

贺琛这点小情绪不至于让他失去理智,但情绪得发泄,所以面前十几个保镖就成了他发泄的靶子。

不到三分钟,贺琛脚边躺了一堆残兵残将。

除了碎发微乱地垂在眉骨上方,他几乎没有任何变化,连呼吸都平稳依旧。

此时,男人双手环胸,懒洋洋地倚着墙角,“尹队长,加油。”

虽然舍不得尹沫动手打架,但她既然手痒了,贺琛也不想剥夺她的乐趣。

他解决了十五个保镖,剩下的留给他女人练手。

对面,听到贺琛的加油声,尹沫踹开身前的保镖,匆匆回眸一瞥,眉眼张扬又兴奋,“马上。”

贺琛舔着唇,老神在在地观望着尹沫打架。

锁腕,背摔,肘击,勒颈,动作标准且观赏性极佳。

贺琛看了两分钟,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他女人的身体……真他妈柔软!

轻轻松松就能下腰,一字马也是手到擒来。

真是个软乎乎的女人。

这种家养的保镖队,在贺琛尹沫的面前自然是不够看的。

前后也就五分钟的时间,将近三十人的队伍全部躺地哀嚎,顺便思考人生。

这一男一女打斗的过程里一直在打情骂俏,这到底是什么新型的格斗机巧?

不多时,尹沫放倒了最后一名保镖,丢下警棍拍了拍手,“我好了。”

贺琛含了下舌尖,以目光示意她过来。

尹沫气息微喘,定了定神,踢开脚边的警棍走向了男人。

“你好快啊。”尹沫望着贺琛背后的方向,由衷地赞美了一句,“身手好厉害。”

贺琛倚着墙没动,却噙满玩味地调戏道:“快?没试过也敢说老子快?”

尹沫打完架本就面颊泛红,被他揶揄了一句,只觉脸蛋更烫了,“你正经点。负三层唯一适合藏人的地方,就是那个保洁间,我们过去看看吧。”

话音方落,尹沫腰腹一紧,后背撞上了贺琛的胸膛。

男人从背后抱住尹沫,手臂绕到她的身前,脑袋顺着她的肩膀低头凑了过去,“亲一下再去。”

“你真是……”尹沫咽了咽嗓子,不得已亲了下贺琛的下巴,“行了吗?”

贺琛眼底染上了薄笑,揉着她的腰往前一推,“勉勉强强,去吧。”

尹沫讶异地挑眉,“你不去?”

贺琛盯着她的小嘴,意味不明地引诱道:“宝贝,要不要赌一把?”

“赌什么?”

贺琛朝着前方努努嘴,“我赌人不在这里。”

尹沫无辜又直白地回了句:“我也没说阿姨一定在这里啊。”

“尹队长,你是不是赌不起?”贺琛单手掐腰,眼底藏着狡猾,宛如猎人,正在诱惑猎物上钩。

然后,尹沫上钩了。

她无奈又好奇地应下了男人的赌约,“行,赌注是什么?”

贺琛喉结起伏了好几下,“你先过去,回来告诉你。”

尹沫将信将疑地眨了眨眼,她好像再争取一下,但贺琛已经推着她的后背催促,“赶紧去。”

没办法,尹沫只好脚步匆匆地去了保洁间。

正如贺琛所言,这间漆黑又充斥着腐朽味道的杂物间,的确没有人。

尹沫打开手机的照明功能,通过杂物摆放的位置以及角落里的灰尘厚度,基本确认这里偶有人来,但并无居住的痕迹。

半分钟后,尹沫悻悻地走出保洁间,看到贺琛好整以暇的神色,不禁撇了下嘴角,“阿姨不在这里……”

贺琛有些压不住唇角上扬的弧度,俊美性感的脸上也噙着微妙的薄笑,“宝贝,愿赌服输,记住了。”

尹沫点头,“嗯,赌注是什么?”

“你会知道的。”

贺琛越是故弄玄虚,尹沫就越是好奇。

可惜,从负三层一直来到顶楼,不管她怎么问,他就是不说。

尹沫泄气似的噘了下嘴,“你好讨厌!”

贺琛宠溺地拍了拍她的脸蛋,也没说话,两人并肩走向了代理董事长办公室。

当暧昧消退,尹沫也逐渐冷静了下来,她敏锐地观察四周,低声道:“顶楼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不仅如此,没人却亮着灯。

董事长办公室,尹沫试探着拧了下把手,大门应声而开。

这么重要的办公地点,居然也没上锁?

尹沫瞬间警惕起来,她环顾着办公室的格局,眉心渐渐蹙拢。

这间办公室看起来稀松平常,和大多数的老板间并无二致。

休息区,老板台,以及嵌入到墙体内的一整排书柜,都是很常见的布局。

很快,尹沫拿出手机找到了顶层的建筑平面图,数秒后,一针见血,“办公室的格局有问题,目测平米数不超过两百,但平面图上标注的是三百五十平。”

尹沫抬眸看向目光凝滞的贺琛,“这里很可能有内置的休息室或者……另一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