氖——往事——初恋

“俞气,我喜欢你。”

“俞俞,你真的好好呀,我们寝室真好。”

“俞气,如果你有了喜欢的男生一定要告诉我,我会退出的。”

“俞俞,我们会做一辈子好朋友的。”

“俞气,你怎么能这样,你像个骗子。”

“俞俞没事的,我们还是好朋友。”

“穿越千里,我们在一起。”

俞气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我真的要开始接受一个人嘛?啧,烦人。”

·······

蔡亦是俞气在运动会上认识的,彼时的蔡亦阳光灿烂,帅气逼人,打篮球的时候篮球服飞起,赢得女孩儿的尖叫。

是蔡亦主动认识的俞气,大三那年她也很迷茫,在考研到其他学校还是保研本校的选择中两难,蔡亦是在图书馆遇见的俞气。

那时候的蔡亦是认识俞气的,俞气当时的室友望悦是蔡亦的前女友,他们在大一时在一起短短两个月又匆匆分开,原因是淡了。

望悦在谈恋爱的时候带蔡亦请寝室的大家都吃过饭,蔡亦经常接送女友,也和寝室里其他人打听望悦的消息,所以寝室众人也和蔡亦认识,当然包括俞气。

大三的时候,蔡亦并没有保研的资格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考研或者毕业工作,他想试一试,于是大三开始奋发图强,励志“住在图书馆”。

也是在这里他又见到了俞气,那个他前女友的室友,总是在七楼图书馆的绿植旁边坐着,拿着一大本厚厚的全英文资料看来看去。

应该是为了避免尴尬,蔡亦并没有上前打招呼,俞气则是完全没有注意到他。

但是坐久了就是会累的,某天的下午,俞气看着书,突然就开始点头晃脑,脑袋摇摇欲坠。

蔡亦此时正在发呆不经意看到这一幕觉得有些好笑,啊,“学霸”也会打瞌睡嘛?

不能怪俞气,实验室那边的工作很辛苦,虽然大家会轮班,但是反应总是要人盯着的,最近她突然对稀有气体感兴趣,加入了一个新的团队,

再加上那理不断的人际关系,正是忙的落不了脚的时候。

奈何资料文献还都是英文版的,她只能一遍又一遍的看来看去,今天是在是太困了,脑袋也不清醒,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等她再睁眼的时候,脑袋还是一摇一晃的,等她清醒过来手机就在一响一响的。

亦:【视频】

亦:哈哈哈哈哈哈,你睡着了呢。

运气:你见到我了?你也在图书馆?

运气:不好意思最近有些忙。

·····

亦:啊,我刚才吃饭去了,已经离开图书馆了。

亦:你是准备考研吗?

运气:可能会选择考研。

亦:可能?

运气:我也可以保研本校。

亦:······

亦:打扰了学霸。

运气:。

运气:没有了,我只是捡漏而已,在我前面的学霸保了更好的研,或者直接出国了,我们系本来人就少,我就捡漏留下了。

亦:那也很厉害了,你本来就挺厉害的。

运气:谢谢。

运气: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去吃饭了,再见。

·····

亦:嘿,学霸,抬头。

运气:?

运气:你这是?

亦:备战考研!努力奋斗。

运气:你加油。

亦:欸,学霸我不会的可以问你吗?高数真的太让人崩溃了≡(▔﹏▔)≡。

运气:嗯。

····

亦:俞气,你以后就是我的老师了!

俞气:嗯。

·····

亦:欸,你喜欢什么口味的奶茶呀,我给你带一杯?

运气:我不怎么喝奶茶。

·····

亦:欸,老师,你说如果我很努力都还考不好,那么比起那些不努力还能考好的人岂不是很悲哀?

运气:····

运气:我不觉得,每个人的天赋是注定的智商是注定的,但是结局是未定的。可能你努力了未必能有一个好的结局,但是努力的你一定离你最后的结局不远。

运气:努力的人是会闪光的,即使结果可能不尽如人意但是请坚信选择努力的你。

亦:·····

·····

亦:好累呀,我明天要请假一天了老师,被越来打篮球,对了老师,你要来吗?

亦:对了,听说你被望悦污蔑了?

亦:你放心我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她就不是个好东西,我就是知道她的本性才和她分手的。

亦:我相信你。

俞气走在晚上的怀理大道上,低着头看手机,大晚上的她突然接到了通知,匆匆赶来实验室。

“气气~~看路。”郑茹诗拉着俞气,马院和实验室离得很近,郑茹诗是来找马院的导师的她从化学系转到了马院,今天是来找导师的,正巧遇见俞气就一起回来了。

“哦,好谢谢。”

“嗯~~气气,我知道望悦很过分,但是你也不要为此折磨你自己呀。”

“嗯?我有吗?”

“有,很明显,是谁看着餐盘吃不进饭,两口就放下了。”

“那是天气热了。”

“是谁一看到望悦就躲,一躲就是大晚上。”

“那是正好有事。”

“那又是谁一个躲着掉眼泪。”

“那··你怎么知道?”

“我看到了呀,对不起呀,那晚你躲在开水房的时候我不放心偷偷跟下去了。”

“······”

“茹茹,我错了吗?”

“你错个鬼!!俞气!!你给我清醒一点!!!马克思提出的剩余价值即由劳动者创造的被资产阶级无偿占有的劳动,劳动者付出了更多的劳动,但是资本占有了更多的利润,根本就不是你的错,你不要给我搞什么受害者有罪论。”

“那,为什么悦,望悦要这么对我,我做错了什么?凭什么··”

“听着俞气,我忍很久了,望悦就是个婊子,从开学第一天我就知道,但是她的确伪装的太好了,连我也被她骗了,但是一切都是她的问题,如果要说错,那你的错就是一味的认为自己有错,去讨好那些恶意对自己的人!!”

“我····”

“她望悦有什么呀,借你的裙子,吃你的东西,让你抬水让你打扫卫生,你忘了吗?开学第一天她连铺床都不会,还是他妈给她铺的,以为自己多高贵,她家不也就是开出租车的吗!没有公主命却有公主病。”

“是,两千块不多,不多她还你呀,既不还你钱,还在你要钱的第二天污损你的名义,说你斤斤计较,抓着不放,她也要脸?”

“我给你说,我看到了,她拿那两千块钱去买了新裙子,呸,臭不要脸,拿着别人的钱买自己的裙子,还骂别人,你还给我哭!你是什么品种的傻白甜,圣母白莲花。”

“我,我就是,就是觉得,都是三年的室友了,我真的把你们大家都当作朋友,我,我喜欢大家,喜欢大家呀,”俞气哭的不成样子,蹲在路边抽泣。

她一直把望悦当朋友,望悦个子小小的,看着很单薄,于是俞气总让着她,她以为望悦也把她当成朋友。

但是朋友不该借钱不还吧。

但是朋友不该在她要钱之后发空间说自己小气吧。

但是朋友不该对每个人都污蔑自己才是欠钱的那个吧。

不该的吧。

可是除了郑茹诗没有人信她,望悦是系里的第一名,学霸美女,自带光环,大家理所当然的信任先反咬一口的受害方。

欠钱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解释清楚的,没有欠条红口白牙,是说不清楚的。但是郑茹诗知道,她目睹了一切,但也不被信任。

“俞气才是借钱给望悦的人。”郑茹诗也曾为俞气打抱不平。

“怎么可能,望悦人那么好怎么会骗人,而且你有证据吗?”

“是呀,人家长得漂亮还成绩好,人家年年拿奖学金,还被保研京大,会缺你那两千块吗?”

“借钱不打欠条活该。”

······

就在这兵荒马乱的时期,蔡亦表白了。

亦:俞气,可以约你见一面吗?

运气:嗯?在哪儿?

亦:我现在在操场你方便下来吗?

运气:稍等。

俞气没做他想,可能他是来借高数笔记的吧。

俞气匆匆从图书馆赶到操场,只见少年刚打完篮球,站在篮球框下盯着手机,一副吃了蜜一样的表情。

“你···”俞气拿着高数笔记正准备递过去。

“咳咳,那个啥,嗯嗯,俞气,我喜欢你,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眼前的少年低着头有点害羞。

“啊?啊?啊?不不不。”

“你不接受吗?”

“不是,这太突然了,我我我我。”

“我还以为你有一点喜欢我呢。”

“啊?有吗?不是,重点是我不知道呀,太突然了,这这这。”

“我喜欢你,从图书馆看你打瞌睡的额时候就喜欢你,看着很可爱,还有你来看我打比赛的时候给我递的水,我很珍惜,还有你鼓励我的时候我觉得我也不是那么无药可救。”

“我觉得你是有一点喜欢我的,你来看我比赛了,你为我补课了,你还请我喝奶茶。”

俞气没谈过恋爱,一下子被冲昏了脑子,这些是喜欢吗?是的吧,好像自己确实对蔡亦不一样,不是吧,只是那句相信你有点戳人的报答吧。

俞气突然心里升起了一丝诡异的想法,望悦的前男友喜欢我?那是不是代表我也能赶上望悦了?起码喜欢过她的人也喜欢我了不是吗?

我也可以赶上望悦了吗?眼前的人是为数不多的信任我的人呀,既然我也没谈过恋爱为什么不试一试呢?万一万一呢?

俞气鬼使神差点了头。

郑茹诗知道后没说什么,她知道俞气的确需要一个人陪一段时间,但蔡亦和俞气的关系仿佛有些畸形,只是自己是在没有立场说什么,再说俞气看着也很开心。

俞气看似很幸福,他们总是一起在图书馆看书,在奶茶店约会,在篮球场相视。

可是那只是看似,俞气知道自己并不快乐,她甚至有些讨厌,讨厌蔡亦莫名其妙的碰自己,被拉住的手会起一层鸡皮疙瘩,她讨厌蔡亦的土味情话,她总是感觉恶心,总之俞气总觉得不快乐。

她的确不该快乐,俞气不喜欢这个男生,她的决定也只是一时的冲动,在孤立无援,四面楚歌的情况下,一个拉你一把的人,一个肯陪着你的人太珍贵了,她舍不得离开这温暖。

她的确不该快乐,俞气只是把他当作了报复嫉妒望悦的工具,她心里清楚的明白,自己只是想借蔡亦弥补自己那可恨的无助和嫉妒。

所以她的确不该快乐,这样的不快乐是积攒起来的,他们从没吵过架,说着所有情侣会说的话,但语气总是冷冰冰的。

一切在考研结果出来的那天爆发了,俞气最后也没有选择考研,她保研了本校,她喜欢这个新的实验小组。

然而蔡亦名落孙山了,想也知道他考不上的,总是写一点题就喊累,动不动就不来图书馆,总想着玩儿,哪能考得上呀。

亦:我没考上。

运气:没事的,还可以明年二战呀,或者你想工作了吗?

亦:你要是觉得我配不上你就告诉我我会退出的。

运气:你在瞎说什么?不要瞎想了,我不会的。

亦:嗯,气气,我真的好喜欢你呀。

运气:我也是。

俞气打完字,站在实验室门口,心里突然感觉恶心。

如果只是因为考研失败就要推开她的男人,之后也会因为各种事情推开她,他并不爱俞气。

那我爱他吗?我不,我讨厌他的接触,我甚至讨厌他的情话,我不喜欢他,对,我不喜欢他。

于是那天晚上俞气提出了分手。

俞气:我们分开吧。

亦:你在开玩笑吗?

俞气:我得了异性接触侯群症。

亦:你觉得我是傻子吗?

俞气:我讨厌你的触碰。

亦:都TM这么久了你给我说这样的话?

亦:cao,俞气,你让我感觉我像个傻子,你就是个疯子,我瞎了眼了看上你,分就分,老.子还不伺候了!

俞气:对不起,但是我真的觉得我没那么喜欢你,很抱歉。

你不是对方的好友,请成为好友才能发送消息。

那晚俞气又一个人躲着哭了,不是觉得有多喜欢蔡亦,而是蔡亦是她第一个男朋友,她总觉得对不起蔡亦。

郑茹诗骂她,自由恋爱,你没骗钱骗色,不喜欢就分开没什么错,俞气总是这样偷偷的哭,对蔡亦就像望悦,知道她的真面目后断的毅然决然,结果转头就躲着哭,自以为坚强。蔡亦也是,心绝决的像块石头,结果哭的比谁都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