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斗转——威胁

直到大二夏粒才第一次知道橘子小姐的名字。

那是大二下的实验课里,他们的课在下午,那天早上他也没课于是去的比较早,早上的实验室是研究生的课程。他到的时候门没开,他转身正想走,心里还在抱怨“赶着来上课的自己像个十足的S.B。”

实验室在三楼靠楼梯的位置,他刚走出几步,身后突然开门了,转身的时候,他又看到了他的橘子小姐,这是他第一次在除了天桥外的地方见到橘子小姐,莫名其妙的心脏就开始狂蹦,两年前橘子糖的味道仿佛又在口腔里绽放,这样的心情怎么去解释呢?他不知道。

作为怀江的富二代,夏粒身边不乏好看的女人,可以说从初中开始想嫁进他家的漂亮女孩儿也不少。比橘子小姐好看的不计其数,但是要怎么形容这样的感觉呢?

你只是匆匆一瞥的人,你从一开始就没有放在心里的人,但是只是那一眼你就会下意识的在身边寻找她的身影,明明学校很大,但是你总能找到她,各种各样的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占据了你生活的一部分,你以为这样的心情没什么大不了,你以为时间会冲淡一切,但是当她再一次出

现在你的身边,离你咫尺之遥,想念的味道,几乎逝去的记忆,一下子带着自己都不能控制的心跳复活了一切感官。

夏粒站在楼梯口,看着他的橘子小姐,今天的橘子小姐穿着白大褂,扎着丸子头,带着黑框眼镜,侧头和身边的人说话时碎发在耳边抖动,一步一步,夏粒就呆呆的看着她,一步一步离自己越来越近。

很突然的她就看向了夏粒,眼眸很干净,还没放下的嘴角是微微上扬,有些疑惑的看着他,脑袋微微歪着,细细暖暖的语气问他“同学?是来上实验课的嘛?”

“嗯。”

“你来的太早了,半小时后实验室才能空出来。”

“嗯。”

女孩儿说完从他的身边径直走过,从楼梯下去。

“不要走,不要走,”夏粒心里砰砰直跳,脑袋里不受控制想拉住女孩儿,拉住他的橘子小姐,“我想,我想站在她的身边。”

但他最后也没有拉住他的女孩儿,他是精于算计的商人之子,他是步步为营的天之骄子,他知道他的喜欢,但他也知道他要的爱情不能过于露骨, 他要计划他的圈套,他要让他的橘子小姐属于他。

那晚304寝室的室友都蒙了,他们寝室每次都实验第一个做完拿到A等的人,竟然实验失败,留下来打扫实验室了。他们寝室不是在打游戏就是在看书的学霸,竟然开始坐在床上发呆了。他们寝室那个吃糖像吃饭的富二代竟然说要戒糖了??

“老三,你没事吧。”340老大李想问坐在床上一脸灿烂的夏粒。

“嗯~有事~很大的事~”

大二暑期他找到了古导,申请加入实验室,优异的成绩让他一路通行。

那天天气很好,他透过实验室看着他的橘子小姐,微笑着走进实验室,“那么请多指教了,橘子小姐。”

“大家好,我是夏粒····”他看着俞气想“橘子味儿的夏天开始了。”

·········

晚上六点半,蜀地火锅店

“抱歉,我还是需要再考虑一下。”俞气透过蒸汽看着对面的男孩儿。

这太突然了,突然有个人冒出来告诉自己他暗恋了自己两年,突然有人告诉你他喜欢你,太突然了,俞气完全没有思想的准备。

俞气不是没谈过恋爱,准确来说在夏粒之前她已经谈了两个男朋友,而夏粒大一第一次遇到他的那天正好是她和渣男分手的那天。

但是这并不代表她能这么突然的接受眼前的男孩儿。

“对不起,我不能立刻答应你,草率的回应一个人的感情无论对你和对我都是不公平的,我需要时间去考虑抱歉。”俞气郑重的回应夏粒。

“果然这才是我喜欢的俞气,我的橘子小姐。认真的对待生活,对自己的喜欢抱有无限的热爱,闪耀的吸引着飞蛾义无反顾的扑向你。”夏粒看着她微笑,“如果你答应了我的请求,我才会觉得我喜欢错了人。但你这样回答我却觉得我更喜欢你了。”

“啊?那?就算你这么说,我也必须拒绝的。”俞气认真的看着对面。

“哈哈哈哈,不是激将法,我知道了,我会等的,俞气学姐,我会等你接受我的。先吃饭吧,你应该饿了吧我听到你肚子叫了哦。”

“滴。”

“抱歉我回个微信。”俞气放下了刚刚拿起的筷子。

C:【敲门JPG】

运气:【地铁老人JPG】

此人已下线勿cue。

C:【我知道你在家JPG】

运气:大明星,你知道你人设崩了嘛?

C:?

C:何出此言呀?

运气:你不是温柔疏离大哥哥人设嘛?

C:感谢关注,但是这不是人设,这就是我。

运气:【黑人问号JPG】哥,你确定?你确定温柔疏离会威胁狗仔一顿???会发雪姨表情包?

C:谢谢气气妹妹,我这只是为我的性格加上了不好惹这个属性。

运气:·······

下午五点五十,怀理食堂

“K,K哥,不是薄簇。”小皮发现拍错人后立马回转来入口报告K哥。

“嗯,我知道,狸猫换太子,你看那儿。”K哥举着相机道。

他的镜头方向,一个亚麻色卫衣少年戴着医用口罩离开食堂,他低着头没有任何慌张信步离开,脚步缓缓,仿佛就是一个在校大学生刚吃完饭散步回寝,下一秒抬起头来,对着镜头的方向挑了挑眉,向一条路歪了歪头,是明晃晃的挑衅。

“我靠!K哥他发现我们了。”小皮吓了一跳。

“小杂毛,和哥叫板?走跟着他看他耍什么花样。”

薄簇看着两人的走进的动作,轻扯嘴角,转头向来路走去。

他始终把控着距离,保持不紧不慢的步伐,在临近实验楼的时候转入一片树林。

“陈凯,四十二岁,于03年由于吸毒进入戒毒所,有一子陈光,现在正在在读高三,一年后高考的他知道自己爸爸在吸毒二进戒毒所,你觉得会不会影响他的前程呢?”

K哥,陈凯闻言,愣了一会儿,全身开始颤抖,怒目而视,对着眼前的少年大骂“cao,小兔崽子,你威胁我?哥在道上那么多年,你觉得我会受你威胁?你等着我马上曝光你,看谁先弄死谁!”

“我既然能拿到你的信息,那么必定手上有一些证据,所以····”少年终于站住转过头来,拉下口罩,对着K哥露出一个阴翳的笑,“你觉得你是否有资格和我谈威胁?”

“普皮,家住农村,你爸爸妈妈应该不知道你正在做狗仔吧,我猜猜,你和他们怎么说的?你正在怀江挣大钱,是大老板?”

“你!!你!!!”小皮瞳孔放大,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你究竟要干嘛?”K哥镇静下来,也回了少年一个微笑,“等价交换,是基本条件,你知道的你手上的东西对我们构不成实际的威胁。”

“十万,买你们手上关于我···关于怀理的所有照片。”

“接着呢?花钱就能解决的事情,你们这些明星干的少了?不至于威胁我。”

“没错,十万买一张对我没什么意义的照片的确不划算,所以十万只是来买一个交易。”

“嗯哼。”

“我要买你们。”

“???????”小皮心里呐喊“我卖艺不卖身!!!!”

“我要买你们以后跟着我,但是不曝光我。”

“呵,给外界制造一个假象,让其他同行以为你有人跟着,于是就不会派人来接近你,嘿小子,这时间价值是不是应该不止十万?”

“时间是我在怀理拍戏的这三个月,十万加上你们两的秘密,应该不会不划算吧。”

“你就不怕三个月后我文字曝光你,我连热搜的名字都想好了,当红偶像人设崩塌,私会女友,威胁摄影。”

“这就不是你该考虑的事了,你只需要点一下头把手上的照片给我。”

“你就这么自信我会答应?”

“我说了这对你们而言是划算的。”

“K哥!!这小子!!”小皮正准备插嘴,心想“嘿呀小爷也是有血性的!不能被威胁到了!”

“成交。”

“······”小皮只能咽下后面的话。

······

C:谢谢李叔,事情解决了。

李哥:好的小簇,以后陈凯再找你麻烦就给叔说,叔找人废了他的腿。

C:法制社会了,叔你也收收以前的脾气别动不动就卸人四肢了,被有心人听去影响不好。

李哥:我和你爸那可是过命的交情,你家现在又这样,叔怎么能看你被人欺负,小簇,别一个人撑着,有叔呢。

C:谢谢李叔,我家很好,谢谢李叔。

·····

李冥看着微信,重复的两个谢谢说道“和你老.子一摸一样。”

手下的人小宇看着他问“怎么了李总?什么一摸一样?陈凯那小子还需要我们动手嘛?”

“动个屁,饶他一命,我让你们做的粉丝应援道具做好了嘛?还有超话热度有没有每天签到?”

“有有有,放心李总,都安排好了的,一天没少。”

小宇心想,这李总以前混黑帮现在驰骋商场看着多拉风一人,竟然爱好追星?而且追的还是一个叫薄簇的小男明星?所以李总喜欢这样的小白脸?那自己花容月貌岂不是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