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初见——躲避

下午五点二十分,怀理实验楼三楼。

“给你这个,你换了之后跟在我后面。”俞气拿了一件白大褂递给他。

二十分钟前薄簇环绕她,轻声告诉她,自己正在被狗仔追,为了躲避狗仔躲进了唯一开着门的她们气体研究室。

“现红凯,窝肖德了(先放开,我晓得了)”给俞气直接家乡话都闷出来。

薄簇愣了一下,鸦羽微微颤抖了一下,接着放下捂着俞气的手,“抱歉。”语气里是掩饰不了的失落。

“他还委屈上了?”俞气心想,然后极其小声的说“我先走了。”

由于声音太小,薄簇没能听清楚她说了什么,于是他歪歪头,接着低下头。

薄荷味儿的洗发水,亚麻色的头发,就这么低下头像只大狗狗。

“我,我想先走了。”俞气颤抖着声线,“我可以帮你引开他们,我出去然后给他们说你往另一个方向跑了。”

“然后他们两个人会留下一个,假装离开,然后在你让我出去时拍下薄簇实验室幽会女朋友的词条。”薄簇加重了女朋友这三个字。

俞气想,他真的很适合做男朋友。等等他可是危险人物!俞气气!!!你在干嘛!!!!你是科研者!!!冷静!!!冷静!!!

俞气很用力的摇着头,她今天只是来拿实验服,趁着实验楼在检修时洗了实验服,所以并没有把头发扎起来而是放下来,摇起头来像只蒲公英。

“呼!!!”俞气大呼出一口气,然后小声的嘀咕着,薄簇低着头可以清晰的听见她在念叨什么,“氢锂钠钾铷铯钫,铍镁钙锶钡镭····”

“噗··”薄簇忍不住轻松笑了,笑声在她的耳边炸开,连着心脏也狠狠的炸开来。

“不要笑了!!我在很严肃的想,想办法!想,想出去嘛。就不要笑了嘛。”俞气本来很认真的语气突然软了下来。

“嗯,好,抱歉你继续。”薄簇的眼睛还在眯着,笑意不绝,他想“明明是很凶的语气,怎么是那么软的俞气,刚才抱起来也是,小小软软的一只···小小···软软···”

下午五点二十,怀理实验楼三楼。

“给你这个,你换好之后跟着我。”俞气拿了一件白大褂递给他。

“棒球帽,口罩,摘掉,”俞气背对他还在储物柜里翻着,接着就转身递了一个医用口罩给他。

“这·····”俞气愣住,眼前的人,腰细肩宽,大长腿,穿着白大褂整个一制服诱惑。

“帅哥果然穿什么都好看。”俞气心想,然后整整神思,“还有,还有这个口罩,啧···头发······”

俞气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露出了很明媚的笑容,散着头发的女孩儿,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站在储物柜前,风没有停止喧嚣,风只会造势,树稍沙沙太过刺耳,也不知道是谁心动不知,又是谁心动不敢知。

下午五点二十五,怀理实验楼三楼。

“欸,K哥,你看那儿,是不是?”厕所里,寸头矮个小皮问着身边头发邋遢的中年男人,小皮是新手狗仔,今年刚毕业,家里没什么钱自己又学的是烧钱的摄影,听说这一行来钱快就想来赚赚外快。

“呵,跟我玩儿电视剧里的那一套,真当哥这几年白干了,偷偷的跟着,那个背影肯定是薄簇,他旁边的女生肯定是他的秘密情人。”中年男人K哥早年赌博,后来当了狗仔,偶尔也接一些私生饭们拍拍照的活,这活来钱快,才小五年已经还清了他的赌债。他跟着薄簇已经一段时间了,本来是接的一个私生的活儿,结果被他发现了大瓜。。

昨天他就发现薄簇大晚上离开酒店,多年的狗仔经验让他直觉不对,结果薄簇的反侦察能力太强了,太熟练了,太反常了,平白给了K哥一种平时给他们拍到的照片都是薄簇想给他看到的,但是薄簇不想给他看到的,他只有被玩弄掌心的份。

啧,昨晚他发现薄簇出门时就开车追上了,对方打的是出租车,为了不被发现他不敢靠太近,在出租车转近几个巷口之后,有人下车了,他拿出摄影机放大一看竟然不是,下车的是一个大腹便便的大叔。

大叔下车之后,他还不死心,他明明连车牌都记得清清楚楚,于是他拦下司机“喂!刚才怀江酒店接的男生呢?那个戴口罩的男生呢?他在哪儿下车的?”

“啧,你这个人是不是有病!我们是有职业素养的,不会透露客人的隐私的,况且我刚才是在怀江接了客人但根本不是你说的什么带口罩的男子,而是一位中年客人。”

说着司机师傅一骑绝尘而出,留下见了鬼的K哥百思不得其解,怀江的巷子都是上了年纪的,站在巷子口隐隐有一些阴森,他突然觉得有人在看他,背后一凉。

但他转过头只有偶尔穿过的车辆和远处狂吠不止的野犬。

如果司机仔细回忆的话就会想起,他在怀江的确接了一个少年,只是他刚上车就说自己手机掉了,下了车,刚好喝醉的中年男人就上了车。

怀江酒店前面有一个大的转盘设计,每个要出来的车辆必须经过这个转盘,少年踩着K哥转出来的时间点下了车,看着K哥的车离开后打了另一辆出租,路过怀水巷子是看着那个跟着自己好几日了的狗仔颜色里冷冰冰的。

·····

“我看着不对呀,那个薄簇进去的时候不是戴了帽子嘛?”小皮看着手上刚刚偷拍的照片,两个穿白大褂的身影一高一矮,左边的女孩儿正在和旁边的人说着什么,右边的男生侧着头听着,双手插在兜里,就像无数大学里的小情侣一样做完实验后,说着悄悄话走在空旷的走廊上,向着食堂走去,一下子就成为了许多人青春的模样。

“啧,小孩儿,多看点侦探剧少刷点走近科学,昨晚去买个饭直接买没了,还能干啥你。”小皮其实是个有梦想的青年,他家境不算很好,又热爱摄影,这本身就是一个烧钱的爱好,小皮也没有想大学学这个,但是他的一个作品得了国奖,于是国内一所知名摄影大学就特招了他,这对他只能上个专科的成绩无异于天降大饼,家里也很为他为荣,砸锅买铁也要供他上学,但是为了家里减轻负担,他放弃了自己热爱的纪录片,转头干起了狗仔。

K哥知道了他的经历后问他“呸,你看人多么不公平,我们只是干一些跟拍的勾当,只是因为那些小白脸们的明星光环就能挣一大笔,而我们眼里的一大笔只是他们的九牛一毛。这就是这操蛋的世界,狗屁的命运。”

结果那个初出社会的青年看着,眼睛里亮亮的,“嗯,我觉得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我的公平就是虽然我家很穷但是我的父母没有嫌弃我,没有责备我的爱好,反而以我为荣,比起那些被篡改高考志愿,被迫放弃自己喜欢的人来说,我的人生以及很公平了。”

K哥很不屑他这样的话,但是没有人能抵御这样一句充满希望的话,起码一瞬间没有,K哥自己也有个儿子比小皮小一点,但是由于他赌博老婆带着儿子和他离婚了,有时候K哥护着小皮,是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孩子的影子。

“啧,小心社会险恶,臭小子。”K哥说着拿出了烟。

和K哥相处的这段时间小皮知道K哥这是赞同的信号了,这位嘴硬心软的老大哥其实也有一些自己的铁血柔情。

“嘿嘿,等我给爸妈攒够买房的钱安顿好爸妈我就一边拍纪录片一边打工攒钱买设备,让我的纪录片越来越好。”小皮畅想着未来,脸上都是向往。

“臭小子,到啥时候拍啥呀?拍你天天看的那个走近科学?”K哥也被他打动不由自主的笑起来。

“嗯呢···没想好,要不就拍狗仔的生活?”小皮开玩笑“还有那是环绕地球不是走进科学。”

“哈哈哈哈哈哈哈,都一样都一样,到时候给哥拍帅一点。”K哥有些想自己家的臭小子了。

······

“一般这种都是换过装的,很多明星都会这样,备着几套衣服,换个衣服你就认不出来了。跟着等薄簇把口罩摘下来的时候就是我们下手的时机。”K哥早就调查过了,这栋楼昨天爆炸今天检修,对于在怀理拍戏的明星来说是一个不错的偷情之地。

“哦好,我们追吧!K哥。”小皮说着跟了上去。

只见眼前的两个身影在校园里不紧不慢的走着,暑假时期人比较少,为了不暴露K哥他们跟的不算近。

没一会儿他们就走到了食堂。

“你在出口的地方守着,看到他们出来就上。”K哥吩咐道。

“哦哦,那你呢?”小皮问。

“狡兔三窟,留一手,我总觉得这个薄簇不简单,我在入口的地方等着。”

五点五十,怀理三食堂出口。

“去晓鸥炒饭?”俞气刷着手机问着身边的男生

“感觉这家店还可以,啧,我感觉这个川菜也可以欸,你能吃辣嘛?”

“我都可以的,我记得学姐是蜀地人。那应该很喜欢吃辣吧。”身边的男生声线低沉,金属质感,阳光一样的语气。

小皮看着自己摄影机沉默了,放大放大,这哪儿是什么明星薄簇呀,除了帅和薄簇一点边都不沾,这明明是一个黑发阳光帅哥,和薄簇那隐约透露出来的阴郁完全背道而驰。

“欸,夏粒,今天,谢谢你呀,莫名其妙的把你喊出来。”俞气透过手机倒影看到了远去的小皮。

“说实话收到学姐微信的时候真的吓了一跳,”夏粒应该是刚洗完澡从寝室里赶过来的,他的头发还没完全干,软塌塌的散着,显得人畜无害。

“是才洗完澡嘛?那确实吓一跳。刚洗完澡就被拜托穿着脏兮兮的实验服过来,是我肯定会生气。”俞气抬头看了他一眼。

“不是,嗯,准确来说不全是,学姐,这是你第一次主动找我,”夏粒的声音很温柔。和他的张扬完全不同,俞气总觉得接下来的事情正在失控。

夏天,多适合爱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