硼——再逢——缘分

过了一会儿,俞气手拿“黑杵”回来了。一回来就看到低着头站在原地的男生。

“你···”俞气迟疑了一下。

“嗯,我没有乱跑哦。”语气里的笑意泛滥,青年对她眨了下眼睛。

“啊啊啊啊,我我我,我不是,我···诶呀。”俞气于是又结巴了,心想“完了我是不是该去看医生了。现在不止结巴心脏都开始不正常了。”

“哈哈哈,好了,你拿了什么回来,这····”薄簇一眼就看了出来,“金属探测仪?”

“没错,不是金戒指嘛?我正好有金属探测仪。啊,不是,应该是我正好能借到”金属探测仪是蒲季她们实验室的,她经常来找蒲季,并且蒲季的导师也是当年本科教过她的老师于是都很熟,俞气对她们实验室的了解程度,包括但不限于知道密码和各种试剂的存放地点,在去实验室之前她也发微信告知蒲季受到ok的回复。

“走走走,走吧试试效果。”俞气于是更害羞了,说到。

“好,”男生回答他,之后跟在她身后。

这种感觉很奇妙,像是身后跟了一只小尾巴,夏天很热,蝉鸣不止,俞气突然觉得有些吵和闷,心里说不清道不明。

“那个,那个,您,您很好看,”俞气打破了沉闷的气氛,再不说话她都要被这尴尬的境地制死了,找话题第一招,夸奖对方。

“嗯,你也是,”青年回道,语气里全是温柔。

“啊啊啊啊,谢,谢谢,”被好看的人夸奖了,虽然俞气知道别人只是礼貌回复,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开心还是止不住的冒出来,“我叫,俞气,那个研二化学的,你是什么专业的呀。”

“啊你叫俞俞气?很好听特别的名字。”青年闷头笑着。

“啊,不是!!是俞气!俞伯牙的俞,气球的气,俞气。”俞气又重复了一边,转头认真的看着男生,接着很快的转过头继续搜索。

“哦~~俞气好的我记住了。”俞气又听到了他的笑声,真是的好看的人笑声都那么苏嘛?

“我 bibibi!!”探测仪终于响了。

“啊!”俞气兴奋的蹲下去,身后的青年也往前一步蹲了下来,和她并肩。

“????”俞气原本兴奋的心突然安静了,“啊,只是一把钥匙····”

“辛苦了,要不我来?”男生问道。

“不!请给我这个机会我开始燃起斗志了!”俞气撅着嘴说,继而摇摇晃晃站起来,停顿几秒后,脚步有些漂浮。

才走几步“bibibi”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次!!!”······还是一把钥匙······俞气感觉这辈子都没那么无语过。

··········

于是在经历了捡到四把钥匙,一个钥匙扣以后,她们终于成功找到了那个红色的平安福。

“谢谢,这个平安福对我很重要,今晚真的很感谢你。”青年蹲在地上拿着平安福答谢道。

“哈,没关系的,顺手而已,而且我们收获也不少····”俞气看着搜出的四把钥匙心里想着“配钥匙的大爷真不容易。”

青年站起来,俞气也顺着站起来,只是她的老毛病恰好发作了。

她只觉的眼前一黑,立刻失去了对世界的感知,双腿无力,几遇下跪,她一直有贫血的毛病,只是不算严重,偶尔犯一下也就几秒的时间不会被人察觉。但是今天这一次有些来势汹汹,她自中午一顿饭以后就没有进食,再加上抗洪的强大消耗,让本就虚弱的身体雪上加霜。

就在她即将摔倒时,一双温暖强劲的臂膀扶助了她。

“看着挺瘦,没想到还有肌肉。”明明已经这样了,还不忘欣赏美貌,俞气想自己可真是颜,狗呀。

“实在很抱歉,但是你现在的状态不太好,看起来很需要休息。”青年扶住她,在她的头顶上传来声响。

“我~~我没事,放我~~放我坐一会儿。”俞气喘着气,眼神迷离。

青年只好又扶着她慢慢坐下来,应该是为了防止她出状况,青年的手一直没有放开,太烫了,被触摸的地方,俞气暗暗想着。

蝉鸣吱吱叫响,灯光细细掉落,有一架飞机飞过,穿过云层留下长长的尾巴,夏夜闷热,两颗靠近的心脏,连频率都同步了起来。

“我觉得,我好一点了。”俞气小声的回答。

青年放开了手,扯下口罩长吁一口气,接着转过头来对她笑着说“给你变个魔术。”

“啊,”俞气被那笑容晃到了眼,脑子里总觉得眼前的男生似曾相识,“啊啊,什么?”

“弄,给你一颗糖,”男生向她递来一颗糖,橙色的包装纸放在这双骨节分明的手上。“你是低血糖嘛?我刚才看你不太想说话也就没递给你,抱歉。”

“啊,谢,谢谢谢,不该抱歉的,这这这···”俞气越说越小声,“本来也不是你的义务。”

“嗯,不是我的义务嘛,”青年的声音突然淡了下来。

“就是,就是你给我糖已经很感谢你了,你还抱歉,就,就不对,对,不对。”俞气突然就察觉到了一点悲伤。

“嗯,我知道,你刚才不是问我叫什么嘛?”青年站起来,向她伸出手。

“哦,对哈,所以同学,您是?”俞气没有扫人的好意,毕竟现在也不是逞强的时候,就搭上他的手站了起来。

“薄簇,浅薄的薄,簇拥的簇,被浅薄的簇拥过的意思。”薄簇看着俞气的眼睛,还没放开的手突然被抽离了,留下刚才两个人的温度,有一丝奇怪的感觉又露出一个缝隙。

“哦,很好听的名字,但是我觉得的不是被浅薄的簇拥的意思,”俞气退后一步,笑着对他说,风扶起她的秀发,笑意的温柔融在风力,无孔不入的钻进薄簇周围,“我觉得应该是被薄风簇拥着,被爱意和鲜花簇拥着,繁花景秀,灿烂前程。是个很好名字。”

“太晚了,既然你的东西也找到了,那我先离开了。不用送了,您也快回去吧。”这应该是俞气今晚说过最顺溜的一句话了,仿佛已经说过很多遍的自然,明明是微笑着的回答,却透露着淡淡的疏远。

薄簇知道自己的身份,摘下口罩本来就已经是一件出格的事情了,他的身份只能做到和眼前的女孩说上一声,“好,路上注意安全。”

俞气逃一般的小跑离开,刚跑出去五米左右,身后是薄簇的声音突然又叫住了她“俞气。”

她知道听到别人的声音应该回应,但是当听到薄簇的名字时,她就知道不对。

她认识薄簇,准确来说是一年前的全寝室都认识,一年前的【未来有你】,她们全寝都在看,到了周六晚上堆着零食看,作为第二名的薄簇她是知道的,跳舞很厉害的选手,她也知道薄簇现在是个明星,那种走到哪儿被拍到哪儿的明星,如果不想明天热搜出现#薄簇幽会女友#这样的热搜,如果不想被他的粉丝手撕,如果不想被网友人肉,她必须装作听不见。

于是她没有回答,继续逃离现场,今晚实在太不对劲了她想。

薄簇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身影,戴上口罩,想“会再见的,,我想再见面,俞气。”

······

只是他也没想到这次再见既然如此之近,就在他们相遇的第二天。

下午五点,怀理的实验楼三楼。

俞气想她最近绝对是水逆,先是炸了实验室,接着又是帮助了麻烦人物,现在只是帮忙拿一下实验服都要再遇见那位避之不及的麻烦人物,这运气,改天去钟鸣寺上上香??可她是一个坚定的社会主义科学研究者,崇尚科学和真理,上香是不是太封建迷信了。嗯,拜拜阿伏伽德罗,薛定谔和道尔顿吧。

眼前的人不是昨晚遇见的明星薄簇又是谁,今天的他黑色短袖,牛仔裤,脚上是一双黑色的帆布鞋,头戴棒球帽,口遮黑口罩。

小样,以为你带着口罩我就不认识你了嘛?啊,不对,俞气眉头皱起“请你··唔?”。

话还没说完,她就被捂住了嘴,薄簇低着头,在她耳边低语,“嘘,等我躲一会儿。”

热气隔着口罩传出来,丝丝扑到在俞气的耳朵上,她的全身都在不自主的战栗,一下子这张脸都红了起来,又来了,那种不受控制的心跳和莫名萌芽的情绪。

夏天的实验楼静悄悄的,空气里是化学试剂混在一起的独特味道,窗外的树枝抖动着,沙沙的带着光,她和一个只认识了一天的男孩子相隔一拳,躲在实验室的门背后,身后人身上的热气,喘息入侵者她的呼吸,剥夺者她的氧气,让她心跳如鼓,让她一片空白。

不仅是个麻烦人物,还是一个危险人物,这个夏天,也太冗长了。她想。

这个夏天,蝉鸣,星月,路灯。这个夏天,悸动,羞涩,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