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再逢——周围

俞气,性别女爱好男,当代苦命大学狗一枚,目前研二。诶诶,可别以为俞气家是开气功店才给她取名俞气的。据她那脑子远在天马行空之外的父上大人的话说,诶呀,我家气气是我们家的运气呀,俞气等于运气。尴尬( ̄ ‘i  ̄;)。由于她从小热衷魔法事业,钟爱魔药学,以及调皮捣蛋。所以本科毅然投入到化学专业。呵!瞧不起化学狗U•ェ•*U?制毒制药制炸弹伺候。

今天是氢气储存实验的第九次失败,第三次爆炸。你以为她们在救火??nonono!!实际在抗洪!由于马弗炉短路引发的烟雾报警器洒水不断,现在实验室被淹,俞气又一次感叹道,化学工作者还真是一个多样的职业体验,从科研人员到消防员只需要一场爆炸。多亏化学系全员经验丰富,早晨的抗洪行动终于在下午结束了。

“欸,你们实验室又爆炸了呀,但是爆炸就爆炸,怎么伤及无辜呀,/(ㄒoㄒ)/~~”富家女蒲季是四人寝唯一和俞气同为化学生的人员。其他两人包括法语系的可爱小妹林零零和马院的学霸大佬郑茹诗。

烟雾报警器是连接整栋实验楼的,只要有一处发生火情整个实验楼都要被龙王光临,蒲季虽然和俞气同为化学研究生,但是研究方向不同,导师的实验室在不同的楼层。可能是寻思着金属的难运输性,俞气的气体研究室在三楼,而蒲季的金属研究中心则是在一楼,

“诶呀,氢气不就是这样嘛,过于活泼了,不然储氢技术哪儿来用武之地呀。对不起了害的大家都遭了殃。”怀理公共的澡堂,传声效果一绝。俞气的声音混杂着水汽,绵绵的。

“也对,元素老大嘛,还是我们稀有金属好呀,危险系数低,哇,你是不知道,今天来实验室给我们打下手的小学弟,遭遇了人生第一次爆炸惊吓加上抗洪经历,人都傻了,听说他今天回去之后就告诉导师要转专业了呢,你瞅瞅把孩子吓的。”

“欸?是吗?上个星期给我们打下手的那个大二男生还挺感兴趣来着,今天收拾“灾区”的时候,他还给我开玩笑说他有当消防员的天分呢。”

“欸~~~气气你不对劲呀,有蒲专家说当你提起一个男生超过三次的是时候,就是一段心动的开始了。这是那个男生来的第几次了·····”

“蒲蒲,我好了!”不是害羞,俞气只是单纯的懒得继续下去这样的话题,毕竟恋爱话题就像开关,一旦打开就关不上了。

“我去!气气你就洗好澡了?这么快,这才过去十分钟。你们气功是不是都讲究唯快不破呀!”

“我给你整个气功鸡吃不吃!”

“??你要干嘛??我警告你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意图对良家妇女做些什么嘛!”

“那当然是~~气气加蒲季等于气功鸡呀,气季cp的默契呢?”俞气故意露出猥琐的声线。

“hhhhh,我错了!大侠饶命,你要是敢掀我帘子我就和你拼命!”蒲季放声大笑一边笑一边还在警告俞气。

“hhhhhhh,lsp,谁想掀你帘子了,一天脑子里都是些什么黄色废料。”俞气的声音逐渐远去了,她已经洗好打算走了。

·····

“气气,还不准备吃饭吗?我有一点点饿饿嘞~~再不去连夜宵店都要关门惹~~”

是法语的小姐姐林零零在叫她,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左右了,但是俞气还坐在电脑前思索。

嘴里念念有词到“难不成是载体的问题?”

她总是自言自语,室友早就见怪不该了。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从浴室回来正准备和蒲季去吃饭的俞气突然坐在电脑前开始了沉思,蒲季知道她这一思考又不知道啥时候能回过神了,于是就先和当时在寝的郑茹诗去吃饭了。

“气气~~”林零零故意坐在她耳边吹气到。

“欸!欸!诶呀!对不起,都七点了,吃饭了是吗?好好好,走吧走吧。”俞气的确还没思考结束,但是想着林零零一直等她是在耽误别人于是只能放下电脑离开。

俞气还在想今天到底为什么爆炸了呢?于是一路上也没说话。

林零零也是个可爱懂事的姑娘,没人陪她说话她也能自说自话。

“诶呀,暑假狂欢节又要到了呢?为了弥补我不能回家得赶论文的遗憾这一次我要狠狠的靠购买欲安抚我自己。”

“诶呀,我先把我要买的东西加入购物车。”

“气气有想什么想买的嘛?蒲蒲之前不是说想买个懒人椅嘛,我觉得这个就挺不错的。”

“啊?哦,嗯,我,我没啥缺的,就先不买了。”俞气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诶呀,气气出来吃饭就先不想你的实验了,你这化学学的也太辛苦了吧,快来给我看看这款粉底颜色怎么样。”

“嗯好不想了,我觉得挺好的呀,适合你。”俞气微笑着回答。

“诶呀不行的了,这家店好像之前有过买那种过期产品的劣迹的,这个颜色也很一言难尽呀···”

“哦,过期呀,”俞气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嘴里又念叨了一遍“过期呀,过期?过期。过期!!难不成···我知道了!”

“气气是大直女果然名不虚传···?嗯??你明白了?你想通你的实验了?”林零零常被寝室里的室友说叫错了名字,她应该叫水灵灵,她是怀江本地人,江南水乡人生来皮肤和眼睛就都是水灵灵的。现在林零零睁着水灵灵的眼睛看着她疑惑的轻微歪了歪头,看着实在让人心生涟漪。

“零零,对不起了,我可能不能陪你吃饭了,我得回实验室一趟去验证我的想法。”俞气语气激动的说。

“啊~~你明明都答应我陪我吃饭了~~怎么这样呀~~”林零零嘟起嘴来,柳眉倒树。

“啊,对不起零零但是但是我·····欸要不我先陪你吃完再去?对不起你等我这么久我确实不该这样。”俞气道歉道,眼里都是自责还有一丝不甘

“欸生气!~hhhh开玩笑了,我没生气,气气就是这样的人呀,我第一天认识你嘛?”林零零笑了起来,月牙弯似的,“欸,快去吧,不去看看你肯定食不下咽,满心惴惴的,赶紧搞完去吃饭知道嘛,你老是忘记吃东西。”

“啊,不好吧,哪哪哪,那你怎么办。”

“你就快去吧,我可以去找茹茹她们,快去吧。”林零零推着她道。

“那好吧,对不起了零零我下次一定补上!”说着就火速飞奔去实验室了。

“欸~”林零零看她走远点开了微信“喂?茹茹,你们在哪儿呢?我来找你们了。”

“对呀,突然想到什么就急匆匆的走了惹。”

“嗯~~可是气气就是这样才耀眼呀,说起化学的时候眼睛里都在闪闪发光,有魔力似的感染他人,气气不就是这样的嘛~~”

“hhhhhh,确实,相比起气气,蒲蒲真的像咸鱼,欸?茹茹你开的免提?啊!蒲蒲要灭我的口惹!hhhh”

“嗯嗯~~的确是这样的,对呀,喜欢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

林零零逐渐走出了校园,消失在夜晚灯火里。

·····

晚上十一点,怀理实验楼,还是在旁边的大草坪上。

“果不其然!!”俞气开心的冲出实验楼,手里的微信群还在发着消息。

【秃头研究所之炸药小分队】

“??奸商!!退钱!!敢坑我们!”————风流倜傥肖然

“好家伙,我手里的炸药突然就握不住了。

【邪魅一笑JPG】”————如花似玉顾袅

“学校不问责嘛?谁负责的采买?”————玉树凌风农丰

“我已经联系古导了,她说会上报学校的。“————丑的一比俞气

古导是他们的导师,是个紧跟潮流的优雅女性,她的衣品永远走在时尚的浪尖上,她的经典语录包括但不限于“氢气球里面冲的是氢??拜托我直接乌鸦飞过尴尬呀,这么活泼的东西放气球里不是相当于自带手雷嘛?连我家小女儿都知道里面冲的是氦!”

肖然是他们团队里的研三学长,是个风趣幽默的胖子,他经常自嘲“哥还是为科学献身了,这一身的膘都是坐实验室里不运动造成的呀,但是没关系,一切为了科学!!”

往往这个时候顾袅,研二的漂亮姐姐,俞气读书早,原本是这个团队里的老幺。每当肖然“作妖“时她都会第一个diss。顶着一头酒红色的大波浪风情万种的说“您老可不得为了科学嘛?所以您为了科学可以让我过年宰了嘛?为了科学姐姐我实在没钱交房租买猪肉了。”

“你又没钱了?需要我帮忙嘛?”农丰也是研二的,蘑菇头戴个眼镜儿,一股老学究的味道,做事也是一丝不苟,认真仔细。他家是农村的在这个团队里家境不算很好,但是他确是实打实的打工狂魔,从不靠家里就凭自己硬是成为了秃头小组的富翁,每当月底大家都穷的只能馒头咽榨菜时他总带着我们在办公室里支锅煮火锅吃,为啥在办公室?因为哪里没有烟雾报警器。

当然一切都是在以前,现在嘛···

“????【猫猫疑惑JPG】”————风流倜傥肖然

“小气你怎么回事,不是让你紧跟队风嘛?你这样没有团魂的给我拖出去斩了【包公直视JPG】”————风流倜傥肖然

“欸!我看谁感敢动我的小气妹妹!!【铡刀伺候】”————如花似玉顾袅

“冤枉呀,大人,我不是紧跟队风嘛?都是四个字的前缀呀【哈士奇狗头JPG】,我这叫独树一帜!!在一群优美的成语中,探索心灵的归宿,灵魂的升华【此处省略一万字JPG】”————丑的一比俞气

“所以学姐还在实验室嘛?”————X

“看!!这才是不和对风!!@风流倜傥肖然!@Xhhhh是得勒没事现在已经回去了不用担心。”————丑的一比俞气

“嗯,记得吃饭,你胃不好。”————我我是是夏粒

没错了变数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