氦——初遇——爆炸

“第2场,第1次,action!”

·······

“沙沙”的脚步声靠近,远处缓缓走来身着制服的少女,江小的脸有点儿婴儿肥,白白的恨不得掐一把,现在她将书抱在胸前,黑色的长发披散着向樱花树走来,校服本身就是黑白的色调,左胸上是金色的线绣的校徽,被秀发遮住了一部分,影影绰绰的看不清楚,黑色的百褶短裙配着白色大象袜包裹的大长腿,凌江高中是一所私立学校,校服的款式参考日式,做工也的确上档次对得起它高昂的学费。

她走到樱花树前,随后坐下,正准备看书突然手机响了起来,她忙接了起来“喂,爸爸,嗯嗯,我一切都好,同学们很友善,学校很漂亮。”

不知对面说起了什么她突然笑起来,软声道“诶呀,那是妈妈的工作性质如此呀,妈妈好好工作就好,她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我们永远是她的小棉袄和小后方。”

“嗯嗯,您就放一百个心吧,我可以的,不就是住宿嘛,我早就长大了呢!”

“好,那您快去忙吧。”

江小随即放下了手机,嘴边还是隐藏不住的笑意,由于母亲的工作原因,他们一家三口经常搬家。

“这一次又会在江城呆多久呢?”她摇摇头拍拍脸颊打算振作精神“不想了看书看书!”

她刚准备继续看书,突然被什么东西“嘭”的砸中了。

········

“等等,导演不是说用的雨花石嘛?怎么不痛呢?怎么还会有嘭的一声,难道我的脑子是空的?”曲晴腹诽到。

还没等她大脑程序计算结束,第二声“嘭”也随之而来。

“??还是双响的??”这下即使曲晴也发现不对劲了,现场早就乱起来了,早在第一声嘭响起时,现场大部分人就已经开始仰头张望了,小部分人在第二声响声里也开始环顾四周。“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继嘭响之后又是一阵笛鸣。

“那里!那里有烟!”一个摄影指着五米外的实验楼说着。

只见三楼确实冒出了阵阵黑烟。

“打119吧!我的电话电话!”一个小助理发出了尖叫。

“对对火警电话119是多少来着?”另外一个小助理也附和道。

“哎呀!没事的,大家放松。烟雾报警器已经响了,一会儿就好了,这个月都第二回了,”现场围观的一个炮姐大声制止了小助理们的行动。

“什么意思??怀理到底是拍戏大学还是地雷区呀。这玩意儿还天天来?”富德也问道。

“是呀,他们化学实验室最近的研究,这个月初刚爆过一次,当时也是这样黑烟滚滚的,我还准备报警来着,火警器就响,接着就有老师开窗冲下面喊只是实验失败引起的小范围爆炸,并不严重让大家放心,随即黑烟就消失了。火警就解除了。放心了化学系的同学们很有经验的。”

像是为了印证她说的话,很快黑烟就淡了下来,接着三楼的一扇窗户打开来,一个人影出现在窗前,大声冲楼下喊着“各位同学老师们,化学实验室研究导致的仪器故障,现在已经断电,并且成功灭火,请大家不要慌乱。”

别人可能隔的太远看不清人,只能听着声儿,是个女孩儿。薄簇坐在树干上,再加之视力不错,把全身湿透顶着丸子头身穿牛仔衬衫白大褂的女孩儿看尽了眼里。

薄簇后来总是在想,明明那时候的俞气那么狼狈。烟雾报警器的水洒了她一身,双手拱起在嘴边做喇叭装,白色的袖子上黑黄一片,水还在顺着额前的碎发往下低落,眼镜上全是水珠,双眼也被迷住的同时她还在朝外面大声呼唤,接着拿下眼镜像只小狗一样甩了甩头,妄图靠离心力甩掉水珠。是了,像只小狗,伸着软乎乎的脑袋,一下一下的,薄簇心里突然就暖了起来嘴角止不住的想上扬。然后她试探着睁开双眼,无意间抬头与薄簇对视。是和自己一样的桃花眼没错,却不显多情和浅薄,呆呆的眼神黑黝黝的撞进另一双眼睛里,心里的暖突然就被装满了,还连带着重重的跳了一下。

很久之后俞气感叹,多亏她近视呀,看不清。不然一见钟情的就得是她了,那她岂不是得体验一把追夫计。但这都是后话了。

接着她挪开了眼,又重复刚才的话,薄簇想,她的声音也好听,吴侬软语,即使放大也不显得粗犷。重复两遍后,应该是见到了闻讯而来的保安和老师,她又退回到房间里,消失在薄簇的视线里,连带着一直重重跳动的心脏也随着她的消失平稳了下来。

·····

“晦气,怎么刚开拍就遇见这种事,小李,”富德向一个场务招招手“去问问怎么回事。”

小李回来没多久,富德就通知取消拍摄,改为室内角色研讨。

“我听场务李哥的好哥们摄影赵哥的小助理小钱说,这是一队研究生实验把什么仪器给弄短路了,保安大叔还很淡定的表示孩子们都有经验了,及时断电,烟雾报警器也是月初才检修的,工作正常,无人伤亡虚惊一场。但是富导这个人有点迷信,坚持声称第一天就发生爆炸是寓意当头一炮,大凶,所以就取消拍摄改为室内研讨了。”王希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和正在卸妆的薄簇报告他打探来的消息。“要我说,这应该是预示一炮而红!一鸣惊人!···”

“嗯··”薄簇其实没怎么听进王希的消息,他底子好,化妆师在他脸上涂的少,他也就没麻烦化妆师,自己坐在现场的小凳儿上就把妆给卸了,心里还想着事儿。

“···还是我簇哥颜值耐打,当众卸妆不带虚的,我收好了簇哥。”王希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他们东西不多,怕被喷耍大牌。

“辛苦了,我这也差不多了,走吧。”清醒过来的他又是那个礼貌疏离的薄簇,仿佛刚才的失神都是错觉。

······

剧组直接订了酒店的会议厅作为研讨会地点,和导演编剧聊了聊,研读剧本。不得不说,富德的确是一个好的导演,他对剧本有自己的理解,虽然是偶像剧,但是绝不含糊对待,对角色的要求也比很高。也不怪他的剧虽然忽高忽低却也有一大批受众,比起敷衍注水,演技拉跨还沾沾自喜的导演和演员,富德这样想做好东西的心难能可贵,观众也不是傻子,好东西他们还是欢迎的。期间好几个点薄簇也让富德满眼欣慰。

研讨会是在一阵肚鸣声里被打断的,“啊,挺晚了,今天就先到这吧,”富德大悦呼道“今天富导请客!走,酒店一楼想吃啥拿啥!不要和富导客气!”

“好耶!”在剧里饰演男二的演员拍手叫好。

“等等,富导不对吧,我记得一楼不是自助餐厅嘛?我们的房价不是包括自助餐的嘛?”一位饰演班主任的老演员微笑着拆穿了富德的把戏。

“嗨,还是您老火眼金睛,我这点小把戏太班门弄斧了,等杀青的那天!我一定请大家吃大餐!!”富德走在最后笑着招呼大家。

薄簇也落在后面,富德就对他咬了嘴耳朵“还不错,比起我之前带的那些小鲜肉们好,对角色的理解是我没想到的。就是演技青涩了一些,加油好好干。”

“谢谢,”为了开拍,薄簇专门找老师恶补了三个月演戏方面的知识,但毕竟赶不上专业的演员,他的路还很长,“富导才是,感谢您的看好我会努力的。”

前面的男二发现了富德刷的小心机,打趣的语气开始后悔道“欸?富导!你骗我!”

男二欧安正正经经的科班出生,今年刚毕业虽然年纪不大,戏却没少演,但大多都是些男N线也不算火,只能给薄簇他们当当绿叶,但他自己却是不在意,按他的话说”演员就是要尝遍百味的,男N线也是一种历练。”

“好小子,你到是说说本导哪儿骗你了,自助不就是随你吃嘛?”

富德笑着往前走去和欧安诡辩去了,留下薄簇和班主任老演员孟姜落在后面。

出于礼貌薄簇正想和老演员聊些什么,就被孟姜先开了口。

“小簇,你挺不错的,不是瞎夸你,看的出来你是下了功夫的,向你们这样急着转型的小爱豆我见的多了,但大多都浮躁以为自己有点人气就是演员了,最终都走不长,看的出来你很聪明,但是眼睛里总是少了一些东西,刻板的情绪总没有真切流露出的打动人心,在剧组的这段时间可以多看看其他演员怎么演戏。”

孟姜今年五十多岁了,早年间是当红一时的女演员,人称“千年一遇孟姜女”,老了也依旧在自己喜欢的演员岗位上发着光热,仍然拍着戏。老人家一把年纪了,德艺双馨,早年红极一时,人家才看不上你那点热度,薄簇心思玲珑,也明白孟姜和富德的确是为他好才说的这番话。

“谢谢前辈,我一定会努力在剧组多学东西的。”薄簇没有笑,他严肃郑重掷地有声。

“我会喜欢上演戏嘛?”薄簇心想。“可能吧。”

可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