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亡楚悲歌

秦朝公子哥 无风 4787 字 5个月前

草原。

冒顿单于悠悠的醒来了,床边坐满了人。冒蓝第一个扑到了冒顿单于的身子上,望着压到自己伤口的妹妹,冒顿单于也没有生气。

这发生的一切,确实都太玄了。

“兵,兵撤回来了没有?”冒顿单于醒来的第一句话。

“都撤回来了,阿哥!”冒蓝哭哭啼啼的说道。

“那天你被打飞,我都要担心死了!阿哥,你真的太冒险了!你要是没了,我们可怎么办啊……”冒蓝说着又哭了起来。

“这不是好好的吗!”冒顿单于一边摸着冒蓝的头一边向大家微笑,示意自己还可以。

“传我号令!所有人等一律推出秦国边境,归还所掠夺的人口于秦国。想方设法留下秦国的商业人才,匈奴,要有大动作了!”冒顿单于盯着冒蓝说道。

“看,看我干嘛?”冒蓝被冒顿单于看的不好意思,但她也从哥哥的话语中听出来了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只见哥哥笑眯眯的说:“另外,阿妹准备准备,嫁给哪个厉害的帅哥……”

匈奴自古以来就有崇拜强者的习俗,历来女人都是想要嫁给强者的,可是冒蓝虽然没有那么大块头,但是凭借着自己的灵活和格斗技巧,俨然让整个部族除了哥哥还没有能单挑的过自己的。

其他部族的也有人过来求婚,可也是被冒蓝一个回合打的灰溜溜的回去。冒蓝这朵花已经成熟了,可是还是迟迟待在花蕾里面……

那天在战场上见到过扶苏,让冒蓝有些恍惚。真的有人可以长的这么好看吗?怎么会长的那么白,几乎要和自己这个混血差不多……

而且冒蓝也知道,自己的姐姐还有妹妹都已经远嫁他人,像是自己这样的家族,婚姻只是一个夺取利益的工具。

能找到一个看的顺眼,还比自己强的男人,冒蓝心里是愿意的。

“好。”冒蓝吞吞吐吐的说。

南方。

大军分为两路。

扶苏、蒙武率大军南下后,不过三日,和王翦所部二十余万大军会师。两军交换了一下情报后得知:上次景骐残军两万余人,和项燕十数万残兵合计十五万人抛弃了一切辎重,轻装简从,正向楚都新郢疯狂窜去!而在汝水西岸逃窜无踪的项梁,也向南逃过汝水,率百余楚项残兵和项燕等会合一起!

扶苏、王翦、蒙武三人商议一下后,决定毫不放松,于是两军合计四十万人,旌旗蔽日,气势滔天,对项燕、景骐所领残存楚军奋力追击!

楚国其实还没有真正从上次战败的失利中走出来,这就是国力的问题了。

虽然秦楚军队数量差不多,但是国力则是有着巨大的差距,残兵败将,根本就是没有休整过来。

项燕得知秦军紧追不舍,心中大惊,对景骐道:“如今国都所剩精兵不过五万,便再加上我军部分残兵,面对四十万气势滔天之秦军恐怕也难以坚守!不如由景将军领大军退保新郢,暂抵一时,而本帅则和犬子赶赴淮上楚国故地,召募新兵,以图再战!”

景骐闻言称善,于是,项燕和项梁率三干楚骑星夜脱离大队,迅速北上,直奔淮上而去!景骐则领大队向新郢急退,吸引秦军注意!

于是,秦、楚两军战战逃逃,向新郢方向急行而去。楚军军心尽丧,七日之内连战连败,一路大败亏输之下死伤惨重,逃散无数,跌跌撞撞地逃回了新郢!

只可怜原本雄壮威武的五十万楚军雄兵,经过这短短的半月苦战,十折八九,只剩下七万余众,而且多皆带伤,真是凄惨无比!

而楚军刚刚退进新郢,四十万秦军便四面围至,将个新郢城围了个水泄不退!

一时间,城外秦军连营数十里,旌旗蔽日,喧嚣惊天,楚人一日数惊,惶惶不可终

秦军围了新郢也并未打算急战,大军半月来连番激战,歼灭楚军四十余万,但也是战得精疲力竭,急待休整!于是,在楚人们惊恐的目光里,秦军一连三日,只是静静地呆在城外休整,未派出一兵一卒攻打新郢!

这一日早晨,阳光灿烂,鸟雀有声,在军营里听了一夜涛声的扶苏懒懒地起了床,打了几个哈欠,便叫道:“起床了,更衣!”

已经醒转的双儿和灵儿连忙转入内帐,取出一套锦衣为扶苏换上。由于扶苏身份特殊,而且本身也不喜欢穿那厚重的将军铠甲,所以平日里一直以穿便服为主!

在双儿细致地为扶苏更衣时,看着双儿有些削瘦的容颜,扶苏忽地有些心酸:“别的女子跟了权贵都是锦衣玉盒,安逸享乐,但她们却跟着我南征北战,受尽艰辛,真是苦了她们!”

于是,扶苏陡地深情地道:“你们有些瘦了,前番我独自出征的时候你们一定很担心吧!”二女闻言一时有些窒息,帐内的气氛忽地变得有些哀伤起来。

灵儿点了点头,有些哀怨地伏在扶苏胸前,低声道:“嗯,君上和李将军独自出战,又不允我们同往,但我们在王老将军后军之中也一直在为君上担心!担心君上会不会冻着、饿着,担心师兄他们能不能照顾好君上,也担心君上能不能将楚项击败!有时候我们姐妹真恨不得也是男儿身,那样就可以永远随着君上纵横天下!”

扶苏闻言一时有些沉默,不禁歉然地道:“其实你们大可不必这样想!你们为我所做的事情已经很多了!我真的很感谢你们!”

二女闻言不禁泪光莹莹,静静地靠在扶苏的身旁,双儿柔声道:“君上何必这样想,这都是我们姐妹自愿的!”扶苏见众女有些哀伤,忽地调笑道:“你们说,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是不是把刚认识的我想成了一个年少调皮、好色无度的浪荡权贵啦?”

灵儿闻言忽地抿着嘴笑了:“是啊,现在各国的权贵都没有几个好东西,不是庸碌无为,就是贪财好色,我们以为公子也是这样的人物呢!所以心里面都非常的不高兴,只不得不从而已!”

扶苏闻言愣了愣,不禁有些失笑地自嘲道:“天,看来未见面前我在你们心面中的形象是如此的不堪啊!你们不会现在还这样看我吧?”

双儿忽地扭了一把扶苏的右肩,低声笑道:“当然不是啦!公子可比他们好一百倍,一千倍!公子文武双全,文则击筑琴艺,治国畴略无所不精;武则智谋百出,纵横天下,所向披靡。公子还仁德兼备,对部下宽厚和蔼,对百姓照顾备至,如今秦国百姓、军队哪个不服君上!假以时日,君上必定是堪比商汤、周武的一代圣君,我们姐妹二人能够侍奉左右,见证历史,真是高兴得很!”

扶苏闻言调笑道:“我可没你们说得那么好,我也是经常‘欺负’你们来着!”二女脸色顿时羞红了,青鸾扭捏地小声道:“我们愿意来着!”

扶苏闻言大笑,直笑得二女面红耳赤,忽地扶苏恳切地道:“你们真心对我,我也不负你们!等今年灭楚战役结束以后,把你们许配给我!你们愿不愿意?”

二女闻言又惊又喜,只是面嫩,一时不敢出声,但那眼角眉梢流露出来的情意和喜悦却是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的!扶苏心中暗笑:知道她们是一千个愿意,一万个心动!

就在此时,忽地似平地里卷起阵惊雷一般耳旁传来了隆隆的聚将鼓声,扶苏吃了一惊,忙道:“哪,你们不说话吧,不说话我就当你们答应了!”说着,扶苏在二女的脸颊上一人亲了一下,大笑着出帐出去了!

当扶苏来到帅帐时,众将已经基本在座,扶苏在众将的见礼声中微笑着四处拱了拱手,来到王翦身边坐下!

王翦看众将到齐,抚了抚额下的长须,微笑道:“我军前日屡战屡胜,歼灭楚军四十余万,这是继我秦国长平之战以来最为显赫的战绩!老夫相信,人生有此一战,诸公便可此生无憾了!”

诸将闻言,不禁频频点头,李信兴奋地道:“是啊,古往今来,百万雄兵对战的战役除了长平之战外,就数此战了!长平之战嬴政我等无缘未能赶上,但有幸参加了此次灭楚大战,真是三生有幸啊!日后我们老去的时候,给儿孙讲起这场悲壮伟大的战役,一定是得意非常、足可吹嘘一番了!”众将闻言大笑:是啊,作为军人,能够参加这样伟大的战役真是一生梦寐以求的啊!

扶苏笑道:“我还是羡慕王老将军啊,四十年前的长平之战,老将军也参加了吧,一生经历两场百万雄兵对战的伟大战役,恐怕老将军不能说是绝后,但也是说是空前了!

“众将闻言顿时投过了羡慕与敬佩的目光!

王翦抚了抚额下的长须,颇有些得意地道:“武安君过奖了,当时老夫是白起将军麾下的一个少尉,有幸也参加了长平之战,那惨烈悲壮的程度可不比今番差!而如今老夫又亲自指挥了灭楚之战,便是大战一打完,老夫立即死了,也是此生无憾了!”众将不禁颇有同感地点了点头:古往今来,向王翦这样战功赫赫、足可彪炳史册的一代名将能有几人,这样辉煌的战绩足可让任何战将含笑于九泉了!

扶苏看了看众将一脸颇为神往的模样,不禁笑了笑道:“如今新郢被围,楚都以西近两千里的庞大国土都落入了我秦国囊中!

但希望诸将不能自满,要再接再励,迅速攻克新郢,这样楚国必亡!”

王翦点了点头道:“武安君所言甚是!

如今楚国虽已失去半壁江山,但仍有淮上、吴越旧地等大片国土!若我军久攻新郢而不克,项燕能仍重新纠集起一支数十万人的大军来援,届时到底鹿死谁手,恐怕就难以定论了!所以本帅今日召诸将来,就是要一同商量一下,如何才能尽快攻破新郢!”

蒙武想了想道:“新郢西、东、南三面靠水,不利于大兵团攻城,只有北面可以发挥我军兵力庞大的优势,这无形就削弱了我军兵力方面的优势。所以,要想尽快攻克新郢,恐怕要好好谋划一翻!”

王翦点了点头,却向扶苏笑笑道:“老夫素知君上善于破城,以废城之坚固,都被君上数日而破,比老夫要强得多了!如今新郢坚城在前,时间有限,便请君上代老夫发号施令如何?”

扶苏摇了摇头,笑道:“王老将军乃军中主帅,本君虽是监军,但怎敢擅越,只是有几点愚见,请老将军和诸将指正一下了!”

李信笑了:“我等才能有限,君上指正我等差不多!”诸将大笑!

扶苏也笑了,帐中一团和气。扶苏低头想了想道:“如今离长江雨季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所以我军最好能够在雨季来临之前攻克新郢!虽然时间比较急促,但谋划周详的话,本君至少有九成的把握!诸将请看!”

扶苏走下帅案,来到帐中的沙盘附近,指着新郢对诸将道:“新郢三面临水,不利于大兵团攻城战的展开,这是新郢的优势,但也是它的劣势!如此靠近江流,新郢地基必然浅薄,常言道:土浮于水,以利掘道!

我军第一招破城良谋就是挖地道,尤其是在西、南、东三方面,当以军营为掩护,多挖地道!只要有一条地道能够掘入新郢城,破城就容易得多了!而且,地道还有另一种用处,我军大规模掘地道不可能不被楚军发现,若楚人发现而加以破坏的话,我军就引入长江水将废弃的地道填灌起来,这样就可以将新郢城墙的地基泡得更软,更有利于我军攻城!”

扶苏又看了看周围的地势,继续道:“同样,新郢城墙虽然坚固,但由于地基的原因,它经不住一些重型攻城器械的连续进攻,若长久连续施以重击,城墙必然容易下坐和开裂!前番我在克废城时,曾经建造过大批的投石机,这种兵器最利于攻打新郢这种坚石制成的城墙!图纸我正好随军带着,待会我便将它交于老将军,由老将军吩咐后勤辎重营加以大规模制造!同样本君还有一些较新式的攻城器械,对破新郢也有奇效,老将军一并安排制造吧!”

扶苏想了想,又道:“现在新郢城内楚军约有十余万人,只是我军的三分之一,我军在兵力、战力和主动性上有很大的优势,可以充分利用起来!在制造攻城器械的这段空隙里,轮流派大军袭扰新郢,务必搅得楚军上下日夜不得安宁!这样要不了几天,便会搞得新郢城内人心惶惶,个个厌战,我军以后要破新郢就容易多了!”

诸将闻言不禁呆了:如此短的时间里:扶苏就提出了三条非常有效的攻城方式,这份能耐真是比帐中众将都强得多了!蒙武不禁佩服道:“君上奇谋迭出,堪称用兵奇才!

看来,白起将军和王老将军后继有人,我大秦真是英才辈出,苍天佑我啊!”

扶苏心道:“这也没什么,我只不过因势利导,将一些古今战争经验综合起来罢了!”笑笑道:“蒙将军过奖了,本君只是提出些大体建议,真要动真格的,新郢城还得交给诸位将军了!”诸将闻言倏地奋起道:“愿听君上号令!”

微然而笑、款款而谈的扶苏禁不住散发出一种领袖的轩昂气质和强大自信,让众将一时忘记了王翦,只知有扶苏!

扶苏一愣,冲王翦笑道:“看来本君又有些喧宾夺主了,让老将军见笑了!”王翦却笑着摇了摇头道:“非也,非也!诸公,灭楚后,老夫七旬之残躯便再不堪征战之苦,该当彻底归隐,终老于林下了!但我大秦日后有君上坐镇,老夫也能安心了,望诸将善辅之!”“喏!”众将奋然而起!

扶苏看了看王翦,从那深遂的目光中看出了一抹深意:知道王翦这是在以自己的崇高威望为扶苏能够隐形掌握军权铺路,睿智的王翦自然明白,只要有军队的强力支持,大秦的天下迟早会落在扶苏的手里!扶苏不禁会意地向王翦点了点头!

狼烟终于在新郢城外升起,庞大的秦军将大队分成了无数小队,日夜不停地轮翻袭扰新郢。原本楚军见得有秦军来就蜂拥登城,齐心戒备,但禁不住秦军这般日夜不停的折腾,没两天就受不了了,个个被拖得面黄肌瘦,奄奄欲睡。

景骐在残酷的教训下,也终于明白了秦军疲敌的用意,当即也将十余万残兵分成三班,轮翻守卫,但这样也是弄得一日数惊,日夜不得安枕。

军队尚且如此,新郢城内的百姓和权贵们就更受不了了:新郢城已经有数十年未闻战火了,人们都安逸享乐惯了,如今秦军铺天盖地而来,众人早就吓破了苦胆!休说协助守军抵抗,就是整日里关门闭户、窝在家中,都被秦军日夜不停的喊杀声吓得失魂落魄,惶惶而不可终日!尤其是狡猾的扶苏不停地将一些劝降、利诱、恐吓的书信射入城中,使得城内民众不仅不敢相助楚军守敌,反而日渐滋生出投敌之心,于是,在短短的六七日间,秦军尚未真正开始攻城,新郢的民心已经乱了!

…..

“咚咚咚咚咚.……”隆重的战鼓声在清晨的空气中迅速传播开去,原本空旷的新郢城外迅速出现一片片巨大的黑色:秦军来了!猫戏老鼠般的前奏至此结束,新郢城迎来了真正的考验!

“当当当当………”新郢城头的警钟声迅速响了起来,发出了最紧急的敌情讯号!

“快,快,快!他妈的,快一点!”大批的楚军在将领们的催促下,迅速登城,准备接战!

景骐站在北门之上,遥遥眺望着远方:远方的天际首先出现了一条巨大的黑线,渐渐地黑线变了黑色,像漆黑的夜幕般遮蔽了远方的大地。杀气,浓重的杀气,迅速腾空而起,夺天地之光华,将新郢城牢牢地笼罩!

“碰碰碰..…....”秦军们齐整有力的脚步声,像一记记重锤一样猛击在楚军们的心田。楚军们的脸色变了,那是一种对强大力量的惊骇和震憾!

秦军前锋进抵新郢城下五百步时,大队停下了脚步。景骐清楚地看到在秦军军阵的后方静静地卧着数以百计的巨大攻城器械,其中有不少器械之奇特是景骐这一生都没有见过的,不禁顿时面有忧色!

就在此时,秦军们开始了例行的作业。

“楚人降不降!楚人降不降!….....”秦军们以戟顿地,发出巨大的呐喊声。那呐喊声滚滚而来,如若山崩地裂一般震得楚人们耳鼓轰轰作响,面孔上的惊骇之色更加浓重!

沉默,惊人的沉默,新郢城头的楚人们以沉默来应对秦人的劝降!

秦军等了半刻,见楚人毫无动静,似乎被楚人们的无礼所激怒了。忽地,秦军阵后一阵战鼓雷动,数以万计的秦军弩手列阵而出,踏动着整齐的步伐向新郢城前进而来。

“碰!碰!碰!….….”有力的步伐宣示着秦人们坚强的意志和决心!

“五百步!”楚军了望手奋力大喝!

“四百步!”声音越发的颤抖!

“三百步!”声音已经有些声嘶力竭!

就在此时,景骐大手一挥:“弩机发射!

”话音刚落,新郢城头上响起了一阵令人牙酸的机簧声,紧接着一阵如连珠般滚雷的“嗖嗖”当空炸响,随即一片寒芒腾空而起,怪叫着扑向了渐渐逼近的秦军弩手群!

“扑扑扑....”秦军弩手中顿时应声腾起一朵朵妖异的血花,血腥的气息迅速随风飘散,充满了天空。

一名名秦军倒了下去,但身后的袍泽们视若无睹的立即替补上来,对楚军们疯狂的弩矢淡然处之、视而未见!

“两百五十步!停阵,抬弩,准备发射!

“哗啦啦,严阵的军阵瞬间停止了下来,一队队秦军将手中的弩机对准了天空!

“放!”随着一名秦军都尉的奋力大喝,“哧哧哧.…....”数以万计的箭矢瞬间从军阵上空腾跃而起,发出巨大的怪叫声,震骇着人们的耳膜,像一群黑压压的蝗虫般扑向了新

郢城头!

“夺夺夺…….”巨大的新郢城头瞬间被秦军们的绵密箭雨狠狠地深耕了一遍,随之而起的是一片片凄美的血花和一声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

“大风!大风!大风!……”见到弩手们发威,秦军后阵的军士们以兵顿地,奋声大呼!巨大的呼喊声震动天地,重重地引导着秦人们本已经沸腾到极点的血液,秦人们眼红了!

声助军威,秦军的三段连环弩阵一经发射,巨大的威力便不容阻挡:一波接一波的庞大箭幕在弩手群上空腾起,遮蔽了整个天空,发出巨大的怪叫声,前赴后继地一遍遍地将新郢城头耕来耕去!

近年来和秦军交战经验并不丰富的楚人们立时遭受到了重大的伤亡,狼狈不堪的楚军们勉强反击了几轮,便被压制得头也不敢乱抬,像一群乌龟般的躲在城垛和盾牌的方面瑟瑟地发抖着!

不容置疑的,秦军们每次攻城前例行的箭幕覆盖不仅仅有着夺敌心魄的巨大作用,同样还有着大量杀伤敌人有效力量的巨大威力!

“大风!大风!大风!……”秦人们的欢呼声越发得响亮了!

“嗖嗖嗖......”最后一轮箭雨从秦军弩手群上空腾空而起,将新郢城头原本已经流血不止的伤口上重重地又撒了一把盐!

“收弩!撤退!”随着秦军都尉的一声呐喊,秦军弩手们纷纷收起弩弓,忍着手臂巨大的酸麻,迅速向阵后退却,下面该是秦军步卒们表演的时间了!

在秦军弩手们强有力的脚步声中,新郢城头都是一片死静,一时间,只听见火焰燃烧木材的啪啪声和鲜血滴落在地面上的淋漓声,却静得几乎没有生的气息!

的确,在秦军们四十到五十万支箭雨的强大覆盖下,楚人们死伤惨众,就是有幸活下来的军人也一时被秦军如此恐怖的攻击力所深深震骇,一时处在巨大的惊怖中不能自拔!

“咚咚咚咚….…...”新郢城下新一轮的战鼓声擂响了,这次的战鼓声更加的急促、更加的猛烈:是了,这是秦军的攻城鼓!

随着鼓声,新郢四周数以十万计的秦军将士推动着不计其数的攻城器械如同一阵黑色的狂澜般平地席卷而来,巨大的呐喊如同山洪海啸般令人胆寒!日光下,青色的寒芒遮天蔽日,散发出凌厉的死亡气息!

“当当当当……..”新郢城头沉寂已久的警钟声终于再次鸣响,被秦军箭雨射得缩头藏尾的楚人们终于纷纷站起了身形。但是楚人们显得孤单了许多,约有三四成的楚军不是被射杀在地,就是痛苦的倒在地上不停地呻吟着,楚人在这一轮的箭雨中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景骐也在亲兵们的护卫下抬头下望,一下见秦军如此巨大的攻城势头,也不禁呆了一呆,立即大呼道:“准备滚木、擂石、沸油、滚水,弓弩手准备,听我号令发射!”

令随声动,楚军们一阵忙乱,被箭雨射得乱七八糟的防守阵形立即重组,准备接战!

就在此时,天空上猛然又传出来一阵巨大的怪响,楚军们从未听闻过这种异响,不禁一起抬头抬望!

远远的天空,一群黑点呼啸着翻滚而来,发出巨大的轰鸣声!迅速地,黑点变成了黑影,以雷霆万钧之势直扑新郢城头!

“快隐蔽——!”机灵点的楚人们奋力大吼。话音刚落,无数的巨石凌空袭至,“轰隆隆……....”的巨响一时响个不停,耳鼓中充斥着楚军士兵们凄惨的嚎叫声,一股一股的血雾腾空而起;城头上木屑乱飞、石块横翻,巨大的城墙更像是打摆子一般颤抖个不停!

紧接着,新一轮攻击凌空袭至,这回是一群火红火红的巨大圆球。“碰碰…...”巨大的圆球——落在新郢城头时,溅起漫天的火油,火油过处,城头上立时卷起了一片熊熊的烈火,引燃了楚人无数的守城器械、门楼箭垛!“啊——!…....”无数楚军惨叫着从烈火炽冲出,浑身上下已经烧得像是一具熊熊燃烧的火炬!

于是,尚未等楚军对秦军做出任何有效的攻击,新郢城头已经被秦军巨大而先进的攻城兵器如同骤风般横扫一遍!楚人们接遭受秦军新式战法和兵器的强力攻击,战力急骤下降,人员伤亡惨众!

所谓,趁你病,要你命!秦军们见新郢城头一片火海,楚军忙乱不迭,不禁心中大喜,呐喊着一窝峰似的冲了上来。无数的桥车将宽阔的护城河变成了通堑,如雨的云车.云梯纷纷搭上了城头。紧接着,无数秦军如同黑色的蚁群般蚁附而上,向新郢城头急攻而来!

烈火狂涛中,景骐奋力直起身形,嘶声大喝:“快放箭!给我砸,千万不能让秦军登上城头!”幸存下来的楚军奋力发威,飞矢如雨,将蚁附而上的秦军——射将下去;紧接着滚木、擂石、灰瓶、炮子如雨般砸落而下,楚人们甚至都不用瞄准,只要捞着什么家伙向城墙下一砸,准有收获,因为城墙下的秦军太多太多了!

新郢城头一时刀光剑影,尸山血海熊熊的烽火十数里外清晰可闻。秦楚两军将士,舍生忘死,奋力撕杀,都在为国家的利益而浴血奋战!

太阳渐渐西下,金色的晚霞开始照耀着大地,给大地上的万物都抹上了一层金色。

终于,随着一阵金铎声响,漫山遍野赛过洪流般的秦军们退却了。狂殴了新郢城一整天的他们带走了同伴们的尸体,留下了无数攻城器械的残骸!而他们也给新郢城墙留下了显著的纪念标志:破碎崩坏的城垛、残垣断壁般的城楼、巨坑处处的墙体!巨大坚实的新郢城,一日之间变了颜色与外貌!

这一日,秦军几乎创造了世界攻城史上的奇绩:他们在大规模攻城战中,处于进攻方的他们依靠着先进的战法和兵器,伤亡人数竟然要少于处于防御地位的楚军,这巨大的成功让秦军撤退的步伐都变得欢快有力起来!

远方的一处小丘上,扶苏和王翦等秦军大将观看了一整天的战况,不禁对今日的成绩感到满意。扶苏笑着对王翦道“老将军,今日一战,估计要消耗掉楚军四到五的战力,远超过我军预想!这样下去,估计要不了一月时间,半月时间就可以攻破新郢了!”

王翦点了点头道:“没想到君上的投石机对于攻城这般有奇效,看来新郢已是我秦国囊中之物了!对了,蒙将军,淮上项燕所部近况如何?”蒙武回道:“项燕正在招兵,已经聚起一支五七万人的新兵,正在紧急训练中!”

王翦闻言摇了摇头,笑道:“临阵磨枪,兵家大忌!项燕这时纵有冲天之翼,恐怕也飞不出楚亡的结局了!”众将闻言大笑!

以后半月时间里,秦楚两军日夜激战,新郢城头简直如同人间地狱,每日间都有数以万计的两军士兵血染沙场,为国捐躯!

与此同时,在秦军如潮攻势的掩护下,秦军的坑道作业也正如火如茶的进行着!这一日,正与秦军激战的景骐闻报:护城河水突然干涸,不知其因!作战经验丰富的景骐立即判断出,秦军正在大规模挖掘地道!便立时在新郢城墙下埋设大瓮数百,以听其音,一日夜间,景骐击破秦军地道十余道,秦军死伤千余,地道攻势渐渐放缓!

但是扶苏下令引长江水灌入各废弃地道后,新郢城原本就有些浮软的地基受到极大破坏,巨大的城体在天然下坐力和秦军投石机、冲车的联合攻击下,日渐开裂、下坐,渐有崩塌之险!景骐虽有谋略,此时也只能徒呼奈何!

六月中旬,在秦军围攻新郢半个月后,新郢西城率先坚持不住,崩塌三处,大队秦军如同洪潮般疯狂拥入新郢。景骐率残军抵抗无效,战死殉国,楚王负刍被秦军生俘,楚国宣告灭亡!

闻听国都陷落,项燕在淮上望西而拜,痛哭三日,双目滴血,自尽身亡……

几百年的南方巨人,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