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赵高的作死

秦朝公子哥 无风 2842 字 5个月前

长剑与胡刀再一次交错,这已经是蒙恬和冒顿单于的第10次交锋。

豆大的汗水从蒙恬的脸上划过,跌落在他的光脚丫子上。可是蒙恬丝毫不为所动,10斤重的长剑在他手中就像一根木棍那么轻盈。看似蒙恬的剑法十分慌张,实则步步紧逼,让冒顿单于丝毫没有前进一步。

可是冒顿单于也不是吃素的,自小开始,他便经受着部族内部无情的选拔。生活中除了练武就是读书,读的还都是想方设法从秦国人那里弄来的几本书。冒顿单于可以说没有童年,因为他的童年都做着成人的事情。

他必须这么做,这是他无法拒绝的事情!

登上王位,或者,成为阶下囚。

冒顿单于这边也是胡刀狂舞,看似没有章法,实则也是招招杀棋……

火光照耀着他们的侧脸,但不曾蒙蔽他们的眼睛。

…………

老实说扶苏已经快要乐不思蜀了,这里的日子简直太轻松了,也太美了。打打杀杀看似火热,实则根本没有什么伤害。打游戏就能赚钱,何乐而不为?

唐灵韵却停下了脚步,她今天穿着一身镂花奶白色连衣裙,脚蹬一双5cm公主靴。要她这个打扮下水,出来后果不堪设想。唐灵韵弱弱地拉拉扶苏的衣角,可怜巴巴地看着扶苏,眼里写满了无辜与纯真,好像刚才开扶苏玩笑的不是她一样。

扶苏没办法,叫唐灵韵两腿相交,拿着他的上身短衬,侧身直接把唐灵韵扛了起来。一只手顶住唐灵韵的美背,另一只手拖住唐灵韵的长腿,把她举过头顶,一步步向机舱走去。

“这!”

“这也太秀了吧!”

“哪个小哥哥臂力好强啊……”

“那是什么神仙肌肉啊……”

“好羡慕哪个女生啊,男朋友那么呵护……”

“你看看人家男朋友,再看看你,自己都不会游泳,还让我拖着你过来!真是的!”

秦岚看了看苗条修长的东宫瑞雪,再看了看自己肥嘟嘟的肉身。禁不住摇了摇头,老实跟着扶苏后面游去……

唐灵韵此时虽被扶苏拖着,但是还是能清楚地听到每个人的言语。感到背后与双腿传来那炽热的温度,禁不住红了脸,心里默默地给苏逸加了几十分。用空出来的双手拨水,腆腆地笑道:“谢谢你啊,等下次回家了我请你吃薯片,让你抱我的娃娃……”

扶苏捏了捏双手,坏笑道:“你这可不够诚意啊!”唐灵韵感觉自己被占便宜了,但是怎么反而觉得很得意?撇过红红的小脸看身下的男人,他英气勃发,眼神坚定。像是壮丽的星云一般,让世界潺潺生辉!

唐灵韵不敢再看他了!

很快扶苏到了机舱,安置好了唐灵韵。一个转身直接往岸边游去,他要接东宫瑞雪!其实东宫瑞雪刚才也是一阵羡慕,但看到扶苏过来却慌了神。自己自小一来都是一个人,有种莲花从一开始就只能生长在雪线之上,与众生不在一道。它精美纯洁,却又经历风雨洗礼。东宫瑞雪就是这样的女生,东宫集团的大小姐,整个江宁市的青少年代表,无数人追捧的校花,全国芭蕾舞领队……

身上有太多亮点,先天的或者后天的,绕是江宁市人杰地灵,也如流星一般划亮整个夜空。瑞雪想着接近一下别人,于是下载了和平精英玩一玩,结果就到这儿来了……

看到扶苏游来,她很感激,也很高兴!自己并不是那些女生说的拒人千里之外的!她张开双臂,微笑的眯起了眼睛。游过来的苏逸一愣,这是干嘛?瑞雪

马上意识到不太对劲,垂下了双手,定定地看着扶苏。接着解开了纽扣,褪下了牛仔外衣……

刚要脱衣服的时候扶苏还有些懵,但看到一身连体皮衣的东宫瑞雪站在眼前,还是瞪大了眼镜!看来东宫瑞雪早有准备。

东宫瑞雪向前一步,低头道:“哪个我还是和你游过去吧。但是我,嗯,不太会游泳。我可以拉着你过去吗?”

扶苏看着瑞雪雪白的脸上泛起一阵桃花,被眼前的美景呆了呆。拉起瑞雪的手就向机舱再次游去。

这还得了!

刚才一个绝美可爱的萝莉,这怎么又来了美艳性感的御姐呢?!!!

“还有王法吗?”

“还有天理吗?”

“……”

吃瓜群众们忿忿不平地吃了第二口瓜!

游到了水深处,瑞雪已经来回踉跄了。只好抱紧扶苏的胳膊,可是这样一来扶苏也游不了了。一只胳膊在原地打转。

“抱紧我!”

瑞雪很听话的照做了,双手挽住扶苏的脖子,身子贴近扶苏的胸膛。能感觉到扶苏心脏磅礴的跃动!左右开弓,扶苏很快游到了机舱。

“100人集结完毕,加油,特种兵!”

扶苏身旁站着东宫瑞雪和唐灵韵,和被挤到一边去的秦岚。扶苏突然有一种保护欲,想要保护好身边这两位仙子,和这位憨弟弟。扶苏笑了笑,灵韵和瑞雪也笑了笑。扶苏挽起两位的手,“一起杀出去!一个都不能少!”

说着时,飞机已经起飞。唐灵韵甜蜜地微笑着,像是被许诺的娘子……

飞机很快就要到海岛了,这次航线是从核电站飞往Z城,横分半个地图。苏逸四人正在敲定具体的方案。

“我觉得跳Z城好一点,这毕竟不是上次的情况了。最后跳或许能最大限度减少一下跳伞的压力,之后再找辆车往圈心跑毒。也能达到从背后袭击对手的效果。你们觉得呢?”

“那万一还有人是这么想的呢?到时候压力反而增大了不是?”唐灵韵若有所思地道。

“嗯嗯,有道理!那跳Z城旁边的小城吧。看到没,咱跳Z城的外围。先杀进Z城,没了后顾之忧,再向圈中挺进!”

到海岛了!

不出所料,人们一个一个跟下饺子一样,跳了核电站研究所之类的地方,等到Z城,只剩下12个人了。扶苏让队友们抓紧手,跟随自己跳伞,争取能降落在一处。

“碰!”

十二人齐下Z城!

扶苏也是第一次跳伞,望着身边飞速而过的云雾,和眼下的建筑物,感到一阵阵眩晕。虽然已有了跳伞资源包,可操作起来还是心理恐惧压制着他。

“不能啊,大家那么信任你!队友那么可爱,那么憨厚,那么漂亮!”

扶苏强行睁眼,忍着腹中澎湃,偏头向Z城边缘飞去……

“嘀嘀嘀……”

这个关键时候响起了系统的电子音……

“滴滴,检测到宿主已完成任务。现在中止目前刺激战场的任务,回到秦军营帐!”

“啊!不要啊……”扶苏大吼。

“系统强制,不可驳回!”系统依旧是电子音。

“那那之后还可以再回来吗?”扶苏惊慌的问道。说着,扶苏已经置身于一片虚空之中,万籁俱寂。

“每一个月有一次机会,可以穿越到刺激战场的世界,接上之前的副本!”系统说道。

“那那样的话里面的事情是不是也过一个月的?”扶苏问道,这才是他最关心的。总不能里面的时间都过一个月了自己再回去,总会有许多误差的。

“系统采用的是时空穿梭隧道,不会影响宿主的副本进度,宿主请放心,每一次回到吃鸡战场的世界都是在你上一次退出刺激战场的那一瞬间!就比如宿主下次要来的时候睁开眼睛便会是跳伞到Z城的状态!”系统解释道。

“好的,这是个好系统!”扶苏高兴的道。

说着扶苏已经睁开了眼睛,可目前的状况不是他所记忆中的那样。四周火光冲天,人声鼎沸,思汗声,马匹的名叫声,还有房屋倒塌的声音,汇成一团。

剧烈的刺激着这个苏醒者……

而扶苏不知道的事,此时他的营房外面有上百名秦军精锐甲卒的护卫。匈奴马匹再强悍,也完全不能踏进一步。

火光已经燃烧了近半个小时,冒顿单于眼看自己的目的也差不多已经达成。

用尽浑身的力气突刺蒙恬,这场蒙恬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本来还是好好的决斗,现在突然变成放弃防御,全是进攻的突袭。蒙恬只那么愣了一下,便感觉左臂一痛。

冒顿单于已经用尖刀划破了蒙恬的左臂,但是他没有在进攻,反而是咋呼着某种他听不懂的语言,向营帐外面逃去了……

深夜突袭的话就变成了近战,功能强大的机动力和单挑能力,会在这夜色中被遗忘。秦军只是还没有反应过来,等他们真正反应过来结成行伍来,一一击破匈奴骑兵。

那会儿就有他们吃亏的份儿了。

现在来说最好的战略就是见好就收!随着冒顿单于的撤退,钟楼级别门一个一个得到号令。都是调转马头跑了出去。

瞬间刚刚还热热闹闹的,千军万马突然一片冷清,只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这样的变化。

蒙恬捂着受伤的左臂,忍痛不说话。这次突击的责任都怪他!

他怎么能想不到匈奴会趁着决战前夕的夜晚发动突袭呢?匈奴人根本就是死性不改呀。偷袭是他们豺狼一样的野性,和习惯。

虽然明日必有决战,但是也不能排除今晚就有突袭发生!人家主帅能想到突袭自己,怎么就想不到防御呢?

…………

嬴政已经坐在桌子前很久了,一动不动,这让赵高也是万分害怕。自打击一起,这个秦王还没有这样过呢!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让他这样呢?

赵高感觉自己想破了脑袋也不能解释这样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他放弃了揣摩上意,端起一杯凉水送到嬴政的身边。

嬴政呆滞的转过头来,看着这杯水陷入了沉思。

水?

水一般都有什么作用?水是柔弱的象征,但是水又能滴穿坚硬的石头。天下之弱,莫如水!天下致硬,也莫如水!

嬴政似乎想到了什么,什么时候也有某个人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

只是他没有过这样的比方,是谁呢?是谁呢?

嬴政要抓狂,随手直接打翻了赵高的水杯,吓得赵高急忙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嬴政紧紧的皱着眉头,凝视着自己的手。手已经划破了,留下了大片的鲜血,正在随着自己的手指留下地面。

水?血?

对!

扶苏!嬴政猛然间站起身来,他想起来扶苏也曾经对他说过的话,开商!

是啊,开商!

管那么多传统干什么,国家发展才是第一要义。眼看着就要国家统一,为什么要非在北方埋下匈奴这么大一个祸患,而仅仅是开商就能解决的问题。

“笔!快!给我毛笔!”嬴政大吼。

吓得赵高支楞一下跳起来给嬴政拿笔来。

赵高知道嬴政脾气最不好的时候就是在嬴政紧张的时候,而现在正好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赵高有模有样的,清了清嗓子,低声说道:“大王,小高子听说扶苏公子一倒军中就带来了匈奴骑兵的突袭,本来的话,蒙恬将军还是能应付过来的,只是因为公子的到来,让蒙恬将军不得不分散注意力而导致了这场突袭。”

嬴政一愣:“继续说下去!”

赵高见到有效果,马上接着说:“边塞的人都说是扶苏公子带去了灾星,孙子到达军中的时候,恰巧有一颗扫把星划过夜空,才会有这样的一次突袭……”

嬴政听出来了赵高的意思,可是这个嬴政根本就不迷信啊!

“你他妈的!也敢陷害我儿子!”嬴政勃然大怒。

“来人啊,给我把赵高押送道大牢里面去……”嬴政怒目圆睁。

“不不不……大王,哦!不……”赵高的挣扎声被连个甲士拖到越来越远……

次日,秦王政三十六年(前211年)。始皇命公子胡亥携阿房宫三十万民力北迁上郡,修筑长城,建立城市,抵御匈奴入侵……

咸阳城家住“豪右”区的范羽听到这个消息时,直接扔掉了扛在肩上的锄头。范羽乃是春秋巨商范蠡的后人,家传商道几代之久。可天下一通后,始皇迁天下巨富携入咸阳城,自己也从老家会暨迁到了咸阳。抑商政策下,范羽只好想办法变卖了一部分家产,过上了地主生活,等待着新的转机。不料今天正要去地里监工,却听到这样一个惊天消息,皇子要兴商?!!!

范羽一拍脑门就往官毅家里跑,官毅正和乌氏倮闲在家里下棋,见范羽急匆匆跑过来,忙招手说道:“老羽啊,快过来快过来,帮帮老哥下掉这盘棋。”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下棋!我要一盘大棋,你敢下不?”

官毅一看形势不对,范羽这种神情言语好像只有以前和他从商列国时见过……

“难道说?”

“始皇开商了!命皇子去往上郡发展商业城市!”

乌氏倮一听,直接扔掉棋子,起身道:“此话当真?老范哥!”

“诶呀!当真!千真万确,听说皇子殿下都已经出城了,我们快准备准备跟上。”

乌氏倮家离得远一点直接夺门而出,高喊:“一时辰后,咸阳城北门见!”还顺走了官毅家的马车。

范羽见话已带到,也急忙回家,又顺走了另一辆马车。

官毅此时也顾不得这些,跑到内堂招呼管家整理行装……

一时辰后,乌氏倮和范羽二人带着近十辆马车在北城门口等着某人……

“我真纳了闷了,这官毅怎么每到关键时候就不靠谱了呢?”乌氏倮急地大声抱怨。

“老哥这可不应该啊!难道是他跑到南门去了?”范羽也是一阵无语。皇子开商,只要抱住了这条大腿,以后走向人生巅峰那都是小事了,那得看以后史书里能有自己的几行字了。

许久之后……

“驾!”官毅一马当先带着车队出来。随手甩给守卫士兵一袋铜钱,士兵掂了掂重量后点头示意。城门放行,一队车马畅通无阻冲出咸阳。

守卫士兵老陈也纳了闷了。今天已经陆续收到三袋铜钱了,一个比一个出手阔绰,一个比一个着急。但他的职责就是守卫城门,这三个商人也都是天子脚下辛苦奔波的劳苦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走了。看得出是有急事,可关自己什么事。他得意地把钱袋子向兄弟们晃了晃,发出铜钱相撞的腐朽声。兄弟们很默契地点了点头。今晚,有好吃好玩的喽!

……

秦驰道上,十几辆马车在狂奔,溅出满天的尘土。官毅神色紧张地赶着车。突然一扭头道:“今天真是见了鬼了。我把行李东西带好都准备装车了,不知道哪个贼娃子把我两辆车给偷走了。我急的只好向亲家借了两辆车才来。他妈的,祝他以后生儿子没屁眼!”

乌氏倮,范羽老脸一红,心里想着以后生个女儿其实也挺好的……

驰道往前三里路,还有一伙人。如果后面的马车动静已经可以算是尘土飞扬的话,那么前面这队完全算得上遮天蔽日!几百辆马车在缓缓而行,上万人抗着工具家伙紧随其后,时不时还有大秦黑甲火骑兵穿过,来回嘶鸣,好不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