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秦军的崛起

秦朝公子哥 无风 2805 字 5个月前

草原的早晨,是雾蒙蒙的。看起来生机勃勃,但是却没有任何声音。整个草原呈现出一种静态美,有鲜嫩多汁的草,也有草尖上挂着的露珠,仔细嗅一下,还能闻到露珠与草结合起来的芳香。唯一可以动的地方就是当草原上的微风吹过草坪,草随风摇摆舞动。

几乎是绝对静止的状态,突然大地开始摇晃。接着摇晃,越来越剧烈。草上刚结成的露珠都随着草的颠簸被甩了下来。仔细听是突突突的声音。

这是扶苏的小队。扶苏,这对人马都是撑着咸阳最快的马匹,再加上沿途不断有人更换马匹。于是扶苏比李信部队整整早一天到达上郡。

蒙恬早已站在帐外迎接,蒙恬远远的就看到一四匹马车到来,知道这肯定是扶苏无疑了。

果然,一个一袭白衣的少年从车里钻了出来。望着他白净挺拔的身姿,毫无疑问就是他心心念念的扶苏无疑。

“公子别来无恙啊!”蒙恬紧紧握住扶苏的手,好像扶苏是他失散多年的儿子一样。

“嘿嘿嘿,蒙大统领也还好嘛!”扶苏笑着回应道。

“好?好个屁!精锐部队都被调到南方去了,现在北方留守的这些军队都是些二愣子,根本就没几个能打的。被人家匈奴骑兵按在地上摩擦,这不人家昨天还下来挑战书,约定明天在城门外,以五万匈奴兵对阵十万秦兵来决战。”蒙恬悲催的道。

“5万对10万?这是好事呀!”扶苏愣愣的想。

“好事吗?即使是5万对正十五万,我们也没有把握能打得过人家呀……”蒙恬眼眶微微泛红。

“啊?为什么啊?”扶苏想不明白。

“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人家匈奴派过来的都是精锐部队,而我们留在这里的都是些后备役,人家一个打5个都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更别说是组织有序的5万精兵了。”蒙恬道。

“哎……”蒙恬扶苏同时陷入了沉思。

扶苏:“哦,对了,现在还有个事情!”

蒙恬:“还有什么事情?”

扶苏:“一个人,我要在军中安插一个人。一个后来很关键的人物。”

蒙恬:“啊?什么样的人物能轮得着您亲自安排???”蒙恬也是打打的疑惑。这个公子虽然说偶尔有神的帮助,但是也从来没有过问过军旅上的事情呀。

扶苏:“这你不用管,但是你要做的是保证他今后都能有个安稳的环境,哪怕用绑的,也把它牢牢的绑在秦军中间,绝对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把他放走!”

“好!公子说什么就是什么。”蒙恬憨憨的道。他其实也不是对这件事情没有兴趣,只是现在匈奴大军的压力压得他根本喘不过气来。

扶苏道:“那个人现在还在沉睡中,他受伤了。需要得到边军很好的治疗,明天的决战我再想办法,可以吗?”

“行!”蒙恬道。

公子说可以,那就是有八成的把握。在蒙恬的印象里,公子从来不说一没有把握的胡话。

于是蒙恬很快叫人过来给陈生安排了病房,让专人负责照料他。

自然而然的,陈瑞雪这个小妮子也就负责照顾扶苏的起居了

陈瑞雪这个小女子可不是双儿那样的丫鬟。只是在边边上打扫扶苏的卧室,再把扶苏这么多天穿的旧衣服洗一洗,可不敢陪扶苏睡觉或者洗澡。

但越是这样越让扶苏觉得这个陈瑞雪乖巧可爱。扶苏想起了自己的初恋,这个陈瑞雪和自己的初恋有着太多太多的相似性。

傻不愣登的,但是美丽。她的心中糖果的地位高于很多东西,就像陈瑞雪的心中,吃肉是高于很多东西的。

扶苏也是和这个姑娘相处了这么几天才发现的。

扶苏和蒙恬商量完军中明天决战的事情就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可是还没有走到自己的屋里面就听到凉茶凉茶吃东西的声音。

扶苏走近一看,原来是陈瑞雪叼着一根鸡腿在吃。因为吃的太过急促了,整个小嘴巴都是油油的,似乎是听到了有人来更加努力的大口吃鸡腿。但是没有吃完,反而把嘴巴吃得鼓鼓的,扶苏想嘴巴张得那么大,估计连咀嚼都很困难吧……

陈瑞雪倒是没有想那么多,脑海里只有一个完蛋的字样。其实这个是扶苏的早餐,但是扶苏大鱼大肉吃惯了,突然早上要吃肉,自然也没有那么大的胃口,就随便扯了一根鸡腿,吃就走了。

还留下一根鸡腿放在桌子上,这对陈瑞雪来说可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那么金灿灿的一个鸡腿,看起来是那么的好吃,难道真的要把它丢掉吗?

这似乎是一个世纪命题。让陈瑞雪这个呆瓜少女想了很久很久,最终,陈瑞雪叹息,一口气。放下了自己的自尊,拿起另一根鸡腿秒杀秒杀吃了起来。

可是不巧,扶苏和蒙恬几乎就没有说什么。就去军杖看了看,然后是一片死气沉沉的样子,扶苏也没有心情和他们继续言语,还不如回到自己的营房继续睡觉。

结果就撞到了正在大口看鸡腿的陈瑞雪……

“我我我我就是嫌丢掉太浪费了,然后,这边你也你也你也没有碰过,那我就想把它给吃掉了……”陈瑞雪结结巴巴的道。

“哈哈哈哈哈,你想吃就吃吗,以后每天的鸡腿我都分给你一个,只是这玩意儿太腻了,我吃不了那么多”扶苏无奈的道。

“啊?这是真的吗?”陈瑞雪好像看见了一个外星人一样。

真的会有人吃鸡腿都会吃腻吗?陈瑞雪难以置信,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那么美味的鸡腿,真的在某些人面前就不值一提吗?

少女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愣愣的不知道要干什么。

“你把这碟鸡都拿着出去吃吧,给你的陈胜哥哥也分点,可不要做自私的贪吃鬼哟,别忘了你还有受伤的哥哥……”佛说看着这个沙滩上的少女也是没有半分的脾气,反而觉得他可爱。又要把她支走。

“好的好的,那公子你记得以后要天天喂我吃鸡腿哟。我会更加认真的帮你打扫房子,更加认真的帮你洗衣服的!”陈瑞雪似乎再做一笔交易。

“好!咱们成交!”扶苏开心的道。

“嗯嗯!”陈瑞雪眼睛里有光……

送走了陈瑞雪,扶苏也开始思索着明日对抗匈奴骑兵的事情。

老实来说秦军的实力是非常强悍的,仅仅就扶苏自己的了解。

扶苏回忆起老秦人崛起的那些年,自己的曾曾曾祖父秦躁公,曾在秦国强大攻势下败仗连连、已经向秦国献礼修好的义渠戎(西方戎族的一支),乘着秦国内乱纷争、国势削弱,开始向秦国发起凶猛进攻。这一年,义渠戎从西北方一直打到了渭水地带的秦国腹地,整个秦国为之震动。

在当时,秦人“偏居雍州,不与中国诸侯之会盟”。在中原诸国看来,秦国不过是个与戎族差不多的“夷狄之地”,而秦人,则是一帮凶狠好战的“戎虏”。

这就是许多人的误解了,扶苏暗暗想到。

但实际上,秦人来自东方,他们的祖先是东夷的一支,在漫长的迁徙旅途和定居西北后,连他们的东方邻居,炎夏族的先民们,也将他们误会成了“戎狄”。不过,秦人确实在迁徙的过程中,与戎族不断通婚混血。作为殷商“在西戎,保西垂”的部族之一,秦人的血脉,与殷商更为接近。

殷商被灭亡后,当时的秦人,与作为“亡国之余”,被分赐给姬姓诸侯的“殷民七族”之类的王族地位类似。可以说,在西周时期,整个秦人部族都是周人的奴隶,而这也是东方的周人和炎夏族先民,从心理上深刻鄙视秦人的原因之一。

但就是这支秦人,他们用了700多年的时间磨砺自己,最终建成了一支震撼东方各国的超级军队,并一统天下。

扶苏的祖先非子,被周孝王分封于今天的甘肃天水、清水一带的“秦”地,这也是秦人族名的来源。

此后,老秦人作为周王旗下的养马部族开始发展,并与戎族不断发生冲突。公元前825年,老秦人首领秦仲,就在征讨西戎的过程中被杀。再后来,由于在周幽王之乱后拥立周平王有功,老秦襄公被周平王封为“诸侯”。从此,老秦人开始以西周诸侯的名义登录中国历史。

尽管秦军仍然备受东方各国歧视,但在名义上,他们已不再是周人的奴隶和养马部族。可以说,这是他们老秦人伟大帝国历史的开始。

不幸的是秦襄公也在征讨西戎的过程中死于军中。这位曾祖父,真的是以一己之力把秦军矫勇善战的名声打了出去,可是也因为太过勇猛,被埋伏的军队针对而死。

此后,秦文公和秦穆公等国君继续开疆拓土。其中,秦穆公“开地千里,遂霸西戎”,并向东与晋国抗衡争霸,成为“春秋五霸”之一。

当时,秦国的国土,已从甘肃陇西一带,拓展到了黄河西岸,成为雄踞西方、抗衡中原的强国。

但秦穆公以后的200多年间,秦国内乱频仍,国势持续削弱,连久已慑服的义渠戎也攻入了秦国腹地。

此后,秦国日趋衰弱。这种状况,持续到了秦献公继位,才终于掀开了秦国军事史上最伟大的篇章。

这才是整个秦军军力崛起的开始。

秦献公时代,东方各国已纷纷实施变法,而偏处西方的秦国仍然懵懂无知。

继位后,秦献公开始推广县制,允许经商,并改革人口制度,对人民“户籍相伍”,也就是把全国人口按照五家为一“伍”进行编制,实行一种类似于军事制度的管理,以便秦国对人民进行控制和战时征兵。后来,商鞅所推行的极其严酷的“什伍连坐”制度和军法,就是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

随着秦献公的改革,秦国国力开始转而增强。而这时,一位著名人物的到来,拉开了秦帝国恢弘而残酷的建军大业。

这个人,就是商鞅。

商鞅对于秦国来说,真的就是改变秦国命运的一个人。一个人的力量改变整个国家的命运,扶苏暗自想着,这般的力量也是没谁了。

之后秦孝公即位,随后卫国人公孙鞅入秦并开始主持变法。而秦国的建军大业,尽管已历经600多年,但一直到商鞅开始,那支在先秦史上震撼六国的虎狼之师,才算真正建立起来。

这是有历史依据的,1975年,湖北云梦出土了一批秦国的竹简。其中有一批竹简,是一对叫做“黑夫”和“惊”的秦军士兵两兄弟,写给他们兄长“衷”的家书。在竹简中,有一件提到这样的内容:“书到皆为报,报必言相家爵来未来,告黑夫其未来状。”翻译过来也就是说:收到信就要给我个回信,告诉一下我们兄弟给家里争的爵位分发到没有,告诉黑夫是发什么样的。

黑夫所关注的这个爵位,正是商鞅变法的核心内容之一——军功爵制度。

商鞅变法的内容很多,但核心内容有两条:第一条是奖励耕战,废除原来的世卿世禄,实行纯以军功定赏罚功罪的军功爵制度;第二条是实行严酷的国家管理。

军功爵,简单来说,就是封爵20级,每斩获一个敌人的首级,就可以赏爵一级,并得到相应的土地、宅邸,以及得到一个佣人为他服役。史书的记载是:“能得爵首一者,赏爵一级,益田一顷,益宅九亩,除庶子一人。”

对于一个古代平民来说,每砍得一个敌军人头,就可以得到这么丰厚的赏赐、发家致富,换做是你,你会不会奋勇杀敌?

秦人的答案是肯定的。

为了封赏,史书记载,秦国的士兵在战场上,经常为了争夺敌人的首级自相残杀,有的秦国士兵甚至会将死去的同伴首级割下以邀领军功。

在这种残酷的人头制度下,秦军俨然成为了一个个视人头为金钱的嗜血屠夫。

秦军建军大业,另一项重要内容是残酷的刑罚制度。商鞅变法的重点内容之一,就是对秦国全国人口,无论男女,从出生就开始注册户籍,一直到死后才注销,而男子满17岁至60岁都是服兵役的时段。

军队则五人为一“伍”,战斗中如果有一个人死了就要刑罚其他四个人,但如果这四个人能够斩获敌人首级,则可以免受刑罚。而统率五人的“屯长”和统率百人的“百将”,在战场上必须要斩获敌人首级,否则就要被处以死刑。

由于变法严酷,“富贵之门,存战而已”,因此秦国的老百姓和士兵,一听说要打仗砍人头就磨刀霍霍、争先恐后,因为“民之欲富贵也……必出于兵。是故民闻战而相贺也,起居饮食所歌谣者,战也”。

至此,秦孝公和商鞅通过制度之手,使得杀人成了秦国上上下下欢欣鼓舞的事业。因为只有人头,才能发家;因为只有人头,才能致富;因为只有人头,才能封爵。

秦帝国由此成为东方各国畏惧如虎的“上首功之国”。

在东方各国看来,秦国这个野蛮的“戎狄”之国,纯粹是以杀人和砍人头为乐,并且将其作为一种发家致富的终生事业,这个国家和他的军队、人民,实在是可怕之极。

放在人类文明史上,这也是一种赤裸裸的反人类的野蛮暴行。可正是这种残暴的行为,恰恰是顺应着战国历史发展的潮流。

实力底下出政权。

正是由于有了军功爵等一系列制度,此前萎靡不振的秦国朝政和秦军,变得所向披靡。

然而,事实上,仅仅从公元前301年至公元前234年间的67年间,秦国在22次战争中的斩首数量,就达到了181万人,这还只是史书有明确记载的数据。其中著名的斩首记录有:

宜阳之战,前后斩首韩军6万人;伊阙之战,斩首韩魏联军24万人;华阳之战,斩首魏赵联军15万人;长平之战,前后斩首、坑杀赵军约45万人。

扶苏躺在床上想,如果明天真的顶不住匈奴的进攻,父王应该会把南边的军队运过来抵抗匈奴吧。毕竟先辈那么厉害,一个一个都是视人头为金钱的狠角色。

当然仅仅是上述48年间,秦军在四次大型战争中,就斩杀达90万人之众。

从秦孝公任用商鞅全面推广变法开始,秦国逐步走上“壹民于战”的比军国主义更加残酷的战争道路。秦军在此后除了吃过赵国和楚国的一两次亏外,几乎是全面碾压了东方各国,致使各国人民“闻之战栗”。

在分析秦军几乎百战百胜的原因时,战国末期的荀子也就是韩非李斯的老摸着花白的头发说:“秦国提供给老百姓发家致富的路子很窄,役使人民的手段却又非常严酷,老百姓只有通过战争才能获利和出人头地。在这种严酷的制度和生存压迫下,秦国历经四任国君而四世有胜。”

这不是侥幸或幸运,而是定数使然。没有办法了吗?扶苏想。

“打开系统!”

扶苏冷冷的说宛如一个皇帝。

非常时期就要启用,非常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