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整个秦国都是我罩的

秦朝公子哥 无风 2794 字 5个月前

陈胜感觉到脑袋剧烈的疼痛,吃痛的睁开眼睛。看到了一旁抽抽啼啼但是完完整整的阿妹,阿妹没事,那就是万事顺利了,陈胜想着就又沉沉的闭下双眼……

“阿哥!”陈瑞雪看到阿哥那恍惚间睁开眼睛,激动的跳了起来,可是这一跳太高了,又在车里,结结实实被撞了个小脑袋。

“噗……”陈胜刚刚沉沉闭眼,就听到阿妹的这一声亲切的阿哥,心中不由得感到丝丝甜蜜,然而还没有甜蜜几秒,就听到了碰一声,不用多想便是哪个小脑袋瓜撞到车顶的声音了呗。陈胜不由得笑了起来……可爱归可爱,就冲这一头撞到,自己挨人家一砖头也是值了!

“哼!阿哥,你让我好担心!”陈瑞雪听到陈胜的嘲笑,不由得有些恼怒。笑着拍打一下陈胜的胳膊。

“嘿嘿嘿……”陈胜没有再多说话,憨厚的笑了起来。

这两就是一对活宝,都没有弄清楚现在是怎么一回事,自己在谁的保护下,就是自己安全了,哥哥的妹妹完好无损,妹妹的哥哥恢复健康,那就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两人正笑着呢,就从马车前钻进来一个老医者,老者已经一头白发,但是眼神炯炯有神,气度也是坚定麻利,一看就是一个行医多年富有经验的医者。只是这样的医者,怎么可能给自己一个区区陈胜看伤?陈胜突然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该不会是雪儿从了哪个货!自己现在才能有这样的老医者看伤?!!

陈胜没好气的看着医者进来,从鼻孔里冷哼一声,表达自己的不满。

老医生倒是没有见外,行医多年什么样的患者没见过,不好说是这个伤者被砖头砸伤了脑子,已经处于混乱状态了呢?

陈胜要是知道老医生这样的想法估计能气的像陈瑞雪一样跳起来撞车顶。可眼下,他是伤者,人家是医生。不管是谁请来的,自己也不能把怒火发到人家老头身上。还是很配合的向老头报告自己的状态,听着陈胜描述清晰的语言,再结合他有神气的眼睛,老医生判断,这货脑子绝对没问题!

可他为什么要表现的脑子有问题呢?行医多年的老医生脸上终究是起了一层又一层的皱纹,满脸疑惑的思索着什么……

陈瑞雪看到老医生的疑惑,顿时担心的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打乱了医生对于阿哥伤势的诊断。陈胜也是不见了刚才的高冷范,他也生怕这个老头突然蹦出来什么毛病,自己好汉一条死也就死了,可是自己这个漂亮的过分的阿妹可怎么办呢?等了半天,老医生仍然停留在哪个表情不变。

陈瑞雪终于耐不住了小心翼翼的问道:“老先生?阿哥他,有没有什么问题啊?”

“啊?”老医生如梦初醒,才想起来自己这还在给人家看伤势呢,尴尬的笑了笑,也是开口道:“没事没事!你大哥身体一切都正常,只是可能精神出现了一些影响,接下来好好休息,你哥太累了……”

听到哥哥没事,两人都是宽心一笑。就当老医生准备走时,扶苏终于是走了进来。

刚才还一脸堆笑送走老医生的陈胜一下子变了脸色,老医生没有看到,就向扶苏一扭身下车了。扶苏却是注意到了,不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陈胜斜眼看着扶苏冷声道:“别以为你治好了我的伤我就会原谅你,我告诉你,只要我陈胜一天在这世上,那么你就休想得到我阿妹!”

陈瑞雪满脸通红,她哪里知道自己的阿哥是个这样的脑回路,扶苏却直接是大惊失色!

陈胜!

扶苏再不了解秦的历史也该知道这个人的名字的,陈胜,不就是哪个揭竿而起打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辣个男人?!!!

扶苏惊呆了,望着这个十几年后就要带头揭开秦国根基的汉子。

陈胜看到扶苏这个样子,以为是吓到了扶苏。更加得意了,“你也不打听打听,咸阳地区是谁罩着的?”

嗯???

陈瑞雪都开始疑惑了,这,大哥是吹牛逼吧……

扶苏听到陈胜那句咸阳地区是谁罩着的这句话不禁大笑了起来,这个陈胜,其实也挺逗的嘛……

整个秦国地区都是我罩着的!

“你,还不知我是谁吧?”扶苏轻笑着问。

“老子管你是谁!你别他妈给我笑!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陈胜还在慷慨激昂,陈瑞雪实在是忍不下去了,红着脸打断他:“哥!人家不是欺负我们的,人家是保护我们的大好人!”

哥!

这一声陈瑞雪从来没有这样叫过陈胜,陈胜心理清楚,这一声绝对是陈瑞雪实在是生气的不行的时候才叫到的。而大好人,大好人也是陈瑞雪形容之前帮助他们摸清阿房宫门路的前辈的。这个哥先手,然后是大好人殿后,直接让陈胜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陈胜红着脸摸着头,傻愣愣的冲扶苏笑。

扶苏也不在意,他更在意的是陈胜现在到那个地步了!

历史中陈胜好像是因为前往大泽乡时遇到大雨,然后没有按时到达指定的施工位置,要按照秦国法律处死陈胜,陈胜无奈之下才选择鱼死网破和吴广联合起来揭竿而起对抗秦的严刑峻法。

那按照现在这个情况,陈胜看起来应该是还没有前往大泽乡。

回想着陈胜的遭遇,扶苏一时间感慨良多。陈胜其实也是全国末年的一个小角色吧,但是如果自己不在那么历史中的城市,一定会因为刚才那常遭遇深受重伤,并且失去他亲爱的妹妹。那样的陈胜,扶苏可以想到他已经没有灵魂了。陈胜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这样才会在大泽乡遇到大雨,没有按照规定到达所引发的暴动。

看着陈胜和他妹妹亲爱的样子,扶苏的内心有一块最柔软的地方触动了。

“哈哈,一直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秦国公子扶苏。”扶苏坦坦荡荡的道。

“啊!!!”这下子该兄妹二人瞪大眼了。

扶苏何许人也!

哪里是他们两个小官员的后代能惹得起的。没想到扶苏并没有摆出一副目中无人的臭架子。

扶苏当下最想知道的就是陈胜到哪个阶段了。

“你现在在做什么?为什么会和你的妹妹遇到危险?”扶苏一脸好奇的问道。

陈胜一下子红了脸,总不能直接对着公子说,你父亲治理国家治理的不好吧?让这些贪污腐败分子有利可图,仗势欺人。

似乎是看出了陈胜的无奈,扶苏笑着摆了摆手道:“没事,你尽管说,我听着呢!”

陈胜开始了自述。

自己的父亲因为受到赵高一派的排挤,郁郁而死。自己兄妹二人就从父亲做官的地方,把父亲的灵渠运回故土安葬。谁要这个时候匈奴突袭,兄妹二人只剩下极少的钱币,剩下的东西都被匈奴人一扫而空。自己兄妹二人几乎是乞讨着回到咸阳,但是家庭已经破落。

自己的父亲也没有因为职务之便,为自己谋一官半职,坐观受到赵高的排挤,出门谋生,又受到赵高手底下混混的捣乱。

兄妹二人好不容易包下的店铺,第1天刚开张,夜里就被混混们砸了。

赵高几乎断了兄妹二人的活路。

正好阿房宫修建了,被赵高逼得走投无路的兄妹二人只好来到阿房宫干活谋生。

本来以为累一点,苦一点也就算了。没想到那个混混竟然看上了陈胜的妹妹,三天两头过来骚扰。而自己的妹妹又性子刚烈,怎么可能和自己的冤家对头屈服。

见到始终拿不下,陈胜的妹妹。混混饥色了!

于是混混掐准兄妹二人回家的时机在半路上做了个突袭。毫无疑问的是,如果不是扶苏发现,妹妹此时已经被那个禽兽糟蹋了。

扶苏突然想起来,在自己还没有穿越到这具身体上的时候,这个本体也曾经和秦始皇有过这样的对话。

听着陈胜的陈述,复苏也陷入了回忆当中。

…………

那次是扶苏当从上郡回来,父子二人的对话。

咸阳正宫内。

始皇抿一口酒对扶苏道:“此番为父迁你去上郡,你可有什么感想啊?”

扶苏回忆起脑海中身处上郡时的一些画面:十室九空的村庄,野狗潜没的荒地,倚树哀鸣的乌鸦……

扶苏赶忙整理神情道:“父皇,此番行程,依儿臣之见,形势恐怕不容乐观。匈奴常年的扫荡,塞北之地,十室九空已绝不为过!更有不少流民结成山贼,掏空着废墟上仅存的家园,如此,不断恶性循环!”

嬴政点了点头,这些事情他是知道的。只是帝国正陷兵于南方,实在无力回天来挽救北方匈奴的入侵与骚乱。

“所以说,你身上的担子不小呐。为父派你去随蒙将军监军长城就是想让你明白大秦时时刻刻都要提防的最大敌人——匈奴!”

“儿臣明白,定不辜负父皇厚望。只是儿臣有一事相求。”扶苏弯腰大拜。

“嗯,但说无妨。”

“父皇,您先喝一口酒。哈哈……一会儿您可能会有点生气,不过,儿臣也是真正为了大秦好。您先答应一会儿不生我的气……”

“哈哈哈,我儿何时也变得如此胆小?不怕,为父答应你,为父一直脾气很好的,这你放心……”嬴政谈笑自若,好像忘记了刚才胡亥逃走的原因……

“哪个,近年来北方战事且紧,匈奴步步紧逼。无奈我大秦一时间竟没有还手的余力。儿臣在此恳请父皇暂停阿房宫的修建,安生养息。”

“罢工罢工,说得到轻巧,朕要停止阿房宫建设,那你可知要有多少人将此失业,多少妻儿将会流落街头,又有多少反贼将会就此而生?”嬴政质疑。

“嗯,罢了罢了,只要你能为这三十万人找好一个出处,朕即同意停工。”嬴政想了想又说道,显得很难为情。

扶苏正是馋这三十万民力的身子,起身大拜:“儿臣愿携阿房宫全部民力,北至上郡,发展对外商业,缓化大秦与匈奴之间的矛盾,为父皇分忧!”

嬴政刚听着还不错,听到后面额头上的青筋直接暴起,穹武有力的一巴掌直接拍在案板,将三杯酒水震飞出去。

“混蛋!胡闹!”秦王大怒……

“胡闹,商人乃国邦之蛀。农事才是治国之根本!身为皇子却要带头从商,岂不让天下人耻笑!”

扶苏知道嬴政一生最喜法家,深受法家重农抑商的影响。不慌不忙道:“父皇息怒,请听儿臣狡辩。昔日商君提出抑商,以儿臣之见,应时七雄尚存,商人的存在确实具有很大的不稳定性,一不服役,二不耕田,若是将秦的钱财转移到别国,战火纷飞的年代实为国之蛀虫。”

嬴政点点头,缓了缓气。

“可如今,我大秦早已一统天下,车同轨,书同文。商人如何携带财富奔走?至多只是从我东郡迁到咸阳。只是从我巴蜀迁到东海沿岸。天下早已不是一国的天下,商人也早只是我大秦的商人!商人逐利而行,可同时也确实解决了相应的实际需求啊。”

再者,匈奴虽然数次越过长城。可每次也都只是劫掠一番便回奔草原。就是说,他们想要我秦的盐,小麦,布衣。占领土地他们又不会耕种,纺织,洗盐,而下想要买卖却又没有相关渠道。如果真开放市场,互通有无,一旦放下武器,那么匈奴再如何强悍,也只能成为我大秦的商业附庸。

扶苏顿了顿,添了下嘴唇。

始皇赶忙招呼道:“来人,速速上酒!”

扶苏喝口酒,抿了抿嘴唇又道:“父皇可知经济基础绝定上层建筑。只要他们走出草原,那我大秦一定能死死地把匈奴压在掌下!”

诛心之语!

千古一帝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乖儿子”,久久不能说话……

只可惜秦王最终还是没有听扶苏的话,秦国依旧是重农抑商的政策。

另一个时空中……

三日后,秦王政三十六年(前211年)。始皇命公子扶苏携阿房宫三十万民力北迁上郡,修筑长城,建立城市,抵御匈奴入侵……

咸阳城家住“豪右”区的范羽听到这个消息时,直接扔掉了扛在肩上的锄头。范羽乃是春秋巨商范蠡的后人,家传商道几代之久。可天下一通后,始皇迁天下巨富携入咸阳城,自己也从老家会暨迁到了咸阳。抑商政策下,范羽只好想办法变卖了一部分家产,过上了地主生活,等待着新的转机。不料今天正要去地里监工,却听到这样一个惊天消息,皇子要兴商?!!!

范羽一拍脑门就往官毅家里跑,官毅正和乌氏倮闲在家里下棋,见范羽急匆匆跑过来,忙招手说道:“老羽啊,快过来快过来,帮帮老哥下掉这盘棋。”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下棋!我要一盘大棋,你敢下不?”

官毅一看形势不对,范羽这种神情言语好像只有以前和他从商列国时见过……

“难道说?”

“始皇开商了!命皇子去往上郡发展商业城市!”

乌氏倮一听,直接扔掉棋子,起身道:“此话当真?老范哥!”

“诶呀!当真!千真万确,听说皇子殿下都已经出城了,我们快准备准备跟上。”

乌氏倮家离得远一点直接夺门而出,高喊:“一时辰后,咸阳城北门见!”还顺走了官毅家的马车。

范羽见话已带到,也急忙回家,又顺走了另一辆马车。

官毅此时也顾不得这些,跑到内堂招呼管家整理行装……

可惜历史就是历史,发生过的事,谁也无力改变。就比如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爱因斯坦这个人,那么官方即使如何抹杀,也总会留下爱因斯坦生活过的足迹。而从这些足迹都可以推断出,来历史上确实有爱因斯坦这个人。

重农抑商这个事,说到底也不能怪秦王。

事实上这也根本不能怪秦王,因为在秦王的角度上来看,只有农民阶级是最安稳的商人什么的,虽然也有利处,但是它的流动性实在太强,不能将其紧紧的把握在手里。那这样的话要这么多商人干什么?

至于防范匈奴秦王能做的,就是不断的加强军力来抵抗匈奴的入侵。这也没有办法,秦始皇的眼界也只能这么高了。

“所以说你们兄妹二人这么多天,一直是在阿房宫干活吗?”扶苏若有所思的问道。

“是的。”陈胜说道。

这样的话扶苏就可以确定了,确实是陈胜还没有到大泽乡起义那个阶段,他现在还在阿房宫,修着阿房宫。兴许再过十几年,他才会发出那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惊天动地的言论。

扶苏拍着陈胜的肩膀:“以后就跟着我混了!”

陈胜:“嗯?”

“我是说以后你就跟着我混了,你们兄妹二人再也不用担心什么事情了,什么赵高会伤害你们,什么混混会砸你家店。好吗?”扶苏一脸真诚,不像是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