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狼来了

秦朝公子哥 无风 1485 字 5个月前

不同于扶苏那班整个早上都在睡觉,李斯也是和张良一样大清早就起来了。

李斯起来就为了等扶苏的到来,或者说李斯这个晚上几乎都没有怎么睡觉,他是差不多到黎明的时候才睡的。整个晚上,李斯府上都是灯火通明的乱糟糟一片。这是李斯之前几乎把自己在朝中的所有势力,都几乎奉献给了赵高。

这以后可就是两家人了,李斯要尽快尽快从赵高的泥潭中脱身而出。很明显,扶苏成为王子的几率很大,而扶苏也恰恰有这个实力。没有人会故意看不出来扶苏目前的威望,只是扶苏还压根看不上他们呢,那可是妥妥的未来王子!哪里回来和自己这些小虾米打招呼?

李斯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扶苏的身影。李斯以为自己是不是一个晚上没怎么好好睡觉,自己记错了,其实扶苏根本没有来找过他,跟他说自己已经摆平了韩非那件事。可是李斯脑海中清晰的记忆显示,真的是有这么一回事,每个细节甚至都被李斯深深感受到。

可这不来是怎么一回事呢?

李斯坐立难安,突然又想是不是扶苏公子反悔了,那他这一反悔可真的能要来他李斯的小命儿。李斯已经在昨晚,切断了和赵高的一切联系,甚至一些联系切断,会给赵高一派带来很大的损失。

正在瞎想着呢,扶苏姗姗来迟。

李斯立马迎上前来:“公子你可算来了!您放心,我这边已经安排妥当了。就等公子您来,就可以全部为您效力!”

扶苏跟着李斯到了内室,好家伙,这么小个房间里面竟然结结实实坐满了人,看见扶苏的到来,不知道是哪个角落里传来:一二三的口号。

众人一起大喊:“原以为公子效劳!!!”

扶苏微微有些错愕,这尼玛也太热情了吧。

扶苏觉得此情此景,自己应该多讲几句。正待开口,突然李斯府上闯进来一帮人,来人黑甲护脸,根本看不清来人的面貌。

黑甲脸一声不吭,拿开嬴政的亲笔手稿:“宣布公子扶苏即刻,离开咸阳。前往北郡!”

匈奴人来了!!!

不同于以往的情况,这次秦刚经过与楚的大战,军力消弱。目前也还准备着对楚的第二次更大规模的进攻。而匈奴也是,开春遭到前所未有的严寒,草原上甚至就因为严寒,灭亡了好几个王族。剩下的所有王室,被一个准备充足的王族所统一。这个王族似乎是有打算进军中原的思想,不断派出细作探知秦国的动向,得知秦国兵困于楚,于是整点兵马,来势汹汹的杀来秦国!

本来的扶苏就是因为这次匈奴入侵,而几乎永久的驻守在了上郡,才得以疏远朝堂,最终被赵高赐下毒酒而亡……

这个消息一早终于是传来了咸阳,嬴政是直接从睡梦中惊醒,赶忙亲手执笔委任公子扶苏去北郡抗击匈奴第一线。危难关头,王室必须有所代表。

扶苏看着黑脸人,也没有过多言语,他的脑海里还残存着匈奴人的野蛮行径。在扶苏的意识里,中原人各国的小打小闹,哪怕是灭国的大战,都没有一场是有过匈奴野蛮的。

匈奴所过,寸草不生。男人一律处死,小孩女人一律掠走!

………………

秦驰道上,十几辆马车在狂奔,溅出满天的尘土。扶苏便身处正中间的马车里面安坐,周围全是是铁鹰骑士的护卫。

另外一波人是李信所带领的轻骑,走的另一条捷径小路,要尽快把军人输送上去到战场,前方是有蒙恬大将在城防,能顶住,但是也没有人说能顶住多久……

一铁骑靠近扶苏的马车,骑手直接是跳到了扶苏的马车上……

“报,前方有小股流民骚乱!”

扶苏正在回忆着前一世关于匈奴的所有记忆,也想着关于赵高的对策,不知道在自己去往上郡的这些日子,赵高又能搅动起来什么风浪?听到有这样的话,也就过去有些疑惑。

“那去看看!”扶苏起身。

………………

前方一小块的破败废弃的村落,一个大汉头破血流倒在地上,旁边几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把一个女孩挤在墙角。女孩死死地抱住自己,眼里满是惊恐与愤怒。

“我呸,真不识抬举!跟着我刘七,保准你以后吃香喝辣,非要当什么难民,能不能活着走到咸阳都是个问题!快点松手,别让小爷我失去耐心!”

女孩只是抱紧自己,泪流满面地看着倒在地上的阿哥。恨恨道:“你们打伤了我哥哥,还图谋不轨,大秦律不会放过你们的!”

“哟,还知道大秦律啊。哈哈,可这荒郊野外哪里还有大秦律?我可是跟了你整整一天半才逮到这么一个机会。还大秦律,我姐夫赵高可是中车府令大人,哪个不识眼的狗官也敢判我的案!”

“你爸爸我敢!”扶苏一时气截,直接蹦出了几千年后的话。

刘七一看来人一身白衣,身后还有两个面色不善的老者,顿时有点害怕。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咸阳城什么公子哥没见过。虽然面前这个人的确隐隐散发出贵族气质,可没在咸阳城住。那还能有什么背景?

几秒间,立马又转变成一张厌世脸。“哼!哪来的土鳖也敢嚣张。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封信过去,你整个家族直接完蛋!没事别多管闲事!”刘七自信姐夫赵高的能量,他两年三升官职,全是拜姐夫所赐。赵高需要在朝廷扩张势力,养成私人羽翼,那必然要打压一个倒霉的替罪家族。

大换朝堂的血液!

扶苏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一封信就要灭掉我大秦几百年的基业,莫非你爹是玉帝啊?先招呼手下把倒在地上的大哥抬走治疗。然后盯着刘七的眼缓缓走近道:“信不信我一句话就可以把你在咸阳城上班那个太监姐夫放倒?”

“你!好小子,知道的挺多。我姐夫现在可是皇帝陛下眼前的大红人,我就很好奇你到底有什么底牌敢都把中车府令大人不放在眼里?”

一旁的女孩也很好奇地睁大眼睛看着扶苏,刘七的父亲和自己的父亲是师出同门的同窗。可是两年前,赵高见过自己父亲一面,说着说着就突然吵了一架。之后,刘七的姐姐就出嫁给了宦官赵高。同时,刘七的父亲一路飞黄腾达,自己的父亲却总是不见动静,甚至在半年前被贬到了九原郡。而父亲空缺的职位很快就被刘七担任了。父亲数次上奏总是不见回应,郁郁而终在了九原郡。兄妹二人回家安葬父亲,却不期遇到匈奴骑兵。阿哥死守才保护住了自己,财务车辆全部消失不见。兄妹二人眼看要到咸阳,却又遇到了刘七!

扶苏等的就是有傻逼主动伸脖子等砍,缓缓地取出了腰间的宝剑——龙渊!剑体感受到主人的所握,破空微微发出龙吟。而随着剑鞘的不断打开,露出了白银色剑身上黑体金边的篆书‘秦’!

秦人水德,崇武尚黑。所有颜色中黑色等级最高!黑体金边更为极品贵族专有!

眼前公子身为权贵却不曾见过,结合手中龙渊来说。那,公子扶苏无疑了!人家皇子哪里看的上和你这几个小贵族一起玩。

刘七如何愣头青却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顿时两腿一软,直接扑倒在地。

“拜,拜拜见公子!”说完就一个劲地磕头。几个看热闹的同伙一看形势不妙,撒腿就跑,马在后面都赶不上。

而被挤在墙角的陈瑞雪就更慌了,刚才那几个混蛋混乱中已经把自己胸前和背后的外衣扯开个哔哩哗啦了,要是还要下跪行礼难免有所不便。正犹豫间,扶苏已经走了过来。脱下他的披风披在她的肩头。

“快去照看你哥哥吧。”扶苏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擦掉陈瑞雪眼角的泪珠。

“嗯!”陈瑞雪很努力地从沾满黑炭和尘土的脸上挤了个微笑出来,然后就跑开了,显得可爱又充满青春活力。扶苏暗暗想,尘土下一定是一个完美精致的天使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