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夜雨

秦朝公子哥 无风 1258 字 5个月前

夜,雨下的很大。不时还有一道道闪电划破夜空,将天上的雨幕撕破一个巨大的口子,显示着在这雨夜中谁才是真正的领主……

一个瘦弱玲珑的少女身影,一手撑着木棍一手扶着墙门在雨夜中踉踉跄跄的潜行。她的脸上已经沾满了水,分不清那里是泪水那里是雨水,就是眼神倔强的凝视着前方,让人不禁为这个可怜的女孩叹息。

如果仔细看,这个女孩背上还有一个拳头大小的伤口,伤口在大雨的拍打下,让结痂成了一件被反复打破的事,不断有血液被雨水稀释,顺着少女光洁的脊背滑落下来。

少女一瘸一拐许久,终于是到了一个硕大的门口,俨然写着赵府两个大字。少女欣慰的微笑了,能见到这两个字,只要这个人还在,那么这次行动所付出的这么多牺牲,那就不算什么。

“我是芈离明!快让赵高开门,我是芈离明……”少女重复大喊并的拍打着朱漆大门,但拍门声还是掩藏在了雷电声下不见了踪影……

似乎是过了和她逃往这么久一样那么长的时间,终于有人不耐烦的喊到:“哪里来的臭乞丐,大半夜的敲个星星啊,让不让人睡觉,你他妈的!”

闻声出来的是一个管家模样的老头,他光着上半身,眼神昏花,口中倒是念念有词的问候什么。

芈离明见到大门终于被打开,也不管这个管家的骂骂咧咧,直接就往府里面冲。管家都懵了,这是个什么情况,这乞丐模样的人是找死啊,不过看起来倒像是个女乞丐,那就先放进来吧……

正想着,管家一手抓住芈离明的肩膀,就要把芈离明扳倒怀里面。芈离明此时力气已经没有多少了,突然被这样一个老色鬼这样袭击,一时间也是没有反应过来,倒在了他的怀里。

管家有些饥色了,一边抱紧芈离明一边念叨:“看你是个小女娃,就放你进来吧。这可是赵府,这夜雨天谁会去收留你一个乞丐,进来府里面,我是这个府的管家,让你一个外人避避雨休息一晚上也是可以的,那你就得好好服侍爷爷我,不然就给我滚出去!”

芈离明不禁有些发怒,上次她来找府的时候,这个管家还是对自己毕恭毕敬的,说话都带着谄媚,没想到实际上是这样一个人!

芈离明顺着管家的力道,直直翻下去,管家失去重心,也顺势翻到。芈离明借机反手扣住管家那肥胖的咸猪手,拔剑就直驱管家的咽喉……

“你再多嘴动手一个,就下地府去吧!”

管家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芈离明手里的剑,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女孩是什么时候把剑拔出来的。性命要紧,管家也是赶紧使劲点点头……

“我要见你们赵大人,现在先请一个大夫过来。”芈离明冷冷的说道。

“好好好!”管家哪敢再多嘴,一扭身干净跑了。芈离明都疑惑他那肥硕的身躯怎么可能这个时候能这么灵活的展现出运动细胞……

………………

雨下整夜,扶苏也美美的睡了个好觉。伴随着雨声渐渐小,扶苏也慢慢的醒了。

这可称得上是扶苏这么多天睡的最好的一次觉了,扶苏即使醒了,也赖着不敢动。蹭来蹭去试图感受一些来自灵儿和双儿的柔软,可是刚没蹭几下,突然从被窝里伸出来一直灵巧的手,一下子就握住了扶苏的胳膊,接着又伸出另一只手,拉住扶苏的胳膊更大力的往自己的胸前蹭……

扶苏舒服的要命,转过头去看是谁,结果正好装上了灵儿那一双富有灵气的眼睛,灵儿羞涩的向扶苏一笑,仍然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扶苏小声对灵儿对着口型:“不生气了吗?”

看了扶苏公子还是没有忘记昨天自己生过气

灵儿甜甜一笑也是小声笔画着:“不气啦……”说这话时,灵儿有意压低自己的声音,但是还是不小心出了声,吓得她立马捂住了嘴巴。

扶苏看着灵儿如此可爱,忍不住伸出另一只手刮刮灵儿那灵巧的鼻子。灵儿被刮疼了,轻轻娇哼了一声。

这一哼,哼的扶苏心头荡漾。

扶苏强忍住底下的怒火,忍住气,伸出脖子给灵儿来一个香吻。

不多时,双儿那边也醒了。双儿是意识里先醒了,她感觉到身旁在动。结果一扭头,看到了扶苏和灵儿在热吻。双儿一下子红透了脖子和耳朵,傻愣愣的不敢出声,结果不一会儿就听到那边的娇喘了。这让双儿再也淡定不下来了,轻轻用手戳一戳扶苏,扶苏被身后的玉手戳中,才猛的想起来身后还有一个小美女呢……

扶苏很坏,让双儿也学着灵儿的样子,自己享受着天人之乐……

日上三竿,已经是中午了。张良早上起来就已经到了扶苏府上,可是管家一直报告说公子还在休息,请稍等。不断的稍等,等着等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

就当张良实在忍不住要去qiao门的时候,扶苏才满面春风的从房间里走出来。张良一愣,这哪里想是刚起床的样子嘛……

扶苏也不顾张良那诡异的目光,直直坐到大厅的椅子上,叫人给他上早餐。

早餐?

张良无语的王者已经爬到中午的太阳公公……

所幸,这个早晨没有吃太久,扶苏就不得不吃的快,他也是在吃早饭的时候想起来,今天似乎是有许多事情要做的。最起码要先去李斯府上看看,看看到底是个怎么反应……

张良终于能和扶苏搭上话了,“公子,昨天差不多是给李斯除去了他的心头之患,现在我们该去收网了,看看李斯葫芦里究竟买点什么药再说!”

扶苏点点头只有一个字,“走!”

张良马术也是可以的,在扶苏的认知里,自己的马术几乎可以堪比一些常年军中行走的大将了,那也是自己的高大身躯提供了不少便利,虽然扶苏小时候开始就是锻炼马术以及很多体育运动。可是和张良一比,却是查了很大的距离。自己骑马虽说是平稳,但是也不是有个什么颠簸。

可是扶苏看向张良那边,几乎是一直水平的匀速前进,遇到障碍物了也还匀速降速,刚刚好到达障碍物哪里时可以有了调转马头的时间或者障碍物就是个车辆或者行人,张良马车到那个位置时候,人或者车都已经离去……

扶苏不由得好奇,“张良,你这个骑马的功夫是跟谁学的?”

张良一脸好奇:“啥?这不是多看看就会了么,骑马还要跟谁学吗?”

扶苏不禁捂脸,他知道他不应该和这个男人说太多话,说更多话,那纯粹是找罪受……

不多时,两人已经到达了李斯府上门口。

而李斯,正一脸恭敬的站在门口迎送着扶苏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