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边界下

秦朝公子哥 无风 1213 字 5个月前

芈离明看着等了多半天,也不见王者回来。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组织大家加速前进,不等哪个不知道是死是活的王者了

韩信抓住王者后的第一件事便是亲自带队派人查询王者最近的落脚点,终于是在离城几十里处查到了一个给王者歇过脚的酒家。向酒家问清楚了王者来的方向后,便招呼大队秘密摸过去。

韩信当然也想问清楚王者,先前进国的这一波人的去处,可是事态紧急,先不说王者这个逼投降不投降,就算王者假意投降了,随便乱指一个地方,也够韩信错失抓捕良机了。

于是韩信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亲自带队和王大力兵分两路摸了过来。韩信这队效率更好一点,运气也好。首先查到了王者刚走过的踪迹,韩信叫人指示王大力这边已经有了收获,让他马上带队汇合。

芈离明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这是她在这一路未曾有过的感觉。芈离明再从马车里仔细向外看去,也是平常的小娃娃在路上跑,是有人来人往,也有几个摆摊的小贩在买着杂耍,芈离明看不出来一丝不一样。

芈离明下令加快速度,这让下人们很是不解,本来不等王者回来就算了吧,可是还要不断在路上催促加快速度,这已经是芈离明第四次下指令加快速度了现在只有三辆马车能跟得上芈离明马车的速度了,其他一些运货的车直接被落在了后面。

芈离明在车里闭目养神,手中紧紧握着楚王剑。

突然,车子停了。芈离明再一次向外看去,已经是空旷的大街,不见了往日的热闹,天边挂着一副如血的残阳,平静的安抚着白天到黑夜,只不时有狗叫声传来,让芈离明知道,这是一个烟火气息很浓的城市。

芈离明知道,自己没有跑掉。

噌……

芈离明把下了剑鞘,大步走下了马车。就在这一会儿,前前后后已经走开了几百余大秦士兵,堵住了芈离明的所有去路……

下人们再也不怀疑芈离明的指挥了,甚至还责怪自己这帮人没有再快一点,如果再快一点,说不定就可以逃脱魔爪了。可是他们不知道的事,韩信早已经到了这里。在芈离明等待超时的王者那段时间,他们其实就已经输了。

只是韩信挑选这个必经之路的大街上,提前清理人群,布置陷阱以防逃跑。

噌……

大秦士兵们也亮起了刀剑,几百只兵器的声音,噌的芈离明手下一个寒颤。

他们必输!

韩信骑着白马走出人群来,用剑挑着指芈离明,“投降吧,我自信你逃不掉了。”

芈离明却是不搭话,带领所有的手下往反方向冲刺杀去,反方向是王大力守着。王大力也做好了准备,一抬手,身后出现几十名弓箭手……

嗖嗖嗖……

瞬间就有几人倒下,可是芈离明还是左突右进人到了王大力的面前。王大力也丝毫不拒,拿起铁锤就向芈离明轮过来。芈离明似乎是早已经预料到,飞起一脚踩在王大力的锤上,弹跳起来。

“不好!”韩信心里暗叫。

果然,芈离明接着王大力的大力,飞起来,接着踩在一名士兵的头盔上伸手勾住了墙。

韩信这时候也已经搭好弓箭,计算着芈离明的轨迹,猛地一放手。

箭就像长了导航一样,精准定位芈离明的后背。芈离明在半空中冷哼一声,还是翻身上了墙游走。

“分散追!!!赏金一千两!”韩信大喊。他知道,这可能是抓住哪主谋的唯一机会了。

“嗨!”士兵大喊。纷纷肩并肩搭着上了墙,于是一群本来应该在地上厮杀的场景。变成了一群大人在房顶的跑酷……

跑酷讲究的是个灵活和速度,马匹总不能上上房吧。芈离明很聪明,将战场拉上了自己作为刺客再也熟悉不过的房顶,这房顶对这些军人可是完全陌生的存在。上房顶,一贯被认为是危险也没有礼貌的存在,韩信再怎么也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的事情。

独自坐在地上生闷气,亏他还夸下海口,转眼间就被这个女人找到啦破绽。韩信脑海中回忆着芈离明刚才的神情和举动,突然瞳孔一紧!

这正是那天公子酒楼遇到的刺客!看来一直是一波人,韩信内心的谜团似乎更近了,但也随着靠近谜团愈发欧美膨胀,韩信脑袋有些懵。但是也没有办法了,抓不到主谋,没有办法完全解释通。

眼下不是再没有事情做,路上还有迤逦追赶的被女刺客拉下的人,说不定也可以从这些人里面找到这件事的关键。韩信估摸着应该是找不到人影了,就又带队着人马走开收复散落的楚国队伍。

许久,秦军散尽。芈离明刚刚上墙的地方,爬上来一个纤弱的人影。正是芈离明无疑了,她清楚的明白自己根本要在地面上跑开这些人简直不可能,于是就把线路放到了房顶。可是又被韩信射了一箭,所幸利用秦军的固定思维,就是芈离明上房顶就是要跑这个固定思维,没跑几步,就直接下了楼躲在了不起眼的原地,就这样躲开了韩信夸下开口绝对跑不了的局面。

芈离明来不及为自己鼓掌,伸头发现没有了人后,就死死咬着袖子,硬生生用背后拔掉了箭头。

芈离明已经满头大汗,秀发粘到了香汗淋漓的脖颈,让她显的坚决中带有一丝妩媚,芈离明没有停留,口袋还有不少钱,芈离明简单包扎了一下,便打车前往了咸阳,她明白,和赵高把这单生意谈成,才能让到现在为止所有的牺牲没有白费……

咸阳宫。

嬴政会见了扶苏,扶苏说是有要是警示。嬴政也好奇,这个整日不上朝的公子怎么今天还来找自己说是要议论事情?

扶苏看门见山道:“父王,你知道韩非是怎么死的么?”

嬴政浓密的眉头微微一动,“你知道了?”嬴政似乎早有预料。

扶苏:“嗯?我知道什么?”

嬴政笑笑:“韩非的死。”

扶苏大大的疑惑,是不是自己的打开说话方式不对,怎么感觉嬴政怪怪的?

嬴政继续笑笑:“我最后也才是明白了,韩先生是一个悲剧的人物。他对韩好,韩无能为力。而对他好的秦,却让他不得不拒之于千里之外。他的死,对他也算是一种解脱吧,至于是怎么死的,那很重要么?实话实说,我当时见他肖扬跋扈的样子都想杀了他……”

“啊???”扶苏彻底懵了,李斯这事儿似乎不是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