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韩非往事

秦朝公子哥 无风 1239 字 5个月前

韩非是一个悲剧的人。

韩非所处的年代,韩已经到了苟延残喘的地步境界。以前韩强力的时候,可是号称过劲韩的,当时韩处于天下咽喉,西打颓疲的老秦,南下咋咋呼呼的楚国,全盛的时期几乎是四面开花全面打!

那得益于韩当时的变法家申不害主拦朝政的时期,申不害变法其实主要就是变在了术治上。

这个申不害认为,国家最大的威胁其实不是百姓而是乱臣,这些乱臣能“蔽君之明,塞君之听,夺之政而专其令,有其民而取其国矣”,所以为政之要不在于如何去治理百姓,而首先在于有效地治理和驾驭官吏队伍,“术”就是针对臣子的一种策略和手段。说白了,就是要君主把群臣玩的团团转,剥夺他们一切可能对自己造成伤害的可能性,进而来巩固自己时代的统治。

当时的时代背景下,申不害也确实成功了,可后来时代变了,韩却再也没有出现申不害这样的人了……

当年申不害引以为傲的术治,渐渐的反倒成了韩发展的枷锁。首先就是没有人有能力驱动臣子了,或者说驱动了也没有当年那么丝滑完美,反倒显得跛脚。于是韩官场的风气一度混乱,人人证恐于自身的情况。

没有人真正静下心来好好实业,都在学习官场上哪尔虞我诈的事物,并且引以为傲。

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极速下坠。等到真正哪怕有有识之士反省了韩危险的处境,也已经完了。

而这个有识之士就是韩非。

韩非是韩式王族,流淌着王族的血液。看到韩民不聊生的样子,韩非也是很苦恼,当然九公子的他还轮不到为韩百姓苦恼。可他就是这样,为不该苦恼的事情苦恼,这也导致了他后来的悲惨遭遇。

苦恼没有用,苦恼不见韩朝堂风气有所好转,韩非苦恼不见韩城内流民变少,万般无奈的韩非决定外出学习。

韩非也算游历了大好河山,最终才落脚于荀子大师的门下。韩非也是这个时候结识的李斯,韩非是欣赏这个同学的,他很聪明,也很勤奋。只是韩非觉得他这么努力的动力,是他内心有一股狠劲儿。这狠劲儿有着要把他本体吞噬的趋势……

因为这一点,韩非并没有和李斯深交下去,但是其他人在韩非面前又显得那么弱智,韩非也就和李斯整天混一起了。

与韩非相反,李斯是真的欢喜能有韩非这个同窗。李斯没见过的世面,李斯没有想通的思想,李斯没有过的种种感受,韩非都有。李斯把韩非看作一个人生路上的贵人,并内心发誓有一天一定要超过他。

李斯并没有把韩非当做一个同窗来对待,一开始接触后,李斯就明白了韩非绝对是他成功路上最好的垫脚石。李斯源源不断的从韩非身上学习,也愿意给韩非分享自己所得的经验。只不过,李斯的目的是养肥韩非,再从韩非身上汲取更多。

就像是养羊的人一样,他们养羊,只是为了羊能长出羊毛来卖钱,必要时还可以杀掉养的绵羊来饱餐一顿,或者卖钱买走直接拿钱走人。

学生时代很快就过去了,李斯走入了秦国为官,而韩非王族的缘故则回到了他的韩老家继承爵位。

这天,事情发生了变化。

嬴政看到了韩非的书,想要得到韩非,并给韩下了最后的通牒

韩此时,可是说是无能到了极点。韩此时,仍是术治的天下。因为国家小,但是离秦国又进,韩想出来让郑国去秦国修水利工程,而让秦国深陷于水利工程不得远征的荒唐计划。

没想到秦硬是被骗,还硬着头皮修好了郑国渠。原来秦国待郑国不薄,郑国也深感秦国的好,竟然真的为秦修好了郑国渠。

这一下韩不干了,虽然自己居心叵测,但是既然已经挑明了也就露出了嘴脸。作为对郑国的惩罚,韩就要扣押郑国整个的家族。

这一下秦又不干了,秦国人憨厚,被坑了也就打碎牙吞到肚子里,可是你这波还要扑腾是怎么回事?

摇摇大军就来伐韩。

韩非就是在这时候到的秦国,秦国人希望的是韩非能到嬴政的帐下,为今后的一统天下大计出力。韩这边是希望韩非能说服秦先进攻魏国赵国,妄图用术治再次拯救韩。

韩非不是傻子,可他有着深深的韩族血统,为秦出力,这也是他的理想。谁学的一身本领不渴望扬名立万,而天下能让那个人扬名立万的地方也只有秦国才有。为韩出力,这是他的血统压制,是他无法摆脱的终生宿命。

韩非最终还是做选择了。

韩非只身来到了秦国,各种抨击身边遇到的每个人,谁都知道这是韩非故意拉仇恨,想要让人把他打回去,但是他是嬴政点名要到名士,每个人也都是敢怒不敢言,这样包括接送韩非的李斯。李斯作为韩非的同学,自然被嬴政派了这个使命……

最后,眼见不成功,韩非明知道嬴政不会信,还是在嬴政为韩非专门摆设的接风洗尘宴席上劝秦王嬴政不要打韩,先去灭了赵和楚……

这无异于是在宴会上啪啪啪打着嬴政的老脸,这人就是嬴政心心念念的良才?说出这种屁话?

嬴政之前就受尽韩非的无理取闹,这是更是下不来台。当场宣布宴会结束,结果第二天,韩非竟然就留下一封信件就跑回韩。

这让嬴政鼻子都气歪了,老子这样对你,为了你甚至都答应停止灭韩了。韩也说好了,送人过来。

结果就是个这?

嬴政直接下令将韩非送到了监狱,即使这样嬴政还是不断派人去劝说韩非归降说好话,可是韩非总是无奈的摇摇头,他进一步负国,退一步失身。软硬不吃,嬴政也没有办法只能生干气……

但他并非什么都没有给嬴政留下,他在监狱里写完并斧正了他的《韩非子》,让人给嬴政送了过去。

嬴政直接高兴的三天没睡觉,嬴政以为韩非回心转意了,赶忙让赵高去探视。结果赵高还是像往常每一次那样,碰了一鼻子灰。

嬴政绝望了,他明白了韩非。可是,他就是舍不得这样一个大才之人就这样从自己手边划走……

李斯经常和嬴政出力政务,再加上对韩非的了解。早已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但他还是担心。

李斯担心韩非坚强的内心某个瞬间就融化了,屈服了。而嬴政对韩非的喜爱,李斯是看在眼里的,他明白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那天,他一袭黑衣,最后一次拜访了他的多年好友。

等到李斯出监狱的时候,脑海里还停留着韩非那最后一丝解脱了都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