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午觉不安呐

秦朝公子哥 无风 1797 字 5个月前

扶苏最后也是放过了灵儿,他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又菜又爱玩的小妮子了。但是灵儿对自己的表现颇为得意,以为扶苏真的怕了自己了……

这让本来都打算放弃的扶苏又是一阵心痒痒,伸手扣住灵儿的两个手腕,低下头来……

灵儿内心慌得一批,但是双手被扶苏这样扣着,只能扭动腰肢。可这更激起了扶苏内心躁动的心,扶苏从上看下去。灵儿那灵动的大眼睛都能滴出水来,往下看去,灵儿也有着正常发育的部分,扶苏再也忍不住了。

低下头吻住了灵儿那甜甜的嘴唇。

是的,灵儿的嘴唇是甜甜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扶苏就尝出来是这味道。这让扶苏猛然想起那晚上,军营里面遇到的哪个女刺客。可是这两个嘴巴明显不一样,现在,在扶苏看来,灵儿还是个娇滴滴的小妮子,只是被吻到,脑子都懵掉了,而且还是以这种姿势场合……

灵儿试图摆脱扶苏的魔嘴,可是被扶苏这样死死扣住。只能被动的接受了……

灵儿内心其实是很渴望和扶苏终成眷属的,但她深刻的明白这不可能。但即使这样,灵儿还是希望能与扶苏发生点什么,就包括,和扶苏公子接个吻

但是绝对不是以这种情况现在这个时间都时候接吻,灵儿呜呜呜的继续抗拒,但被扶苏一个严厉的眼神制止了。小妮子只好半享受半抗拒的摸摸允许了扶苏的肆意妄为……

好半天,扶苏才长叹一口气,翻身继续睡觉了。真就直接闭眼!

灵儿:“就这???”

灵儿已经被扶苏压制的脸蛋通红,身子骨酥软挨不住,结果扶苏倒是撒欢完毕就又睡觉去了。灵儿不禁有些生气,但是也羞愧于刚才发生的事情。只好又羞又恼的整理好衣服的褶皱走出门去……

正好被双儿撞见,双儿也很想知道房间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双儿看到灵儿红扑扑的脸蛋,又看到灵儿没有整理完毕的衣角,不禁双儿自己也红了脸,很显然,她是已经把事情往不好的颜色的方向想了

灵儿羞着脸也不好给双儿解释什么,就匆匆往自己的房间跑去,只是回头羞羞又凶凶的嗔怪了双儿一眼道:“别乱想哦,双儿姐!”

双儿更加坐实了自己的猜想,脸蛋已经红不可耐了。现在要去房间么?双儿站在房门口想了好久,还是羞羞的走进扶苏的房间想要窥探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

可是,嗯?

扶苏就在睡觉?而且扶苏的床铺也只是有些褶皱,看来是没有有过激的尺度啊。双儿不禁有些失望,但同时又心里涌起一阵高兴。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涌上双儿心头,这个时候,双儿自己也想被扶苏怎么对待一番……

可是双儿已经听到了扶苏的打鼾声,双儿叹了一口气。为扶苏整理有些骚乱的床铺。

扶苏刚睡着不久,就感觉有人在动自己的床。扶苏不禁暗想,这个灵儿妮子也太大胆了吧。是刚刚没有惩罚足够么?还敢来捣乱。而且,扶苏也突然有些回味灵儿那略带甜味的嘴唇。

猛然间伸手,正好拉住双儿的手腕。一个使劲,就把双儿拉到了自己怀里。扶苏眼睛也不挣,另一只手按住双儿的后脑勺就吻住了双儿

双儿被这突然的一下直接打乱了分寸,茫然的受着扶苏的进攻。

扶苏碰到更柔软的嘴唇,感觉就开始不对劲了。接着还是不自觉的尝了尝,有别于灵儿的淡淡的甜味道。更有一种幽静的芳香,在引诱着扶苏更加的深入。

这会儿扶苏已经真正的感觉到了不对劲,这个女人绝对不是灵儿!扶苏又试着感受了下身前的人,嗯,有些柔软。

扶苏眼里只剩下了一个人选!

于是慢慢睁开了眼睛,正对上双儿那委屈到要哭的大眼睛。扶苏很是尴尬,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吻我!”双儿一仰头说道。

双儿很喜欢扶苏,从自己被扶苏救下的时候。现在有了自己喜欢的人吻自己,虽然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是刚才听到灵儿尖叫时候那一点点小失落吧,也许是自己那潜伏多年的感情的一触即发,双儿已经完全不能控制自己了。

扶苏有些发愣,对双儿的行为i有些疑惑。但是眼睛对眼睛,正好能感觉到双儿的大眼睛有泪水滴下,正好滴到扶苏自己的眼睛里面。扶苏眼睛立马就湿润了,虽然不是自己的,但是扶苏感受到了双儿对自己的真挚感情!

扶苏一个转身,直接把双儿压在底下,遵从双儿的指示命令。

扶苏的体质是得到加强的,双儿纵然很开心但是也招架不住,不一会儿便娇喘微微的求放过。扶苏还没怎么满足呢,自然不对双儿放过……

………………

张良在酒楼仔细整理着手下搜集来的关于赵高在官场能搜集到的所有信息,张良很好奇,发现了一个很疑惑的点。有些职位很高的官员也在为赵高说话,其中不乏一些新进大吏,当下朝堂的红人。张良凭借敏锐的直觉,认定这其后一定有人搞鬼。

一些职位比较低的官员为赵高说话还情有可原,但是想更上一些,乃至比赵高的职位还要高的官员为赵高说话那就离谱了。无论怎么,当下的王子,就应该是扶苏无疑。赵高即使是胡亥的老师,也不能过多投入。这些人精应该不会不清楚,扶苏在嬴政眼中的地位。更不会做这些没有意义,乃至招到扶苏一派的敌视,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事情!

张良直觉这里有猫腻,站起来来回踱步仔细研究这些为赵高说好话的人,最终张口结舌半晌,才恍惚的坐在原地。张良看透了,这些人都是李斯引荐或者和李斯有过很好交集的官员!

张良悠悠坐下,他现在对未来的局势不好乐观了。

张良悠悠的得出一个结论:李斯和赵高有关系!

还是非常亲密的关系!

但是李斯没有明面上把这种关系挑明了,他在指示自己手底下的人帮助赵高说话,自己还深深的埋藏在地下潜伏。张良知道,等到李斯露出面目的那一天,那就是扶苏不保的那一天。

但是李斯没有出面,那就还好。而且扶苏严格来说,也还没有犯下什么太过眼中的过错,即使李斯现在出面,也不能将扶苏连根拔起,而且还会打草惊蛇,过早引起扶苏党的打击报复,更会有损他李斯在嬴政面前的地位。

这最后一条才是最关键的,有损于他在秦王嬴政眼中的地位,那还不如把自己直接拉下去牢狱得了。失去秦王信任的李斯,在再如何落败的扶苏面前,都会被扶苏一派打击的连渣渣都不剩。

李斯潜伏起来,就给了扶苏培养势力的时间,但是也加强了未来李斯露面时那致命的伤害。张良慌了,他要尽快把这个情况报告给扶苏,于是午饭吃过,坚持了两年的午觉都没有睡,就带人策马赶到了扶苏府上……

可以说张良的心是好的,事情也是紧急的。但就是时间不太对,扶苏正忙着呢

公子府的大门没有关,张良就直接带人骑马进来了。木管家对这种行为很气愤,或者换了谁都很气愤,这不就是赤裸裸的无事这公子府么?哪里有人骑着马就直接进门的?

木管家纵使气愤,但也是有素质的。他不满的拱拱手:“敢问公子有何贵干?”

张良也知道自己现在的鲁莽,但是这件事情张良觉得还是紧急的,就直接进来了。看到木管家这样表情,张良也只有无奈的摇摇头。

他在马上拱拱手:“在下张良,于公子是好友。昨晚公子没有回家,就睡在我开着的酒楼!”

木管家点点头。

张良翻身下马,继续道:“我今日找公子实数有急事相告,在下鲁莽还请您海涵……”

木管家当然也不是无理取闹之人,看到张良确实是扶苏公子的朋友,现在也是有急事,那就自然效了气……

“请公子稍等片刻,公子目前正在睡觉,我叫丫鬟带您去叫公子……”木管家尊敬地拱供手。

不一会儿,木管家带过来一个高挑美丽的丫鬟过来,张良自认为见过贵族美女无数,但也是被这个丫鬟的盛世美颜惊叹到,那自然是灵儿了。

张良明白自己还有要事在身,虽然惊艳,但是还是目不斜视的跟着灵儿走向扶苏的房间。

房间里,两人正翻云覆雨一般接吻。就突然从门口探出来灵儿那灵巧的小脑袋瓜……

扶苏在上面,首先看到了探出来灵儿的脑袋。觉得太尴尬了,自己才刚刚才亲了灵儿,这才一转身就又勾搭上了双儿。于是就立马停止了和双儿的接吻想要缓解一下其实自己是清白的没什么。可身子底下的双儿却是终于等到歇息的时间,大口娇喘着呼吸。让门口的灵儿听到异常清楚……

灵儿呜着嘴巴,眼泪瞬间就奔了出来。不忍心的看了扶苏一眼,就掉头跑来了。

身后的张良莫名其妙,怎么好好的一个大美女,是看到什么了,就直接瞬间哭了?张良疑惑,于是自己走上前来,看到了已经恢复力气的灵儿双手环绕着扶苏的脖子,接着一使劲自下而上亲住了扶苏因为看到张良而大张的嘴巴……

张良也立马秀红遮脸退了出去,沉溺在扶苏怀抱底下的双儿这才察觉到了不对劲,先是扶苏不对自己进攻了,再是自己主动进攻扶苏都不为所动了。双儿疑惑的顺着扶苏的眼光看向门口……

看见了落荒而逃的张良的背影……

双儿瞬间脸蛋就变得像红透了的苹果一样,埋在扶苏怀里不敢出声了

美好的午休时光就这样被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