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遇到张良

秦朝公子哥 无风 1286 字 5个月前

扶苏懵掉了,他完全不理解嬴政这一套操作,于是的茫然的点点头。

嬴政看到扶苏点头,欣慰的笑了笑。这个儿子真让他省心,如此一来,看来不单是流言扶苏要起兵夺权的事是子虚乌有的事,扶苏完完全全是为了大秦着想。就连扶苏本身,都要成为嬴政治理天下的一个活宝……

这么想着,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扶苏,但是在整个秦国利益面前,嬴政就很自觉的剥夺了扶苏的婚姻自由。开玩笑,这么好的资源可不能浪费了!

嬴政高兴的转身,叫监狱里的小卒过来放开扶苏。然后亲自挽着扶苏的胳膊,走出了监狱。这让门外的赵高很是错愕,“不是,不是刚才还生气的么?”

赵高有些摸不着头脑,而且观察嬴政看他的表情似乎都变了。眼神里多了几分猜疑与防范!

赵高无奈的苦笑,到底只有血缘亲情是铁打的……

“自己,终极是个外人!”赵高心里默默的想到。赵高低头恨恨的看扶苏一眼,心里面发誓要让扶苏吃点苦头……

………………

扶苏回到了公子府。

韩信已经等候多时了,他焦急的绕着院子里的一颗大树走来走去。但就是找不到个理由,来解释扶苏为什么会被宫里面的人抓走。

眼看着已经到了晚上,扶苏终于坐着马车回来了,韩信高兴的一下子跳起来,紧紧的抱住了扶苏。

“公子,我还以为你被人抓走了……”韩信哭丧着脸说。

“害!我这不是好端端的吗?”扶苏伸手拍了拍韩信的背,然后两个人放开手默默凝视。

韩信的脸庞几乎已经瘦了一圈,皮肤也因风吹日晒显的黝黑。

还是韩信先开口:“公子,张良的具体住址我已经查清楚了!他其实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在咱们咸阳北市开一家酒馆,我刚开始才想他是还在韩,因为哪里毕竟有他的人脉所在。可是搜查了整个一来回,才得知他早已经离开新郑前往了秦国。于是,我和部下们星夜赶回来,终于在今天找到了张良!但是我们不敢欣然有什么举动,都等着公子您的一个请示!”

韩信顿了顿,略显哭腔的说:“谁料想,公子就在今天被宫里人抓走……”

于是扶苏就给韩信解释了下下午发生的事情,当然他没有提系统的事儿。

韩信平静情绪思索了片刻,“看来,流言怕是楚国那边传出来的!”

“嗯?”扶苏想不明白。

“公子今日要小心哦,看来楚国有些人战争打不过,耍花招倒是挺顺的嘛。”韩信鄙视的看向南方一眼。

………………

此时,南方的楚国宫廷。

“父王,不出意外的话,扶苏这会儿已经要被送到监狱了。”一个身材高挑,又略显英姿的女孩站起身,向楚王拱手道。

说话的人正是芈离明!

楚王负刍满意的挺了挺身子,“好啊,咱们就跟他老秦耗!嬴政是厉害,你的儿子胡亥呢?哈哈哈……”

整个楚国庙堂也哈哈笑了起来……

楚王负刍突然止住笑容,“那如果嬴政扶苏父子深信彼此呢?”

“父王无忧,就女儿所知。嬴政扶苏父子俩原本就政见不和,这可以说是他们最根本的软肋,毫无妥协的余地。嬴政不会允许扶苏挑战他的秦法威严,而扶苏也不会断绝了他的儒法主张……”芈离明脆生生的道。

“那就好,那就好……”楚王负刍长吁一口气。

实话说,楚国现在还没有从失败中缓过劲来。本来是万事顺利的事情,非被扶苏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坏他们的计划,导致楚国直接无兵可打。这下,迫使得氏族们不得不上交私兵卫国。楚国虽然打没了近三十万人马,但现在却在短短七日内集齐了以往根本不可能建立起来的强大军队。

甚至换句话来说,楚国短暂的变‘强’了……

但是这些,并不能阻止楚国对扶苏的憎恨!于是在楚国最高层的领导下,以举国之力联合秦国内部策划了一场只针对扶苏个人的最大流言……

当然,这也只能让负刍和芈离明连连摇头,一个只有生死存亡的最后时刻才能拿出勇气的国家,本质上是不堪一击的……

楚王还是想派人调查扶苏这件事情的最终结果,芈离明拱手道:“父王,就让我再去一次秦国吧!之前去过一次,相对其他人来说比较熟悉。再者说,如果万一没有成功,我还可以再联合秦国的线人继续组织针对扶苏!”

“好!”楚王满口答应。“你这次去还要带什么,你尽管说,只要是咱们楚国有的,我肯定拿给你!”

“父王,女儿此行只要一件物品,这件物品和女儿的行动至关重要!”

“哦?你且说说是什么东西。”楚王疑惑的皱皱眉头。

“您的楚王剑!”芈离明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楚王眉头皱的更深了。

楚王剑表示着楚国王权的最高象征,如今剑出手,怕是多有不便。

不过这些都是楚王负刍脑子里的想法,他是绝对信任这个女儿的,他咬咬牙,终于将腰间的宝剑卸下。郑重的交给女儿芈离明。

芈离明恭恭敬敬的接过宝剑,“父王放心,女儿必然不辱使命!”

………………

张良是个灵性人,他明白这世间最重要的就是钱财。这个世间只要不是涉及绝对的权力,钱财都是至高无上的唯一解释。有钱能使鬼推磨,张良深刻明白这一点。

于是,张良从韩走出后。第一件事便是拿着自己所带的几百两黄金,开始了艰苦的创业。张良也确实算的上甚至有些过于优秀的商人,他总能稳妥而又精准的把握住生意的脉络。短短几年时间,他就已经摇身一变,从原来的几百两的落魄贵族变成了现在整个咸阳最大的酒楼老板。目下,张良觉得形式大好,大有准备再开一家酒楼的意思打算……

张良正在酒楼特供的冰室中乘凉,小门童阿伟慌慌张张的跑来报到:“张公子,外面有人,有人自称认识您,想见见您……”

“何事?如实说来!”张良看出来门童脸色不对,厉声说道。

“报告,是,是公子扶苏说要来见您!”

“什么?!!”张良也是大惊。这,自己算藏的好的了吧。虽然也有对秦不满,但是绝对没有一定要列为首先除掉的目标吧,再说,以自己的耳目,现在也没有见到一处秦对隐藏势力的纠察!

张良立马套上长衫,扶正衣冠。跟随阿伟的带领,来到了一个酒楼包间。

包间里有两个人,一个一袭白衣,仪表堂堂,估计是扶苏公子无疑了。另一个是一袭布衣打扮的武者,但是张良看起来确实有些眼熟,好像一定在哪里见过一样。

“在下扶苏(韩信),见过张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