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世纪谈话

秦朝公子哥 无风 1529 字 5个月前

嬴政穿着颓疲的外衣的走了过来,脸上也不见往日的神采,走路缓慢,脑袋也空洞洞的下垂……

嬴政走进了,扶苏可以看到这个历史上叱咤风云的人物现在肩膀下踏,眼神里也满是疲惫……

嬴政向赵高看了看,轻轻的摆了摆手,“小高子,你,出去吧……”

“是。”赵高明白接下来是父子二人的对话,识趣的悄悄出去。

偌大的牢狱现在就剩下嬴政扶苏父子两个人,嬴政拿出钥匙打开了狱门。

“咦?这是要放我走?”扶苏心里疑惑。

不料嬴政径直走进来,对着扶苏就是盘腿而坐。扶苏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嬴政脸上的皱纹和斑点,冷清的月光从窗口照下来,洒到嬴政本来就已经发白的头发上,让嬴政貌似一个百岁老人……

“你对以后秦国的未来怎么看?”嬴政和扶苏对视半天,才悠悠开口。

扶苏作为一个后世人,当然是知道后面有着怎样的历史发展。后世人随便一个历史知识,放在当时的年代,都需要各种专家详细分析研究才能得出,而且往往是跟随着历史事实的本来发展而得出的结论,一般在当时,根本不能真正破开迷雾看清事物发展的本质!

扶苏清清嗓子:“儿臣以为,秦法不过二世!”

嬴政眉头一惊,这小子竟然能得出这个结论!嬴政能得出这个历史结论也是很特殊的境遇才了解到的,嬴政自小作为人质生长在赵国,深知赵国民风底细,山东六国也都游离了大概。

以他的看法,六国是在大体上相同,在区别上有异。

总体而言,都是人治。在六国,法律条文都是由官府解释,于是非王族为了保持或者延续自己的利益,也就衍生了家族势力,贵族联邦。

自上而下,百姓要有权力,才能过的安稳。

但是秦国不一样,亲过自上而下,都是依靠法律办事。行事风格固定且严苛,没有太多的自由,更多是的法律的限制。整个国家,几乎绝对服从于秦王一人,人治与法治,有着根本的区别!从这些衍生出来的万象百态,都将成为统一大业的最强力绊脚石……

如果将来一统天下,连行两代秦法,那么天下将不战自乱。

嬴政疑惑的看向扶苏,第一次,嬴政觉得似乎看不透了这个自小在身边长大的儿子,扶苏在去上郡的日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么你四处勾结军中还是朝野的势力,是想要尽快一步实现你的想法么?”嬴政眼睛大睁的问道。

扶苏这时候终于明白了,自己被莫名其妙抓进来的原因了。

看来是某些有有心之人的设计暗算!

扶苏也不废话,小声嘟嘴说了什么。

嬴政没有听清,就把脸凑近仔细听扶苏在说什么……

扶苏看准时机

啪!

一巴掌,扶苏抬起还靠着铁链的右手就是给嬴政一嘴巴子。

这次不再像上次一样,上次被扇巴掌后,嬴政还有些微微发呆。这次被扶苏打了嘴巴子后,嬴政直接眼珠子上翻,茫然的张开了嘴巴。

啊这……

“系统,扇巴掌通心,是怎么一回事呢?”

“把你想的事情想一想,便会投影在目标的脑海里面,事情过后目标完全没有这段记忆,但是却几乎根本相信你的意思。”

针不戳!

扶苏开始回忆起来自己脑海中的各种想法,首先是一个面容白净的男子,他温文尔雅站在军帐中精心设计布局,这,是张良。

然后,扶苏心头忽然涌起了百万大军战斗的场面,一个男子天神下凡一样傲世敌军,带领万余军马大败敌军,而敌军正是秦军,男子,正是项羽。但很快,男子面容变得沧桑。四周地形也隆起,将男子困到一个谷底。四面有楚歌的声音,男子颓废的坐在地上……隆起的高地上,坐着一个气宇轩昂的将领,他冷静的看着这一切,开始布局下一步的绝杀,这,是韩信!

庙堂上,赵高命人牵过来一只鹿,大声宣称这是一头马,而胡亥则坐在王位上乐呵呵的看着这一幕,台下的众臣有人陈词激昂指责赵高,有人则畏畏缩缩附和赵高,还有人面色难堪不知道如何开口……

突然,扶苏想到了赵暮雪,扶苏也不知为什么,就突然想起来她,想到赵暮雪这个丫头咬自己的脚。又想到了在军帐中遇到刺客,被迫和女刺客深夜激情亲热的事……

啊啊啊……

扶苏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想象,越是告诉自己不应该想什么,自己就越是想什么……

想到后来,扶苏甚至有点脸红,但总算是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自己写信拜托蒙恬构建自己太子党的势力,招收人才来为自己日后幕僚的发展……

良久,扶苏意识里示意想完了。

嬴政翻白的双眼渐渐恢复了正常,一时间嬴政面色不太好看,显然是对秦未来接受的种种难题的担忧,又是想到赵高竟然会为秦不好,嬴政简直不敢相信,小高子算得上是自己最亲密的人了,可是竟然要为秦不好?嬴政一时间难以理解,激烈的思想起伏让嬴政头有点疼……

但是立马,嬴政老脸一红,怎么会脑袋里想到扶苏和这些女孩的这些奇葩事情?

也是啊,嬴政又一想,自己也确实该为扶苏考虑一下结婚的大事了。自家儿子长这么大,儿子扶苏估计还不知道女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嗯,蒙恬的女儿也长大喽。记忆中还是个可爱的小女孩呢,就是不知道现在长什么样子了。

猛然间,嬴政想到自己初立位时为了防止外戚干政,曾经明文规定过,今以后的秦国君王都只娶民间贤惠女子,不碰高官贵族的女子。为的就是六宫清静,而嬴政他自己也是亲身示范。那么看来和蒙恬的娃娃亲计划还是泡汤了……

这一来,嬴政倒是没了人选。王族的婚姻,历来是政治的一部大旗。眼下虽然不可以娶到秦国的贵族女子,但是嬴政灵机一动,似乎娶到流亡中的六国贵族公主到是个不错的选择。一来可以有效防范外戚干政,二来则可以稳定六国人心。实在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嬴政脑袋又开始活泛起来,在哪里一边摇头一边念念有词。这让一旁扶苏看的很是害怕,怕不是用了一次系统能力太过头了,秦王精神顶不住了吗还是什么?

“对!赵,赵,赵赵赵暮雪!!!”嬴政大喊!嬴政想起来,赵亡的时候没有抓到赵暮雪,而且听说那个女子可是当时号称赵国第一美女的呢,应该很好看又贤惠。对,赵国现在也没有势力,这样也算给宝贝儿子一个满意的答案吧。

扶苏一听到这个名字心里暗暗叫苦,自己刚才怎么就瞎乱想呢!这波嬴政肯定是知道了自己和赵暮雪的事,不指定对他有什么意见呢!

“你,你快想办法把赵暮雪娶回家!我给你办婚礼!”嬴政大口喘气,似乎刚才的一系列思考耗费了他太多精力脑力。

“啊???”扶苏则是疑惑的瞪大了双眼……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父王,儿臣承认确实对赵暮雪的美貌有非分之想,但是我真的还没有太多感觉啊,父王这样着急,儿臣还是有些应付不过来的……”

“嗯?你在说什么?等等!你的意思是你认识赵暮雪!你真的认识赵暮雪!”嬴政几乎爬到扶苏的脖子上

嬴政只是脑袋里投影到了扶苏的记忆碎片,过电影一样过了一遍。至于那些人都是谁,除非是嬴政也本身认识,不然就只是想看电影一样看人的动作而已,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是,是啊。算是认识吧”扶苏脸色有些害羞,扭捏的说道。

“那还等什么,快去找她提亲,哦!对对对!我得请媒人,民间的习俗是那样来着?嗯?是先那样后那样?还是先那样后那样?”

扶苏听的云里雾里的,不知道嬴政到底在说什么。

突然,嬴政长叹一声大气。似乎了却了一个很重要的心事,他站起来居高临下的扶住扶苏的肩膀望着扶苏略显英俊伟岸的脸庞:“儿子,为了我大秦的江山社稷,你先和赵暮雪结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