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胜利

秦朝公子哥 无风 1095 字 5个月前

扶苏对自己成仙这个回答有些哭笑不得,“那你们干嘛还把我放到床上?”

“我们担心您的魂魄又飞回来找不见肉身,就一直把你的肉身放在床上等您醒来……”

扶苏脑袋有些疼,拍拍脑袋问:“那我倒下之后,发生了什么?”

“嗯?”地下一片人对扶苏大仙不知道这件事有些奇怪,仙人不都是全知全能的吗?但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了扶苏的问题。

原来昨天扶苏倒下后,一切都按照扶苏说的做了。蒙恬亲自带领军马入城缴械守军,又因为害怕他们看到扶苏晕倒后造反,就对外宣称是扶苏羽化而登仙了,这件事其实也没人反对,仙人的事,谁了解那么清楚干什么?再说了,城门都已经破了,自己又把兵器缴械了。就老老实实双手抱头蹲在地上,等待俘虏。

而城外的状况就比较惨烈了。

楚最前头的骑兵由项梁带领,项梁在离城还有十余里的时候,听到郢陈方向惊天动地的一声响,项梁以为是闪电劈到地上了才会有那么大的响声。这种事情虽然看起来离谱,但是在这种雷雨天还是经常有发生的,城墙毕竟是一个比较高的存在,再加上刀光剑影的金属,吸引雷电下地也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项梁于是也不迟疑,继续加速前进。

可是骑着骑着,对面的雨幕中却迎面奔驰来了一支秦军骑兵。

这比雷电劈城更让项梁怀疑人生,秦军将领脑子有坑吗?这,明明等到自己大军开来就要面临双面夹击的情况了,还分兵来狙击他们这个大规模的楚国骑军,不是可笑么?再说,即使真的派出部队来狙击他们,也应该是重甲步兵,只有重甲步兵才能抵抗骑兵强大的冲击力,达到减速的目的。

派出骑兵,就是存粹来厮杀的!

那就来吧!

项梁勒马,指挥身后骑兵停了下来。歇息片刻准备发起冲刺,对面的骑兵也同时停了下来

嗯?

果真是要厮杀?

项梁大笑,“哈哈哈,看来秦军已经黔驴技穷了。攻城攻城攻不下,只好派兵过来和我们厮杀了,呵呵。小伙子们,那就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要比城里面那些杂七杂八的人,更勇猛!更无敌!让他们明白自己做了一个最错误的决定!”

“勇猛!勇猛!勇猛!”

“杀!”项梁带头冲锋!

对方的秦军丝毫不甘下风,“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杀啊!啊啊啊!”

雨幕中,黑白两支骑兵又杀到了一块儿,就像是雨中的一片片黑影和一斑斑白点的冲击。

李信再一次和项梁交手了,这次两人都是巅峰体力。项梁花千金买来的汗血宝马匹虽然长途跋涉有些疲惫,可经过刚刚短暂的休整也已经差不多。而李信那边也有吃亏处,他上次受的伤还没有好利索,但总然是这样,只要不影响他挥舞兵器,那也就不受影响!

碰!

项梁李信二人都是大吃一惊,对方的实力都算得上自己征战多年战场上遇到的唯一敌手!项梁的刀很弯,弯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这是从匈奴哪里得来的宝刀,用草原上的星星铁(陨石铁)打造而成,又薄又硬。在项梁的手中运用的如火纯青,而李信的画戟也不是吃素的。嬴政得知爱将李信喜欢用画戟,命大秦良将不惜代价打造了重达近百斤的画戟,普通人但但扛起来就已经很难了,但是到了李信手中,却如同玩具一般,被李信耍的虎虎生威。

双方交合一轮,又是倒下大片白甲骑士。项梁也很无奈,楚国的精兵与秦国的精兵,根本就是两个层次的。但是已方胜在人多,项梁也不是很在乎。

项梁放缓骑马速度,准备勒马再战!却看到了他人生中再也不愿意看到的绝望一幕,冲刺过后,他遥遥看到了被扶苏炸没了的郢陈。

两面城墙,本该是城门和敌楼的地方什么也没有。项梁第一时间就是怀疑自己看错了,这……

秦军是把城门和敌楼一起拆了么!

这么说,秦军也应该已经占领了郢陈?可是,怎么可能呢?

项梁小小的眼睛里写满了大大的疑惑,接着又一低眼,看到了手持长矛就等他们马匹冲上来的数万长矛兵!项梁来不及多想,一个纵跳跳下马来,杀入长矛兵内部,但是他的宝马和那些反应不机灵的兄弟们都不好说了。他们像一个一个肉串,串到了长矛兵长枪的枪口……

项梁绝望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项梁奋勇杀敌,最终被击中手腕,弯刀滑落。硬生生被秦军活捉生擒……

这时候被昌平君关到监狱里的项伯还没有放出来,项梁就又被送了进去。兄弟俩,激动又羞愧的交流了半天,也只是分享了自己的心酸史,却连外面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没有道出个所以然……

扶苏笑了笑,心里想着自己这趟远征应该算是没有白来。

第一次伐楚,虽然曲折,但是也堪堪算是胜利!最起码也是清除了咸阳朝堂上一个最大的隐患,扶苏很高兴。接下来,就可以见到他的双儿灵儿了,可以见到他朝思暮想的逍遥生活……

“报告,城里有一个自称熟人的女俘虏请求要见公子一面。”李信从外面走来报道,脸上还带着意思暧昧的笑意……

“嗯?熟人,还是女的?”扶苏一时间想不起来是谁了。

“走,那我出去看看。”说完扶苏就要起身,连忙被蒙恬一行人压住,说是要公子多多休息为上。

扶苏无所谓的摆摆手,“没事儿,活动活动才好呢……”

“这……”一帮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也就由着扶苏自己下床走开了。

扶苏走出营房外面,一台眼看到了在朦胧的阳光下,一个高挑且亭亭玉立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