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我他娘的开炮

秦朝公子哥 无风 1159 字 5个月前

等到章邯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他僵直的躺在一张床上,外面正在下着瓢泼大雨。

章邯倒后双方依然正不计成本的开战浴血厮杀,制作精良的弓箭,一条条鲜活的生命,都在以秒为单位流逝。突然天空一声雷响,接着便淅淅沥沥下起了雨,双方根本不在意,可是不久倾盆大雨便砸了下来。投石车什么都根本挪不开位置,双方只好鸣金罢兵……

章邯想要抬手,刚一张手便拉扯到胸口的伤痕,吃痛的收回。蒙恬站起来稳住章邯的手,“章邯,你,你休息吧。剩下的交给我们!”

“呜……”章邯忍不住涕泗横流。

蒙恬看不下去,走回军帐。军帐内一片死气沉沉,最迟明天下午,项燕的军队就会赶来。半夜又下雨,漆黑一片,连打火把攻城都没得办法。

果真,就已经输了么?

蒙恬叹一口气,依旧下令,全军处于一级戒备,明日天亮进攻!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秦军醒来后就又得知了这样一个最坏的消息。昨夜趁雨,昌平君派部队假扮秦军,骗开了城父守军的大门,目前已经占领城父!

蒙恬听后,缓缓地坐在了地上。“自己,终究还是失算了!真的不如那个老狐狸吗?”

蒙恬久久的坐在地上,一句话都没有说。他的眼里满是迷茫而后又渐渐转为愤怒,转为激烈!

决一死战又何妨!

蒙恬毅然起身下令,秦军将士全部饱餐一顿,并以个人名誉担保许诺只要这战胜利活下来,人人连升三级将功!

秦军已经全部集合完毕。

看台上,只有蒙恬一人,其余人尽数站在台下。人人都在细雨中站立,沉默,而又燃烧!

蒙恬开口说话:“处境现在大家也都知道了,是我蒙恬的失职!我的错!但是现在就是这个样子,我只说,要是你们都战死了,那我也会义无反顾的扛起我秦军大旗!陪你们战死沙场!”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蒙恬开口,这是老秦人自古每当大难将至的时候的一句老话。出现在秦对抗六国联军的时候,出现在秦举国兵力长平之战的时候,出现在老秦人动用几百万人修建郑国渠的时候,现在,这句话又出现在了秦军大营里,一声更比一声高,一声更比一声激烈!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妈的,没想到老子这辈子也能担得起这句话!”

“他娘的,干了!”

“我们行伍的,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他妈的,老子也豁出去了!”

…………

干了!

秦军今天的攻法非常猛烈,只有短短几千人防守阵脚。以防城里的骑兵杀出来,其余所有人都是眼眶血泪的喊杀上来。

战争一开始便陷入了焦灼状态,远比之前两次更激烈,更血腥!

其实战场上最强大的士兵并不是那些训练最刻苦,体能最强大的士兵。而是那些经历无数战争,已经见惯上一秒还好端端的人下一秒便身首异处的士兵,他们无数次从死亡线上走回来,他们已经对待生死没有了过多的感情杂质,他们,在战场上已经是活生生的战争机器!

目前的秦军便是这样的一支军队,再过半天,楚军就会从背后包抄过来,而他们要在完全断粮的情况下,应付两边军队,只能说根本不可能。

两边只要守住,拖最多一天。秦军就要因为饥饿而丧失大面积战斗力,只要多拖一会儿,等待秦军像长平之战的赵军那样投降也未尝不是可行之事!

于是秦军只剩下了唯一一条生路,半天拿下郢陈!

大片大片的士兵割麦子一样倒下,又有更多鲜活的生命顶了上来。杀上城墙的秦军都已经红了眼,没有防御只有进攻!

城父部队留下部分守军,也快马加鞭加入了战场!地下等着排队上城墙的秦军早已经迎了上去,城父部队懵了,以步兵主动迎敌骑兵?这是什么操作,可很快他们就意识到了不对劲,这些人根本不是要迎敌,而是要与自己同归于尽!这些人完全不顾生死,只有拼命!

昌平君从敌楼上看数万白色骑兵,笔直的插入黑压压的秦军。而秦军,就像黑洞一样把这股白色骑兵吸收了。看不见了白色的骑兵,只看见了和雨水混在一块儿的大片猩红……

昌平君有些脊背发凉,这样的军队要是杀到城里面,那自己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可是昌平君也已经几乎把可以调遣的所有人,都用在了城墙布防上。他也尽了他最大的努力!

昌平君登上城墙大吼:“守住此城!所有人原职位连升五级!”昌平君没有办法,只能开出空口许诺。可这紧急关头,谁也来不及多想,只知道守住城,自己才能活下来!

拼了!

站在蒙恬一旁的扶苏看的热泪盈眶,他后悔当时怎么就没安排人直接把昌平君给宰了呢!不然直接掏枪一炮轰死这个东西也可以!然而现在说这些都为时已晚。

轰!

天空中又降下一道惊雷,扶苏瞪大双眼似乎想到了什么!

意识瞬间连接,泯物质手枪没有能量,能否接受雷电充能?

可以。

是否安全?

可行,不一定安全。

……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极目远望过去,已经可以看到天边有一线白色的带子。每个人都知道,那是楚军最先到的铁骑,有十万余。等到他们近到可以看清脸庞,那就是秦军兵败之时。

战场上,扶苏缓缓的向郢陈城门走去。城门历来是守军防守最严的地方,也是交战最激烈的地方。扶苏面前,有着堆积起来小丘一样的秦军士兵的躯体。

轰!又是一声惊雷……

“你们可以安息了!”扶苏心里默默说道。

然后他举起了手枪……

唰!闪电在雷声过后的几秒内到达。

近乎笔直的击中扶苏高举的右手,接着扶苏手一摆瞄准郢陈那扇千百人临死前眼中的城门。

轰!

惊天动地的声响中,城门连同城门上的敌楼瞬间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