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鄢郢城下喊杀起

秦朝公子哥 无风 1234 字 7个月前

鄢郢的战争已经开始!

李信留下一万铁骑待命,另一万铁骑化作步卒并入攻城师,满共一万五千人攻城大门。

即使是轻装工程师,装备也是战国武器之最。简易的云梯段段相接拼成,转眼间就已经竖起十余架云梯,时不我待,李信下令进攻!

防城的项梁尚未完全布好防御工事,城下便涌来了上万秦卒。

“放箭!”李信大喊。

秦弩经过数百年改良,无论是射程还是便携性都已经大大超过六国弓弩。这就在战场上出现了可笑的一幕,守城的部队居高临下却还没有射箭,以下攻上的部队就已大开箭雨。

城上的守军被箭雨压的抬不起头,云梯军门也趁着宝贵的时刻全速前进,等到箭雨结束,秦先头部队已经兵临城下开始搭云梯。

“滚木!火油!”项梁大喊。

唰!轰隆!

守军运转起来,抱着早已准备好的滚木火油桶毅然起身往下投,或是成功投下然后再取滚木火油,或者被冷箭击中定到地上。其实也不需要什么冷箭,守军都是从垛口出击,下面的秦军弓弩手只需要往垛口搭箭射击而已。

章邯见攻城受阻,下令大喊:“夺得首先登城的奖千户候!”

“啊啊啊!”重赏之下必有猛夫,城下军威大震,纷纷脱下重十斤的盔甲轻装上阵。

章邯也明白夺得此城的重要性,这战打胜,对楚军,对楚国庙堂都有着不可小觑的重要性!

不一会儿,已经有狠人肩头上插着两只箭爬上了城墙,一个俯冲就带倒五六个人,这一瞬息又有两个秦军爬上来。战局开始激变!

项燕得到项梁升起的黄旗,立马跨上马带骑兵从另一个门出发夹击。

真正的猎人总是以猎物的姿态出现……

在李信的攻城战中,章邯的攻城军就是哪个假装的猎物。李信很清楚秦军攻城军的厉害,个个都是从大战后的百人长中选出的,大秦给予他们最优厚的基层将士军功,作用就在攻城一时!而真正的猎人们,已经握紧了手中的缰绳。

哗啦!

项燕率领的部队转过城墙角,白银银闪开一片铁骑,整齐有序的一字排开冷酷都杀过来,墙头的战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明白,铁骑对步兵意味着什么。一千个散乱的步兵遇到一千个的铁骑就像一千个西瓜遇到一千个西瓜刀。项燕没有尽全力猛冲,他要秦军慌乱,他相信在场的人都知道这排铁骑意味着什么,他要让秦军缓过神来害怕!然而出乎意料,靠近铁骑的一排排步兵都转身毅然的举矛预备承受攻击!这就是秦军,老秦人不畏战,更不畏死!

项燕有些错愕,这样的军队也只有三十年前楚国最辉煌时期的楚国有了。然而往事如烟,当年的军队都打没了。项燕心里为这些士兵微微可惜,他们确实很勇猛,项燕也敬佩他们的军人姿态,但只能说声抱歉了!

项燕高高举起弯刀,这是冲锋的指示,他要趁没有更多士兵狙击建立起来掩杀过去。

轰轰轰……

黑色的铁骑踏碎山河而来,最先发现的是项梁,他就站在主城指挥防御。看到黑河一样流淌过来的一条带子,项梁倒了下去。他知道那不是带子,那是秦黑铁骑,之所以流淌是因为组织有序,之所以像河一样是因为步伐紧密。

项燕感觉到大地的微微震动,侧身看到了秦军铁骑而来。

“败了,败了……”项燕心里默念。

但是多年的行伍素质支撑得项燕没有垮掉,骑兵只在气势!他再一次举起弯刀改变白色铁骑的方向,迎着黑色河流冲击过去!

项燕看到秦军最先头的一骑,那骑是红色彪鬃马,马背上人虎背熊腰手持一杆画戟迎着他奔来。看样子,就是传说中的李信了吧……

噌……

两马交过,项燕弯刀钩开李信的锁子甲,李信画戟刺破项燕的肩头。他们再也没有了交手的机会,骑兵的攻略就是一击,没击败留给身后的兄弟,如果自己身死,则有身后的兄弟补上……

很难说项燕李信谁占优势,战场上少一块盔甲,或者被刺破肩头,特别实在骑兵队伍里,这样的情况如果还能在冲锋后活下来就是胜利。

第一波骑兵冲锋很快结束,但人人没有歇息的意思。勒过马头,纷纷再一次做好了冲锋的准备,中间的开阔地带还有摔断腿的马匹在地上嘶鸣,还有被砍掉一只胳膊的黑甲士兵爬起来把尖刀刺进白甲士兵的胸膛……

杀!!!

冲锋再一次响起,从上空看。就像是黑白两片大海的汹涌。只不过每一层浪花都是上百名骑兵将士用身体组成的,浪花里还带点红,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

李信项燕再一次交手,李信盔甲已经全部砍掉,那只画戟刀刃也卷了,只不过浑身不带一点伤。项燕的情况就比较糟糕了,年纪大了,勇则勇已。力气毕竟大不如前了,浑身最早刺伤的左肩已经被砍的血肉模糊,大腿上也堪堪三四条血口。项燕想的也不紧紧是一场厮杀这么简单。他在等,在等项梁再率骑兵支援来!

“冲!!!”

这一次交手,李信成功刺到了项燕的胸膛,但是有厚甲的保护画戟只划开了项燕的胸膛没有再深入,项燕拼命换到了李信参军以来的第一次伤,从左胸到腹部的一刀血口,血再从腹部流到大腿上,流到马靴上,流到地上安详沉睡的身体上……

项梁已经缓了过来,挣扎的爬起来带领剩下的所有骑兵从东门而出!守将都出逃了,剩下的守军乱了。秦军将士一鼓作气杀到了大门口。

轰……

大门开了,鄢郢,破防!

项梁到达战场时地上已经堆满了躯体,战场已经冲洗三次!黑骑那边显然受伤很大,但远处的骑兵仍像黑水一样波动反光。白骑这边则是杂乱不堪,近乎群龙无首。地上躺的,几乎是白花花一片自己人。项梁骑到项燕马前,从父亲鲜红的手中接过那条砍卷的弯刀……

“全体听令,最后一次冲锋,不再回头,不再回头,不再回头!”

“不再回头!”

绝望中的白色部队恶鬼一样率先发起了冲锋!

李信单手举起方天画戟,全然不顾流血。

“全部留下!”

“全部留下!全部留下!全部留下!”杀红了眼的秦骑大喊。

“杀啊,杀!”项梁眼中布满红血丝,手中狂乱挥舞着弯刀冲来。

“啊啊啊!”李信摆开画戟架势,双眼通红丝毫不落下风的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