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我就是装一下而已

秦朝公子哥 无风 1251 字 5个月前

惊倒的老板很快就被金钱的气味吸引起来,像个小老弟一样带扶苏走向酒楼。扶苏用刚装逼装到的读心术五段观察老板的内心,观察显示老板正处于高度兴奋中,服从度87%。

扶苏有意试试,“其实嘛,老板我对年龄大一点的小伙子也很喜欢的。”说完还故意拍了拍老板的肩膀,暗示之意再无其二

老板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一想到扶苏这么大一个客户,顾客就是他们酒楼的上帝啊……

老头沉吟半晌*

“emmmm,公子请随我来”

啊这!

这就是高度兴奋吗?这么刺激!

扶苏连忙制止老头的行为,咱可是性取向直的不要再直的钢铁直男呢!给我整这一出?扶苏连忙一脚揣倒老头,老头摔了个够吃翔,但还是笑盈盈的爬起来,完全不顾额头上的擦伤……

高度兴奋,个害怕……

终于到了一个双开朱漆闺门口,幻想着前世电视剧里关于此地的种种演绎,扶苏内心也躁动了起来。赖好不好,这也是自己第一次接触合法qing楼这种东西。只是很快被房内碰的一声响给吸引了过去……

赵暮雪被绑住双腿双手,但还可以扭动身体,见半天都没有人来便,探头看到算得上尖锐的桌角……

“也好,保住我一世名节……”

赵暮雪好不容易扭动身体,‘站了起来,准备借一个俯身下落来了却此生罢了

只是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心里一慌磕错了角度,直直窜到木板上

闺门打开,老板冲了进来。看到赵暮雪仍活在地上,心里万分庆幸,可眼看着赵暮雪简直就要坏了他的生意,不由得怒从心起,似乎忘记了赵暮雪本来就是一个自由的人而已。

一脚向前,就踢中赵暮雪的后背。虽然年老,但是这一脚仍是有力。看来能当的上qing楼的老板还是有一分实力的,赵暮雪暗吭一声不打算说话。

扶苏微微皱眉。

“老板,我付了钱,这女孩就轮不到你打了吧?”扶苏眼见老头辣手摧花,虽说没有完全看到赵暮雪的正脸,但是从后背可以看出赵暮雪那高挑的身材和白皙的嫩脖,对老头的行为非常不满!

“哎呦,那当然了。我老了,一时糊涂,该死该死……”老头说着也不含糊,对着自己的脸就是左右开弓。

“行了,行了。以后记得让我白嫖你家店就好了……”“白嫖?额…公子是什么意思。老东西没有听懂……”

扶苏招呼老板过来,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了一下……

“啊哈哈,好说好说。我待会儿就吩咐下去,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这个最大的公子客户哈哈哈……”

“行了,我要先和赵姑娘探讨一下人生,你出去吧”

老头一愣,但很快明白过来,这位客户是要行乐了很知趣的告退。

四周一下变得安静起来。

扶苏抬眼看这个古代的闺房,其实也就是古色古香一点,风从窗户外吹进来,撩动红色的帷帐,顺便把屋里的胭脂粉气味吹散开来,地下有着号称赵国第一女子的女孩被绑在地上别扭地扭动

确实令人春心萌动呢

扶苏动用读心术看看赵暮雪。

“滴,超强戒备中,无法读取任何信息……”

那要你这个读心术有何用?

系统似乎是知道了扶苏的吐槽,解释道:“读心术五段只能测明对方心理活动的大致状态,一般而言,只要对方不存在敌视状态,都可以测明。”

这么说,这个女孩现在对我是敌视的?

见半天没有动静,害怕对方有什么举动,赵暮雪扭动的转过身靠在床边看扶苏。

本来被老头狠狠踢一脚很解气,踢吧,就让你踢吧,我就是要气死你。可腰部还是很疼,感觉骨头里有细微的响动,这时候哪个男人制止了。这让这么多天一直饱受折磨的赵暮雪有些恍惚错愕,心里期待着是不是赵国子民来救她来了。结果高兴不过两秒,就听到了扶苏那低声关于‘白嫖’的定义,赵暮雪简直暗骂自己异想天开,很快老板被男人叫了出去,赵暮雪知道,自己的末日来了……

转过来后,赵暮雪惊了。自小到大,赵暮雪见过最好看的男孩大概也就是她那徒有其表的赵括哥哥而已。印象中的其他人,无论面貌还是体型总有不足之处,至于秦国人,印象中大部分都是些粗鲁好战,脑袋简单的莽夫。

可是这个人不一样!完完全全不一样!

他的两双剑眉融合了决策者的气宇轩昂和行动者的沉稳如水,棱角分明的脸庞却也产生微微弧度,给人一种一瞬间拒人于千里之外又待人于深情汹涌的恍惚感。高大的身材更是高过了很多猛将,随穿着随意,但是也隐隐可以看到健美壮硕的身材。这个人,要么是百战百胜的少年大统领,要么是出身名门又严于律己的贵族精英!

突然间,自己竟有点害羞

扶苏看到赵暮雪的一瞬间也有些错愕,这张脸简直是将自己在前世在电视上见过的几个超级女明星精妙撮合起来的一张脸,有杨mi的娇柔,也有哪个冰的冷艳,再能加上后世韩城女星那种飒姿,还能融合一点西域美女的风情。这简直就是个尤物!再搭配上绝美的身材,这个女孩……

绝美……

“滴……”电子声打断了扶苏的思考,“检测到目标心理活动,震惊10%,悲伤25%,仇恨情绪65%。”

扶苏走进暮雪身旁,“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扶苏哪里听过这话,但也哪里理这话,直着身子就走过来。赵暮雪担心又起来了,但是被绑着没有任何用处,这个男的虽说好看,但自己终究是他的玩物而已。

豆大的泪花从赵暮雪眼中流出,口中压抑着哭声。

呜呜的,很是凄美……

扶苏走到赵暮雪身旁蹲下,伸手扶开她额前的乱发,又从怀中取出手帕替赵暮雪擦眼泪。

扶苏的形象在赵暮雪这儿又是一个转变

察觉到扶苏的善意,赵暮雪哭的更凶了。就像是小时候犯错,被严厉的父亲打也硬忍着不哭,可是打完后母亲轻轻又充满怜爱的一句安慰却总能引出赵暮雪泪腺崩溃……

“唔唔唔……”

扶苏索性坐在地上,把赵暮雪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好啦好啦,再也不会用人欺负你了,我保证!”

赵暮雪挣脱扶苏的肩膀,定定的看了扶苏一眼说:“你不会。”

“为什么?”扶苏也好奇道。

“秦太过强大,你无论是哪个势力,都没办法保护住秦曾经的劲敌的女儿。”

“所以你认为我会是那个势力?”扶苏好笑道。

“你可能会是楚国的人,秦正要攻楚,楚国可能会救出我来征召赵国的流离势力来应战!”

“有道理,连我都快以为我自己是了。其实嘛,哪有那么复杂,就是我想上街摆老爷架势(装逼),正好有人说要卖美女,我正好有钱,就买下了”

“就?就买下了?”赵暮雪一脸难以置信。

“昂!”扶苏正准备再说话,突然外面响起:“有楚国刺客!”

“看吧,我就说我就是装个逼而已。”扶苏人畜无害的充赵暮雪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