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乱世飘雪

秦朝公子哥 无风 554 字 5个月前

其实相比于怀才不遇,更不幸的是有才无用,任何年代都是。

赵暮雪便是这样的人,赵国走向末路的有才之人。出身赵国十几代的贵族,自幼便吸引了诸多的目光。每天来登门拜访的人络绎不绝,求婚者也从不断绝,只是赵暮雪很清楚,求婚的人看中的仅仅是她身处的家族势力。但仍有人看中了赵暮雪,她的雪肤给人以神怡,完美弧度的大眼睛看木头也能让它开出花。

随着自己越来越大,求婚者更多了。一半是赵家的如日中天,一半是因为她那令人看一眼就难以忘怀的脸庞。求婚者越多,被吸引而来的求婚者也越多,甚至渐渐的被冠上了‘赵国第一女子’的称号,作为一个女孩子,这么多人为她而来肯定是高兴的。可赵国与秦国的大战在即,登门而来的人也是不减,将军李牧常胜的战绩让赵国麻痹双眼。

人们从来不考虑战争的事情,士族也是。他们正全心竭力为自己的家族扩充势力,战争什么的交给国家,自己只管像蛀虫一样吸着赵国看似强大的躯体上的血。赵暮雪对所有求婚的人都很失望,他们身上不见了先王的勇猛,行为也不见了民众的勤劳。

只管冷血,只管吸血。

终于,那天来了。昏庸的赵王换走了李牧将军,把自己那被求婚者吹上天的赵括抬了上去。不到半月,长平战报:赵国四十万将士,全部活埋!

这一埋,埋葬了六国再与秦一战的一线希望,也埋葬了昌盛数十代的赵家。

门前的求婚者一夜间不见了踪影,各大家族的求婚者摇身一变带队人马成为了逼婚者。他们赵家的势没了,现在而来的人只剩下对自己姿色的贪欲。路过的小孩也敢往家里抛石头,赵暮雪不敢发怒,因为她知道,长平地下那四十万将士中,也一员是小孩的父亲。

亡国之际,烽火连天。父亲命令全部武丁保护暮雪从小路逃往秦国,自己只是深深的看了最亲爱的女儿一眼,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披上了战甲,前往了战火中……

苟活了多时,被抓住时来不及舔砒霜。现在被要价出售,

女孩的心里,唯有一死……

……………………

被抓住后,赵暮雪反而像个烦人的皮球。秦国高官不敢要,底层人民要不起,高官不敢要是她的身份不简单,底层要不起是他们没有哪个实力买下赵暮雪。来来去去,昔日的赵国第一美女竟落的个烟花女子的命运。

赵暮雪不服啊,练琴练的手指划伤的是她,深夜读书帮助父亲处理军事政事的也是她。除了父亲以外,任何人,所有人,都把她当成了一个跳板,一台花瓶。

现在她被粗鲁的绑在了酒楼的花床上,不知道一会儿过来的是何人?自己被那个人带走后应该就找好机会了却此生吧?

可是究竟凭什么?凭什么啊?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自己只是一个可怜的普通女子而已,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给自己这样屈辱悲惨的一生?

两行泪水,无声的从赵暮雪的眸子里流了出来,划过雪一样的肌肤,落到绣花的猩红床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