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韩信

秦朝公子哥 无风 1188 字 5个月前

扶苏大早起来还是有点懵的,伸手拦起双儿在她的脖间种草莓,不安分的手一会儿在双儿曼妙的细腰间徘徊,一会儿拿捏灵儿白净的小耳朵……

又过了许久……

系统就是好啊,加强综合了后,还真的是什么都加强了

………………

早上辰时,城门大开,蒙恬便带领着大军挥师北上。韩信调出来那个打铁的赵铁锤还有几个灵性的军中小伙,拿着蒙将军给的钱,买了统一的制服,吃过早饭,前来公子府报到。

木管家迎上来,问清楚来意后招呼韩信一众人坐下休息,等待公子吩咐。

可是韩信等啊等,眼看着快中午了,扶苏才‘忙’完,姗姗来迟

韩信带领众人向前拜见,“公子早,末将韩信受蒙将军指示,前来请安。这是蒙将军亲笔信。”

“嗯呐,……嗯?你说你叫韩信?!!”扶苏难以置信接过信件。

“你是哪个韩信?你自我介绍一下啊。”

韩信缓了缓,才明白扶苏的意思。大概是之前他就认识过一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人而已。

“说来可笑,韩某正是韩襄王庶孙。韩国破灭之后侥幸逃了出来。学得一身武艺韬略想助秦统一,却没人看得上。最后落草为寇了。”韩信语言真诚,没有丝毫犹豫。

“那,你恨秦国吗?”扶苏问道。

“不恨,那韩国,早已是片死水,贵族不思进取,鱼肉百姓。下层东躲西藏,卖国利己。哎!恨!!!”韩信眼眶微红。接着又道:“只有秦国,上有法律至天;下有百姓勤干。我韩国若是有这般气质,也并非败于强秦之手……”

扶苏确保无疑了,这就是哪个韩信了,历史上的哪个韩信!

“来来来,快过来。”扶苏眼冒红光,二话不说将韩信引到一个僻静的角落,接着狠狠一个巴掌!

“你韩信,以后,就跟着我扶苏混了!”

韩信:“……”

韩信醒了,眼神里满是迷茫,“公子是不是对我使用了什么巫术?”

“没有啊,你刚说你以后要为我效力的”

“公子放心,只要你肯重用韩某,韩某比效犬马之力!就当为了这个天下百姓!”

“一言为定!”扶苏大喜。

………………

秦宫内。

“大王,这个叫枪的东西老臣真的是造不出来。此物内部结构极其精密,对锻造的要求极高,大秦无论是铁器,还是技术都无法达到锻造标准。”一名满头白发的老者惭愧的低下头……

“嗯,也不怪你。我拨给你黄金两千两,你无论用什么方法务必在两个月内再造出一个八成像的仿品。“

嬴政造枪,有着自己的打算。身为一名对行伍之事了解的君王,嬴政很清楚这样的跨时代武器出现在战场上的威力!五十步内,以一敌五只怕是少了

但是也不勉强,如此跨时代的武器,即使不能量产佩军,要是能仿制出一个用来给自己防身立命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老臣遵命!”白头老者缓缓退下。

嬴政转头,面向旁边一名白头武将,自嘲了嘲道:“哎呦啊,咱老秦人现在可是什么都得用老者了,年轻人不经用啊。灭个楚国,都得用到60万军队了。”

“大王,臣耿直,但敢言:楚国虽弱,但胜在地广,胜在地形,胜在秦骄。”王翦不苟言笑,直视嬴政说道。

“呵!灭之老楚,也需如此多虑,引我大秦六十万壮士奔袭?末将李信只愿用20万大秦武卒,必杀的楚国片甲不留!”一旁的年轻武将嘲讽而又真挚的说。

李信是嬴政从行伍中提拔上来的秦军年轻将领代表,最是深的嬴政喜欢。

“嗯。”嬴政满意的应声。考虑到最近扶苏的变化,又有心为扶苏多一个势力。王翦虽老,但王家可不老!

拍了拍王翦的肩膀说:“王将军,60万,是目前整个秦国的所有鲜活血液。王将军,你年老多事了。”

王翦动动嘴,但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嬴政负手而立,下旨。

咸阳坊间一下炸开,接着引到三国外交权臣耳中炸开,再由百里加急引到楚国庙堂中炸开!

秦国动员20万新军,南下灭楚。

………………

和脸红未褪的双儿灵儿坐一桌吃过午饭,扶苏满意的打个饱嗝。伸个懒腰,扶苏开始捣鼓他的系统。

钻研半天,也没弄明白系统是怎么一回事。只是越发确定一件事。

唯有装逼是万不能停的,唯有打脸是万不能灭的!系统的所有黑科技,就埋藏于这二字之间!

扶苏悄悄的叫来韩信,一脸严肃。

韩信立马跟至,俯首而立。

“那么我问你,你想想咋装逼才能最让人不爽?我很认真的,这和我以后的发展有关……”

韩信一脸看弱智的表情,但很快想到这是否是公子故意营造出来一种假象迷惑其他皇子竞选王位呢?

马上换了一副表情,emmmm。天下最装逼的,其实莫过于,你以为我很弱,其实是我没摊牌而已

赢韩二人相视一笑……

扶苏韩信两人外换一身小厮打扮,兜里揣着十几两黄金,后面远远的再跟着兜里揣着十几两黄金的十几个跟班。

大摇大摆的走上了咸阳街……

此时的咸阳,已经满布在了灭楚前的欢乐与紧张准备中,不时有武官跑来跑去,老秦人开玩笑说,随便抓一个都不好说是个千夫长(千人长,即统帅千人的武官)。

大街上都是紧张氛围乱糟糟的,然而却只有那么一条街两耳不闻窗外事。她的名字叫花柳街

说是花柳街,但只是这个*楼多了一点,在颜色产业的带动下,其他各行各业的旺铺也都汇聚于此。

扶苏和韩信正混入其中,左顾右盼。

“那家好像可以诶,门面就很‘壮观’”

“那家才好呢,看起来多优雅。”

“公…苏哥看那家,姐姐们多热情……”

突然,一声锣鼓响!一个红脸汉子跳上一个红布擂台。

“为祝我大秦将士远征一统南蛮,现向各位老爷出售本店新进第一花魁,昔日赵国第一美女,赵奢之女——赵雪儿。今日份所得,将全部犒军!”

嗡……

人群一下炸开,赵雪儿是谁?赵国绝代名门赵奢之女。据说有幸亲眼见过的她的人都说,那是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张脸,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绝美,这个世界最后一片雪花……

嘭……

赵雪儿的画像被展开,人群突然无声了……生怕再响一声,画中的人就要消失

扶苏拍拍韩信的肩膀,“快,快快快回家取钱。”

韩信刚走几步,一个胡子拉碴的黑脸胖子便由几人撑着翻上了擂台。

“嘿嘿,各位垃圾,不是我说,今天除非是杏花楼关门,否则赵姑娘就一定是我的!在下乌氏银,愿出黄金三百两为秦犒军!

我的*你也敢装?